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惦念呛子菜

2017-11-08 14:58 作者:杨国鹏  | 4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惦念呛子菜

文/杨国鹏

呛子菜,简称呛菜,是我老家武功一带传承已久的风味小菜。因其主材为芥菜的叶、茎、根,主料为油泼芥末,吃起来辛辣爽口,还有芥末那种 “呛”的味道,故名呛菜。在我老家,入后的早饭,大半是玉米珍子就呛菜。儿时,常被其呛得天昏地暗,鼻涕眼泪一起下;而今,思维变了,口味换了,时常还会惦念它。

小时候,老家人普遍穿的简朴,住的简陋,吃的简单,到了冬天,只吃“两大晌”,日子就过得分外恓惶。西北风肆虐的早晨,天寒地冻,人缩在被窝里,舍不得下热炕,当饥肠辘辘的时候,就忍不住各种遐想。

这时,如果有热气腾腾的一碗玉米珍、三五个玉米粑粑,再来一碟子辛辣香醇的呛子菜,那该多美啊。试想一下:金灿灿的玉米珍,黄亮亮的粑粑馍,热气氤氲;绿莹莹脆生生的呛子菜,香气馥郁。有歪诗为证:呛菜青青珍子黄,玉米粑粑入口香。赖床小儿不思起,晨炊偏能惹恨长。这样简单的饭菜,能尽饱吃,那简直就是帝王般地享受了,所以童谣里唱:吃饱了,喝涨了,咱和皇上一样了。

呛子菜,其植株与种子在当地都叫:芸锦。芸锦,芸锦,形似油菜而华美如锦,多么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啊!那时候,土地基本都用来种庄稼了,各家各户那所谓的菜园子,麦草摞子底般大小,往往只种葱、蒜、萝卜、白菜等常见的蔬菜。芸锦的名字虽美,却像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只能野生野长,存活于田边、地头、沟渠、塄坎等僻背的地方。和《诗经》中的野菜一样,朴实的农村女人总能慧眼识珠。在霜降前后,她们提着竹笼,拎着铁铲,不辞劳苦地四处搜寻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记忆里,母亲会约上我家附近几个婶子一起去剜菜,中午出发,晚上才回来。到家时母亲的袖子、裤腿被露打湿,鞋子沾满泥巴,甚至外套挨着竹笼的部分也会被蹭脏,母亲的脸上汗津津,双手却冰凉。等母亲换了衣服,洗漱完毕,夜已经很深了,母亲却乐呵呵地说:“再剜几笼子,就够吃一冬了。”目睹了母亲的不易,吃呛菜时,我再也不会挑剔其呛味的怪异,还慢慢地喜欢上了它。每当母亲用烧熟了的菜子油,泼在放了辣椒面的呛菜上,那浓郁的香味常让我欣喜不已。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着玉米珍子就呛菜,听着父亲讲天南海北的趣事,感觉幸福极了。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乡亲们的日子也不乏欢声笑语。记忆里还有一幅场景在萦绕。

那是霜降后的一个晴天,靠近合作社的几户人家,不约而同地在这天洗芸锦,晾芸锦。鸡被圈在茏里,狗被拴在树上,合作社北边宽敞的空地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竹席摊开挤挤挨挨摆成两溜。铁盆、木桶、笊篱、竹筛、板凳、马扎等,一户一堆,足足有七八堆。

早饭后,人们便纷纷出来忙活了。芸锦是夜里就摘净切好的,搬运时,男人双手各拎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虎虎生风地走在前面;后面的女人,左手牵着刚会走路的孩子,右手提着一个竹笼,不紧不慢地走着;半大的孩子们也出来了,叫着嚷着要帮忙。大人们嫌其挡路,都撵到一边玩去了。

一对十一二岁的龙凤胎,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抬着两个木桶送水,小心翼翼地走着,妹妹在前面,冲着追逐着嬉戏的一群小孩喊:“油来咧,油来咧,让一哈!”孩子们就拧过身子空出一条小道,忽然看见谁家的新媳妇穿着一身红艳艳的棉袄出来了,便一窝蜂地凑过去看新鲜。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坐在铁盆前的板凳上,袖子撸得高高的,双手放在水里洗菜,笑眯眯地给孙媳妇传授做呛子菜的秘诀:“洗净的芸锦,要晾一哈再放锅里煮,煮出来要把水nue干,做成的呛菜才经放。”新媳妇对奶奶的方言有点听不懂,一脸羞红地看着小姑。小姑噗呲笑出了声:“咱婆说的nue,就是握,两个人见面握手,咱婆就叫nue手哩。”小姑连说带比划,围过来的孩子们都被逗得哈哈大笑。

新媳妇却看见奶奶的双手不断地动着,三五下,一个绿莹莹,光溜溜的菜球,便魔术般地出现了。新媳妇一脸的佩服与惊喜,赶紧接过来,匆匆地摆在自家的竹席上。隔壁的婶子看见了,便笑着说:“你婆的手艺好得很,做下的呛菜吃着不上楼!”“上楼,上啥楼?”新媳妇嘀咕着,不解其意。小姑便笑着解释:呛子菜容易呛鼻子,鼻子在嘴的上面,呛到鼻子,不就是上楼咧。”孩子们便齐声喊:“呛子菜,没熟油,新媳妇吃了,上楼!”

呛子菜,农家人其乐融融的早饭桌上离不开它,莘莘学子背馍求学的馍袋里更缺不了它,但是,在县志里不见它的嘉名,宴席上不显它的踪影。杨绛先生的译诗中有一句:我与谁都不争,与谁争我都不屑。呛子菜也不争,“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洒脱的菜,不由我不惦念它。

2017.11.8于西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8479/

惦念呛子菜的评论 (共 41 条)

  • 从余东风
  • 雨袂独舞
  • 江南风
  • 浪子狐
  • 紫燕之约
  • 诗心云卿
  • 耿彪
  • 飞鸟
  • 王东强
  • 李族川{火淼}
    李族川{火淼}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走笔游刃有余,细腻而不拖泥带水,情趣盎然,底蕴暗涌。问好,推荐!
  • 鲁振中
    鲁振中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清新脱俗,情趣盎然。问好!点赞!
  • 肖洁
    肖洁 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推荐!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推荐阅读

  • 畫窗未央

    畫窗未央人间有味是清欢,悦读,问好!

  • 畫窗未央

    畫窗未央人间有味是清欢,悦读,问好!

  • 杨国鹏

    杨国鹏感谢《散文网》各位编辑老师和文友对拙作和我本人的肯定与鼓励!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胡侃瞎周:感谢老朋友的鼓励!好久没动笔写作了,今天抽空发一篇,找找写作的灵感。您的支持与鼓励是我继续写作的动力!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畫窗未央:谢谢您的阅读并热情留墨,问好,祝笔健!

  • 清眸流盼

    清眸流盼行文流畅,质朴无华,意趣盎然;生动细腻的笔触,平和而温暖的文字,缕缕情怀,醇香似酒!拜读佳作,欣赏,点赞,问候安好!愿老师冬日怡情顺安!点喜欢!!推荐阅读!!!

  • 彩蝶

    彩蝶好文笔,描写细腻,生动有趣,点赞推荐!问好扬国鹏老师!

  • 建梁洲

    建梁洲好文章!朴实无华的语言形象生动,浓浓的乡情朴素纯净。好文笔!接地气,写实情,说真话是本文特色;有思想,有内涵,有品位是文章亮点。作品读来清新自然,耐人寻味。见字如面,问好鹏弟!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清眸流盼:感谢清眸流盼文友留墨点评,邀握问好,祝笔健!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彩蝶:多谢彩蝶文友对拙作的肯定及对本人的鼓励,遥祝安好!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建梁洲:多谢周兄鼓励。有日子没来写作了,见字如面,遥祝安好!

  • 鲁振中

    鲁振中欣赏佳作!本文清新自然、意蕴悠长、耐人品味。作者用精炼的文字,朴实的语言描述了对呛子菜的做法、味道令人垂涎欲滴,尤其是夹杂着的乡间俚语虽陌生却倍感亲切,从中可以看出家乡人的乐观开朗、淳朴善良。文章主线清晰,围绕呛菜的的回忆让我们品味到:童年生活是困苦的而岁月中不乏温馨和甜蜜。文为心声我们可以体悟到作者的感恩之心、赤子情怀,及把乡愁之情与灵魂融会贯通的情愫深深感染了我们。我们渴望淳朴的民风回归,我们渴望一切美好的事物继续传承下去。问好!推荐共赏!

  • 王平如是说

    王平如是说杨国鹏先进笔下的呛子菜,绿莹莹脆生生,香气馥郁,呛鼻子。农家人其乐融融的早饭桌上离不开它,莘莘学子背馍求学的馍袋里更缺不了它。呛子菜,谁都不争,与谁争我都不屑。一口气读罢,这时,耳边响起“呛子菜,没熟油,新媳妇吃了,爱上楼!”行文质朴无华,笔触生动细腻,情感意蕴悠长…拜读佳作,点赞,推荐共赏。

  • 吴小虎

    吴小虎字里行间,洋溢着浓郁的乡土气息!欣赏佳作,点赞问好!

  • 二妹子

    二妹子看着美文不断咽口水,好文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佳作。语言扑实,有生活,接地气。我家也吃芥末菜,味辛辣,冲鼻。老乡也有一句顺口溜:“秦椒辣嘴,蒜辣心,芥末单打鼻梁筋。”点赞,推荐共赏。

  • 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欣赏,问候好友,推荐阅读!

  • 小小

    小小前几天在“漫城文苑”看过杨老师的隹作不料今天又看到你美文,写的太棒了!文中通过写家乡的一种大众菜,诠释了作者对家乡的热爱和情结,全篇绐终都洋溢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好文!点个赞!向你学习。

  • 红彤彤的曙光

    红彤彤的曙光赞,推荐共赏!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鲁振中:感谢鲁兄拨冗点评,邀握问好,祝冬安!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王平如是说:感谢王兄拨冗点评,邀握问好,祝冬安!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吴小虎:感激吴兄美评,向您问好,工作和生活中皆事多事杂,回复迟了您海涵!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二妹子:感谢文友热情留言,您的留评是最好的鼓励了。祝您写作愉快!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豫原:感谢您的肯定与鼓励。这句顺口溜概括的好——民间语言给我们的写作指明了方向。凝练、形象、幽默、顺口、意味深长。太美了!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玛格丽特:感谢文友玛格丽特真诚推荐,可能我笔下的生活您不曾经历,但相信文字和文学没有隔阂,希望我的拙作能给您带不同以往的生活乐趣。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小小:看到您的留言非常高兴,感觉您是陕西的乡党。在这里向您问好,祝您写作愉快!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回复@红彤彤的曙光:感谢文友留言,我们是老朋友了,可惜我整天瞎忙,与您的沟通有限,您多担待。这里祝您写作愉快!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