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雪粒

2017-02-28 08:53 作者:雪里红梅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噼噼啪啪”,“哗哗啦啦”。洁白的粒在铁皮瓦上跳着踢踏舞,屋顶上,像是老天爷撒下的化肥,一粒粒雪粒打着滚的往下滑,落在铁皮瓦上,弹跳出一曲特殊的天籁。

我低头弯腰在地上寻找雪粒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地上,只有一点点水滴的踪迹,那至天而来落地无声的舞者,像远方归家的游子,敲锣打鼓地呼唤着大地母亲,“妈妈,我回来了!”然后,躺在母亲温暖的怀里,释然地睡去。

雪粒是离开母亲出去打工的孩子,他在异国他乡餐风饮露,饱尝辛苦,雕琢着自己,也丰盈着自己,此时,他已经不是那个小小的水分子,他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珠子,抱着自己丰硕的成绩,高喊着“妈妈”,跌进大地的怀里。母亲的胸怀里有他熟悉的味道,是他里的故乡。多少次,他在睡梦中哭醒,他是那么的思念母亲,思念家乡

如今,他风尘仆仆,带着满身异乡的痕迹,兴奋地扑进妈妈的怀里。妈妈的胸怀好舒服啊!他美美地闭上眼睛,睡梦中,嘴角弯起甜甜的笑意。

睡梦里,他变成了绿叶,在风里舞蹈,变成了花朵,与蝴蝶蜜蜂们嬉戏。

雪粒身上有从异乡带来的奇珍异宝,他一件件地拿给母亲。他给母亲讲外面世界的故事,讲高楼大厦,讲风土人情,讲珍禽异兽,讲母亲没有见过的一切。(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亲听着,笑着,她用眼睛抚摸着孩子,从头顶到脚跟,从发丝到手指尖,他发现,这个精壮健美,英俊潇洒的成熟男人,再也不是以前离家的那个瘦弱孩子,他长得顶天立地,长得让妈妈苍老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风和日丽,微风轻抚,母亲静静地坐在自家的门槛上,望着远方。她的孩子又离开家,去了遥远的他乡。

每天,母亲都坐在门口瞭望,念想,她盼望那个雪粒敲打铁皮瓦的声音,她想象着“噼噼啪啪”“哗哗啦啦”的美妙音乐,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从远方飞奔而来,扑进她的怀里,喊着:“妈妈,我回来啦!”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9609/

雪粒的评论 (共 12 条)

  • 崔勇(笔名:清心)
  • 红尘使者
  • 芙蓉秋水
  • 燕姿
  • 清澈的蓝
  • 鲁振中
  • 荷塘月色
  • 绝响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文字唯美,推荐!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雪粒是离开母亲出去打工的孩子,他在异国他乡餐风饮露......
  • 殴飞

    殴飞欣赏!点赞!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