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黑狮,你来了么(精简版)

2017-07-08 20:28 作者:杨国鹏  | 5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黑狮,你来了么

文/杨国鹏

1998年,家里的苹果园开始挂果,姑父便送我们一条狗。那是一条纯种的德国黑背,到我家时,已经满岁。父亲给它起了名字,叫“黑狮”。

天里,它会把木质的食槽拖回窝;天晴了,又拖出来。全家人都稀罕着,打心眼里喜欢它;它也逐渐和我们亲近了。

家里那时并不宽裕,一旦有了肉吃,妹妹就欢天喜地。

母亲是一个勤俭的人,要求我们不能给狗吃肉。肉熟后,第一顿午饭是面条,每人的碗里都放了些许。母亲简单吃了几口,将肉藏于汤面碗底,说胃不舒服,就快步走过去,倒在黑狮的食槽里。妹妹扯了扯我的衣袖,笑嘻嘻地努嘴示意。这时,我看见黑狮乜乜地看着母亲,眼里似乎有些潮意,尾巴难得地摇了几下,又转过头来望望我们,我们都微笑着,它才低下头去狼吞虎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接下来几次我们吃饭时,黑狮便远远躲了去。只在主人给食槽倒吃食时,它才火急火燎跑过去。

情知母亲严厉,却心地善良,妹妹用筷子夹肉时,假装不慎,遗落于地,便一声清脆的呼唤:“黑狮!”黑狮就一阵小跑过来,顺了妹妹秀气的脚尖指点,伸出长长的舌头将肉块舔了去,地上的油渍也被舔得干净。闭上嘴,看着妹妹,似乎点了一下头,又踱步离去了。父亲抽着烟看见了,说:“黑狮是狗,也是家里的一份子!”熄灭了烟头,又交代我,给黑狮倒些开水,舀些肉汤,泡些干馍。我痛快地答应了,弄好后,端着碗向黑狮走去。它跳跃着过来,亲热地舔我空着的左手,又轻轻撕咬我的裤腿。我笑着假意躲闪,说:“小心洒了!”它就住了嘴,喉咙里却发着呃儿呃儿的声音,尾巴左右摇动着。我把吃食倒进食槽,并退开两步。它便扑过去,头也不抬地吞食起来。

黑狮最喜欢跟着主人去地里。每每看见家里谁拿了农具,它呼哧呼哧地呼吸,两只前爪就往前扑;偶尔也会汪汪地叫两声,眼睛亮亮地盯着你。

黑狮是骄傲的。它不屑和别的狗打闹玩耍。有时在去地里的路上遇到,四五条狗一群围上来,它会发出低沉的嘶鸣警告。如果还有尾随,它就目光凶恶的注视。吓得那些狗四散而逃,离得远了,偏又回过头,冲着黑狮汪汪地叫着挑衅。黑狮身子低伏,后腿蹬地,做出要扑撵的姿势,那些狗就惶急地逃跑了。

黑狮是温柔的。路上遇到小孩,摸它,它就轻轻地嗅,伸出舌头,温柔地舔小孩的手。有时还会卧下来,任小孩摸它的毛发,甚至撕扯它的尾巴。路上遇到邻居,它会小跑着过去绕一圈。如果有热心肠的,扔给它半块馍。它不吃的,却用长长的舌头去舔对方的手。邻居就会羡慕地说:“你家养了一条好狗!”主人听了就笑,谦虚地说:“狗都一样!”

主人高兴的时候黑狮是活泼的。在去地里的路上,它喜欢高高跃起,喜欢步幅大而频率低的急速奔跑,跑着跑着又会紧急停住,东张西望一番。它会踩踏枯草,惊得蟋蟀等昆虫相继跳出来。它歪着脑袋看,用前爪连续地扑逮,却从不咬死或吞咽,只是嬉戏。它会追撵野兔,还会抄近道堵截,每每兔子跑不掉了,它却转身离开。听妹妹说经过父亲的几次训斥,它知道该怎么做。从此没见过它乱吃东西,乱咬家禽,或咬死什么生物。

我没有训练狗的经验,只喜欢去地里的时候带着它。看它欢快地跑动,兴致来了我会将草帽扔飞,看它高高跃起衔住,等它还给我,又反方向扔出去,看它急急地用嘴去接。有时我不扔了,它会着急地咬住草帽往后拖。有时还人立而起,将前爪搭在我的胳膊上,用嘴叼咬我的手。无论我躲闪多快,方向如何变换,它总能准确判断,稳稳地衔住,却并不用力。偶尔跑得远远的,没了影踪,我也不会担心,那一定是去挑一棵树撒尿。等回来了,围着我又跳,又跑,精力旺盛!

主人沉默时黑狮是安静的。记得那年我考的大学不理想,感情上又有些忧伤,对前途充满迷茫。晴日的里,我常常一个让人跑到果园,躺在高高的麦草堆上,对着天空,满腹惆怅。有一次,黑狮不知怎么竟能爬上那么高的麦草堆,乖乖地趴在我身边,默默地注视我。无声关切的眼神,令我感慨万千。我抚摸它的头,用手指梳理它的毛发。我分明看见,它的眼里竟含着亮晶晶的眼泪。它是在为我担心么?高高的麦草堆上,它是怕我想不开而做傻事么?还是我的忧伤牵动了它的忧伤?

辽阔的天空,不多的几颗星星在闪动,似乎很遥远,似乎又很近。不知这星星在说着什么,又会暗示什么?一低头,黑狮也在看。人家说,“狗看星星一灿明”,可我从它的眼里看出了淡淡的伤感。似乎觉察了我的视线,它收回目光,又看着我,接着伸出长长的舌头舔我的手,我的脸。我明白了:我不该忧郁!我竟然让它看出了我的不快,我亲的家人看到我此番的颓态,又会是怎样的伤心?!我能因为这小小的挫折就萎靡么?不管怎么样,生活要继续,就要给自己好好奋斗的勇气!黑狮,是你提醒了我,也警醒了我!我将黑狮的头紧紧地抱在怀里。

暑期后面的日子里,我经常和黑狮在一起。苹果园里锄草时,它就在果园里跑来跑去,每次眼看要碰到苹果了,它会迅速低伏着身子钻过去。干活时间久了,口渴,我喊一声:“黑狮,水!”它会衔着竹笼,小心翼翼地送过来。竹笼里:白色的塑料桶里是凉开水,一大一小两个水杯,大的给它,小的我用;偶尔会有两个菜包子,或蒸馍,也是它一个,我一个。

后来我去上大学,每次回来前总先打电话。家里忙时,父亲会让黑狮来接。大包我背着,我装了书的包,却总是挂在黑狮的脖子上,或固定在它宽阔的背上。它怕把包弄脏,就高高地抬着头,雀跃着开路;还不时回头看看我的远近,离得稍远些,它就会停下等我;离得再远些,它会再跑回来迎我。村里人看见了就乐呵呵地笑,我骄傲地说:“咋样?这是我家的黑狮!”回复的一定是拉了长音的:“知道,知道!好!”

听母亲说,黑狮也有过几次艳遇,那是父亲带了去姑父家。姑父的朋友有好几条德国黑背,同种的狗们才会有情趣。不过每次回来,黑狮不会再偷偷溜了去。狗们的爱情我不清楚,文字里只能省略掉。

再后来,妹妹也上了大学;我进了省城,工作了,结婚生子。每次回老家,除了给家人的东西,还给它带了狗粮或玩具。每次它都兴奋的像个孩子,用两只前爪紧紧地抱住我的腿,把脑袋在我衣服上蹭。如果黑狮在园里看守,妻子会风雨无阻给它送饭。妻子往回走,多远了,还能听见它不舍的叫声。

儿子小时,它会看护着,围着童车转,盯着儿子看,叼回儿子掉落的玩具;等儿子大些,它会陪着儿子玩,有时候,父亲将儿子放到它背上扶着,它驮着儿子小跑,儿子乐得呵呵笑,它的尾巴就得意地摇!虽然它业已显老,胡子都开始白了。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儿子快四岁那年,我们回到老家,没有见到黑狮来接,就急切地问。正和儿子拥抱着亲热的母亲,唉了一声,笑容消失了,脸色很不好。父亲一句:“别问了!”我们忍着,一句话不说匆匆往家走。

到家后,经过母亲的诉说才知道:原来上次我打电话说要回来,却因单位有急事,全家没顾得回来。父亲一接完电话,就大声地告诉了在厨房里的母亲。偏偏被黑狮听见了,第二天就去路边等,偏偏随着班车跑,结果一辆外地牌照的车上,下来几个衣冠楚楚的人,用网枪射中它,把它拖上车,一溜烟地跑了。村里人看见了,大声地喊,使劲地追,却没有追上……

儿子一声哭,全家都流泪。泪眼朦胧中,我似乎看到黑狮那痛苦的表情,那望着窗外流泪的双眼,那被网住挣扎着的身影。我们再也见不到它了!一股巨大的伤痛涌上心头,我忍不住,我实在忍不住,我想喊,我自责着,我的小小的错,却酿了如此大的过!

从此,我们家再也没有养过动物,无论老家,还是城里的家。文字敲到这里,键盘是湿的。如果它有灵魂,也一定会来看我。黑狮,你来了么?

2016年3月7日初稿

2016年3月8日一改

2017年7月7日四改

(作者声明:该作另有他用,谨供文友交流,谢绝任何形式转载,谢谢配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26912/

黑狮,你来了么(精简版)的评论 (共 52 条)

  • 50ING
  • 夏荷01
  • 紫色的云
  • 崔勇(笔名:清心)
  • 浪子狐
  • 草根阶层
  • 《微文美刊》
  • 雪中傲梅
  •  推荐阅读并说 写得情感浓浓,学习杨国鹏老师严谨的写作精神,问好!
  • 鲁振中
    鲁振中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点赞!推荐
  • 杨国鹏

    杨国鹏在《散文网》写作以来,受到各位老师、文友的支持与鼓励,这里一并表示感谢!近期,作者会对以前的作品进行修改:该精简的精简,该润色的润色——原作不会删除。如果您读到眼熟的文字,请不要惊讶。这是作者自己的行为,不是抄袭,也不是重复。期待朋友们对拙作提出更多的批评!

    赞(0)回复
  • 彩蝶

    彩蝶杨国鹏老师的这篇文章,首次阅读,描述细腻,生动,形象,黑狮通人性,对黑狮的感情如同自己的亲人一样,恋恋不舍,情感深厚!感动!点赞推荐!

    赞(0)回复
  • 吴小虎

    吴小虎为杨国鹏老师的佳作点赞!为火淼老师的真诚点评点赞!我喜欢散文网这种宽松和谐的创作氛围!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彩蝶:感谢彩蝶文友的关注与荐读,期待您的批评!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火淼:火淼老师这四问提的好!这里表示感谢!其实这四问,也是从年后到现在,我一直在苦苦思索,并悉心揣摩的。 先说小说和散文的归属。记得贾平凹先生有过这样的看法:小说是一种说话,散文是一种沉吟。我深有同感,表示支持。小说的人物往往是典型人物,是作者“杂取种种,合成一个”塑造出来的,其事也多虚拟;散文的人物多是生活中的真人,若需避讳,隐其姓名也就是了,散文的事,也是生活中的真事。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火淼:再说语言:散文的语言与其内容相谐才是好的语言。有些需要优美,抒情,有些需要朴素,情在其中。例如朱自清前辈,他的《荷塘月色》等散文,因内容多为写景状物,语言就典雅优美,细腻秀丽,充满诗情画意;他的《背影》等叙事散文,就用平易的语言,在朴素的叙述下寄寓言真情,越是朴素,越是本真,以真情真事感染读者。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火淼:接着说情节。有别于小说情节的波澜起伏,引人入胜,散文的情节因为真人真事,就显得更生活化,事情本来就是这样,非要像小说那样生动,除非事情本事具有戏剧性。另外这里牵扯到行文技巧的问题。一般来说,在读叙事散文的过程中,如果觉察不到作者在耍技巧,看不到作者的匠心,往往这篇散文还不错。有人这样形容:就像一个身体健康,从未患病的人,是感受不到自己五脏六腑的具体位置的,当他感觉到肝或胃的具体所在,那地方八成是有病的。

    赞(0)回复
  • 崔勇(笔名:清心)

    崔勇(笔名:清心)欣赏佳作,执手问好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火淼:接下来说文意。作为“最自由的文体”,散文也必须有文意,也称为文心,古人常说“文心雕龙”。一定是“文心在前”,“雕龙”(我的理解:把龙纹雕刻的精致一点,生动一点)在后,那么散文必须只有一种文意吗?我思索了很久,认为可以根据实际内容来,有些散文完全可以文意多样化,让不同的读者(年龄/性别/受教育程度/品德高低等)有各自的理解,不是更丰富吗?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火淼:接着说我的这篇拙作。这是一篇缅怀爱犬的记忆性散文,是真人真事的本色写作,也是对旧作的精简。我尽量不事嚣张,删繁就简,求朴求素,去掉文绉绉的学生腔,去掉无谓的无病呻吟,去掉夸张的抒情。再解释一下:努嘴,是有这个词的。我在网上搜了一下,意思是:翘起嘴唇,向人示意。《红楼梦》第八二回:“ 紫鹃 看着不好,连忙努嘴叫 雪雁 叫人去。” 老舍《骆驼祥子》十三:“‘跟老头子说去,’她低声的说,说完向东间一努嘴。”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火淼:最后向“火淼”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不知我的解释,您满意吗?向您问好,遥祝夏怡!

    赞(0)回复
  • 雪

    雪,问候杨国鹏文友,真挚感人,文章不做作,比那些情啊,爱啊的易于接受。推荐。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火淼:刚才因为网络问题,我的回复显得散乱,为了方便文友阅读和引起探讨,我将咱俩的对话整理成文《答火淼老师的“四问”》,您可以再看看。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崔勇(笔名:清心):感谢崔兄留墨支持,问好,遥祝夏怡!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雪:感谢文友美评,多提意见和建议,欢迎批评!

    赞(0)回复
  • 草根阶层

    草根阶层欣赏佳作,点赞! 杨老师采用简洁流畅的文字,平铺直叙的行文,通过对黑狮性情、习性、与家人融为一体的生动描述,将一只骄傲、温柔、活泼、敏捷、懂人性的家犬呈现在读者的面前;字里行间寄予着思念、不舍之情。读之深为动容。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火淼:感谢火淼老师再次留言,不能达到“余音绕梁”效果,是我的问题,我也一直在追求。可能就像我在下一篇文章中的检讨的“可能我想的美,能力却有限,就让大家读起来没有味道,没有情趣。”而且我这个人不会抒情,一直都是,生活中是,我的所有文字都是。我请教过许多人,包括我们陕西的一些作家,建议就是:写文章,首先要让自己感动!可是我比较拙笨,一直处理不好,只能继续反思吧。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吴小虎:一直忙于回复火淼老师的四个问题,因为要思考,要有序化,给您回复晚了,请海涵!遥祝创作顺利,心情愉悦!

    赞(0)回复
  • 香袭布衣

    香袭布衣细读了,感觉挺好的,欣赏你严谨认真的态度,点赞问好!

    赞(0)回复
  • 王平如是说

    王平如是说读罢杨国鹏先进的这篇文章及其后边的评论,感触良多。读杨先进的作品总有一种特亲切的感觉。本文语言表达生动清晰,细节描述细腻准确,形象刻画圆润饱满,字里行间蕴含着作者的一段真切情感! “写文章,首先要让自己感动!”正是这种行文平和、直叙厚实,不以声情夸张渲染而媚俗的艺术创作风格,更显现出作者别具一格的技巧和匠心,令人叹为观止!

    赞(0)回复
  • 王平如是说

    王平如是说火淼先进的点评及杨国鹏先进的诚恳回复,这种以文论文的探讨艺术方式,让我想起谦谦君子的成语,很是赞赏!窃以为,其实,这是两种不同艺术创作风格各异的争辩,一种是虚怀若谷,深水静流;一种是直言不讳,激扬文书…大家都懂得。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草根阶层:感谢草根阶层老师对拙作的肯定和欣赏,“我手新我心”一直是我的艺术追求,但在材料的组织和结构的安排上不能达到满意的效果,向老师请教!得空回复,遥祝安好!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香袭布衣:谢谢,有空多交流!遥祝安好!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王平如是说:感谢王兄长期以来对小弟和拙作的关注,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不耕不辍的坚强动力!文学路上有您伴行,是我的大幸!遥祝王兄夏怡,杰作频频!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王平如是说:王兄言之有理,文坛若死气沉沉或者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稀泥抹光墙,只能让我们的写作进入死胡同。和火淼老师的交流,让我整理了自己的写作思路,也坚定了艺术追求的方向。所谓的砥砺前行,就是这样,一人计短,众人智长,相互交流,共同成长!

    赞(0)回复
  • 鲁振中

    鲁振中文章主题鲜明、立意深刻。情感浓郁,文风朴实无华,文笔流畅自然,细心品读感同身受令人唏嘘不已!可恨的狗贼!为一己私利,给人带来无尽的悔恨和痛苦的回忆。前几天无意中看到山西省、临汾市农村一六岁男孩,被恶人残忍地活生生的挖去双眼,视频中男孩术后痛苦的挣扎,声嘶力竭的哭喊:我的眼晴、、、、我五内如焚、心如刀割,眼前经常浮现出赤裸的男孩,在床上痛苦蹬着双腿,扭动着瘦弱娇小的身躯,我的心碎了!再也没有心情写作了,除了诅咒那个千刀万剐的畜生,就是可怜这个无辜受害的男孩,他的一生怎样渡过难关?他的父母和亲人的心灵,该承受怎样的摧残和熬煎?我何时才能走出这个阴影?迟赏见谅!问好国鹏!

    赞(0)回复
  • 雪中傲梅

    雪中傲梅拜读美文,推荐阅读!问好老师!

    赞(0)回复
  • 红彤彤的曙光

    红彤彤的曙光拜读美文,点赞!祝好!

    赞(0)回复
  • 建梁洲

    建梁洲多天未上网,今翻阅到这篇文章,感到眼睛一亮,读后深深感动。作者的成功在于真实地反映了生活;作品的真实在于情感流露的真诚。真情实感是这篇散文的灵魂,也是使我心动泪流的催化剂。精彩一笔,就是星光之下,果园草垛之上,人和狗的情感交流。人和狗尚且如此,那么人和人呢?一己拙见。诚赞,问好,荐读!

    赞(0)回复
  • 浪子狐

    浪子狐拜读佳作,推荐阅读!问好老师!

    赞(0)回复
  • 长江之水

    长江之水活灵活显的刻画了狗的真诚,真实,真的好作品来源于生活!来源于观察!问好老师!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鲁振中:我小时候目睹过比此更残忍的事情,相信总有一天会恶有恶报。我们改变不了的事情,只能更加珍惜当下,低调做人,谨慎前行!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雪中傲梅:感谢文友赏评,多指点!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红彤彤的曙光:感谢文友赏评,多指点!遥祝安好!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建梁洲:多谢梁兄对拙作的肯定,以及对我的支持与鼓励!我是多情却不擅表达的人,多指点!遥祝夏怡,创作愉快!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浪子狐:多谢老兄鼓励,回复晚了,多海涵!遥祝安好,创作顺利!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长江之水:多谢徐兄鼓励,遥祝夏怡,创作愉快!

    赞(0)回复
  • 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欣赏,问候好友,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回望

    回望老师的“黒狮”,让我想起自己在老家时的那只“白儿”(是一条白色的狗),几多温馨无限缅怀!赞! 纠一个错,步“福”好像应该是步“幅”吧。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玛格丽特:感谢玛格丽特文友热情留墨并真诚荐读,回复晚了多海涵,向您问好,遥祝夏怡!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回望:感谢回望文友留墨并纠错,您的指正非常好,马上去更改,再次表示感谢,遥祝安好,创作愉快!

    赞(0)回复
  • 玉洁冰清

    玉洁冰清狗狗是有灵性的,您的黑狮如此,我们家的贝贝也是如此!欣赏佳作,问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