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个小故事

2019-01-17 10:13 作者:雪里红梅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人吗?”我正围在被窝里看书,忽然门口想起一个声音。

此时万籁俱寂,我沉溺在书里的世界,完全忘记了现实。突然而来的声音像一个幽灵,飘进了我的大脑,使得我的浑身不由得一颤。

“有人在家吗?”声音在我愣神的功夫又飘忽而起,是个女声,陌生而诡异。

难道大白天还会有鬼不成?我环顾四周,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寂静但不阴暗。

一定是有人在门口,我掀开被子,下地踩上拖鞋。幸亏是我都是穿好衣服才围在被窝里的,要不这大天的,出门还得慌慌张张地穿衣服,更是麻烦。

“谁呀?”我一边大声回应一边来到门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门口没有回声,猫儿忽地从双层床的上层跳跃下来,无声地落在我脚边。

“死猫。”我朝猫?踢了一脚,心里着实烦它,因为它总是像幽灵?似的吓我一跳。

拉开门,推开门帘,猫儿倒像是离弦的箭一样飘了出去。

外面阳光很亮,丝丝微风拂面,清凉清凉的。

可是没有看见人的影子。

走向旁边的邻居家,屋门紧锁,没有人在家。

我疑惑地环视院子,(⊙o⊙)哦,棚子里,洗衣机旁边,蹲着一个女人

她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脏兮兮的手里拿了一个红红的东西正在往嘴里塞。

(⊙o⊙)哦,她吃的是我扔在洗衣机上的冻柿子!已经坏了的,不能吃的!

“别吃!”我忍不住大喊一声,我真的是怕她吃坏了肚子。

“吧嗒。”女人手里的烂柿子掉在了地上。

“我,我——”女人惶恐的眼睛?一下子迷蒙,像似马上就要流出眼泪来。

“那柿子坏了,不能吃°”我赶紧走过去,温和地对她说,此时,我大致猜想到,她的脑子肯定不太正常。

“嘿嘿??,我没偷,我没偷。”女人?有点慌张,手足无措地样子,一下子站了起来,但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你——,你?你咋啦?”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问她。

“饿,饿,我饿了,”女人忽然带了哭腔:“没吃饭,没吃过饭——”

“你别动,我给你拿一个饼子。”我刚刚吃过早饭,还剩下一个饼子,不太凉。

女人接过饼子就狼吞虎咽起来。

我赶紧进屋给她端来一杯热水。

吃完喝完,女人扭头就走,也不说谢谢,更没有说再见。

“喂!你去哪里?”我有很多问题要问她,比如她是谁,家在哪里,为何落到如此地步,等等。

但是女人头也不回,就那样走出院子,越走越快,好像有急事要马上去办的样子。

我懵懵懂懂地追出去,看着她走上大路,急匆匆地离去。

就在我像一个傻子一样望着女人的背影发呆?时,她忽然回过头来一笑,又朝我摆摆手,大喊一声:“我去找小嘉。”

小嘉是谁?一定是一个小孩子吧?

我胡乱猜想着,望着女人的背影,默默发呆?。

这时候,一声“喵呜”在我脚边突然发出。

我急忙低头,原来是我家猫儿!

猫儿蹲在我脚边,伸长了脖子,睁大了眼睛?,大嘴一咧:“喵呜!”

猫儿的声音跟以往不一样,急躁,惶恐,又有点颤抖。

忽然,急速行走的女人猛的回头,望向我的脚边。

“喵呜。”猫儿又叫了一声。

这一声,尖锐,刺耳。

这一声,像号令,让女人闻声发狂。

这一声,也惊吓了我,因为我听到的,不是猫儿的叫声,更像是是一个婴儿?的呼喊。

女人不是跑过来,而是扑过来。

在我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女人已经把猫儿抱在了怀里。

“乖乖,妈妈的宝贝,原来你在这里啊!”女人喜极而泣。

我目瞪口呆!

“不怕,嘉嘉,妈妈来了,妈妈会保护你的。”女人紧紧抱住猫儿的身体,用自己的嘴在猫儿的脸上磨蹭着。

”嗨!嗨!这不是你孩子,这是我家猫?!”我大声说着,伸手去女人怀里抓猫。

还没等我的手碰到猫?,女人?慌忙退后两步,正在流泪的双眼猛的发出愤怒??光,正在亲吻猫儿的嘴里发出一声吼叫:“不许抢我的孩子!”

我瞬间麻木一样,伸出的手忘了抽回,就那样指着猫儿:”它,它不是孩子,是,是一只猫,是猫!”

女人狠狠瞪着我,把怀里的猫儿使劲一搂。

“喵唔——”猫儿忍不住又叫了一声。

“他在叫我妈妈呢,你听听,他这么小,就会叫妈妈了。”女人眼泪又扑簌簌落下来:“可怜的孩子,你在妈妈肚子里才待了三个月,就被坏人给整没了,妈妈天天想你,不知道你在哪里。原来你在这里啊!你好乖啊,好孩子,跟妈妈回家……”

女人抱着猫儿,在寒风里笑着,阳光照在她身上,她身上竟然好像有一种光发射出来,比阳光还要暖和,而且,非常的美丽。一瞬间,女人竟然如仙子一样,母性的光芒围绕着她。

我陶醉了,不忍打扰她。

我心底深处,有一丝痛,莫名的,让我的眼泪滴落下来。

我泪眼里的女人,不是傻子,她抱着猫儿,脏兮兮的脸上看不出年龄,脏兮兮的衣服更是看不出年龄。只是脏乱的头发是黑色的,没有一丝白发。那么,她应该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她怀孕三个月的孩子不知道因何失去,让这位母亲变成这样。

“坏人,坏人!”女人忽然躲到我身后,哆哆嗦嗦尖叫:“他来了,他要杀我的孩子,不要,我不要……”

我惊讶了,因为没有任何异常的人过来,只是远处,有一个散步的中年男人。

“没有坏人,没事的,啊,别怕。”我转过身轻轻拍拍女人的手臂。

”快,你快带我藏起来,”女人一下子拉住我的手:”我不要喝药,我不要,不喝药,不喝药……”

“咋啦?什么药?谁要给你喝药?”我真的是一头雾水。

“坏人,他是坏人,他不让我生孩子,他非让我喝打胎药,”女人忽然呜呜哭起来:“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要杀死孩子。我不喝药,不喝药!”

我好像有点明白女人是怎么回事了。一个因失去胎儿而神经失常的女人,她是怎样离开家的,她遇到了什么样的男人,她是一个家庭妇女还是一个第三者?好像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疯了。

“喵呜!”猫儿大叫一声从疯女人怀里跳下来,好像它也被女人吓着了。

“嘉嘉,别走。”女人蹲下身子去抓猫,没想到猫儿蹭的一跃,三窜两跳,身影就钻进旁边的树丛里去了。

女人几欲发狂,她口里叫着“我的嘉嘉又没了”,又急匆匆朝树林里跑去。

出于本能的善念,我跟了上去。

女人只顾着奔跑,没有看脚下,我眼看着她被一块砖头绊倒,全身扑在地上。

我急忙跑过去,想拉她起来。

没等我伸手,女人自己慢慢爬了起来。她愣怔怔地看着我,两眼无神:“你,你是谁?”

“我?”我一时愣住,不知道如何回答。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孩子想妈妈——”女人扭头走向大路,边走边唱起了歌。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眼泪无来由地涌出来。

可怜的女人,她的嘉嘉在天上,会看到她吗?

“喵呜——”不知道何时,猫儿又站在了我的脚边。

《鲁冰花》的歌声渐行渐远,女人的背影也在我的泪眼里模糊了。

“喵呜——”随着一声怪异的叫声,一个小小的身影极速飞驰过去,刹那间,女人身后多了一只猫儿。

猫儿跳跃着,在女人脚边,“喵呜”的叫声在丝丝冷风里有一种彻骨的悲苍。

女人并没有停下脚步,她的歌声被寒风带走了。

猫儿茫然地张望着,它不再去追女人。

“猫妮——”我忽然不再讨厌这只猫了,口里唤出的不再是“死猫”。

猫儿犹犹豫豫地回到我身边,一步三回头。

我蹲下身子,抱起它。

它安静地待在我怀里,轻轻地哼着:“喵呜。”

我把它放在地上,温柔地说:“走,回家。”

回到家,我又爬进被窝,继续给在外面打工的老公讲故事,而猫儿,则又静静地爬到双层床的上层,那里,堆放着杂物,经常有老鼠出没,它就经常在那里守株待兔。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mnpkqf.html

一个小故事的评论 (共 3 条)

  • 雪儿
  • 心静如水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