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赣州婶娘

2017-01-14 09:39 作者:梦回童年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赣 州 婶 娘 (乡村记忆之一)

赣州婶娘是我们村里的媳妇,可我们村里几乎没人知道她的姓名。她是一九七0年随丈夫廖国光被遣送回乡的。廖国光曾任国民党少校营长。据说,一九四九年,他们在厦门已经上了去台湾的舰船,可没等起锚,就被从天而降的解放军拦截了。一个反革命分子家属,大家都不敢与她接近。因听说她是赣州人,大家就叫她赣州婶娘。

赣州婶娘长得娇小白皙,快四十的人了,可模样像二十多岁的小媳妇。尽管她也穿着破旧的衣衫,可整洁清爽,与村里别的媳妇就是不一样。刚回村的时候,赣州婶娘一家三口借住在生产队阴暗潮湿的仓库里。没过几天,队长惊讶地发现,破旧的仓库变得敞亮而温馨。在缺粮少油的日子里,赣州婶娘能把令人反胃的红薯梗变得可口诱人,能把苦涩的马齿苋炒得香气扑鼻。有人看见,监督劳动的反革命分子廖国光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的时候,赣州婶娘立刻打一盆热水给他洗脚,洗完后还给他捶腿按肩。这让村里的男人们愤愤不平,觉得反革命分子廖国光不应该拥有这样的女人,不配享受这样的福分。于是,斗争反革命分子廖国光的大会开得更频繁了。

赣州婶娘很少出门,到村口池塘洗衣洗菜也尽量选择人少的时候。可男人们远远看见她,总忍不住多看几眼。好几个中年女人酸楚地察觉到,自己的男人很少用那种眼神看待自己。队长的媳妇金花还发现,赣州婶娘出现的时候,自己的男人干活有点心不在焉。于是,开批斗会的时候,金花提出让赣州婶娘陪斗。金花勤劳而健壮,是村里公认的会做事的好媳妇。农忙时节,男劳力缺少的时候,生产队经常把她当男劳力使用。

赣州婶娘同丈夫一样戴着纸糊的高帽子,跪在村口的土台上的时候,以金花为首的几个中年妇女很亢奋,她们不停地呼喊革命口号。她们以为赣州婶娘那战战兢兢可怜兮兮的样子,一定会让男人们看不起。可她们留心男人们反应,,失望地看到,男人们的眼神中满是同情和怜惜。

渐渐地,村里的批斗会出现了有趣的现象:斗争廖国光的时候,以队长为首的男人们斗志昂扬,女人们大多无精打采;斗争赣州婶娘的时候,以金花为首的女人们群情激奋,好多男人却悄悄溜回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陪斗没达到预期的目的。金花她们又提出,反革命分子的老婆没资格坐在家里享清福,应该参加生产队劳动。队长知道赣州婶娘原是一名护士,根本不会干农活,可在当时的形势下,他不便阻止金花她们。

在田间地头,金花她们的优势十分明显,赣州婶娘生疏笨拙的样子,让她们体会到了胜利的喜悦。不过,金花看到,赣州婶娘锄断了禾苗,队长总设法为她遮掩。为这事,金花晚上和丈夫大吵了一架。队长在家里一向迁让金花,可这次他发了好大脾气。丈夫的反常,使金花黯然神伤了很久。

赣州婶娘憔悴了许多,皮肤也明显晒黑了。可越是这样,村里的男人们越同情她。有人悄悄放一把青菜在她门口,有人偷偷搁半瓶香油在她窗台上。

村里仍隔三差五召开批斗大会,赣州婶娘仍在陪斗,可人们的斗争情绪越来越低落。两个月后,好几个中年男人联名提出,不必再让赣州婶娘陪斗了。奇怪的是,金花她们并没有反对。

陪斗风波过后,村里的中年女人也暗暗注意自己的形象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1268/

赣州婶娘的评论 (共 15 条)

  • 江南风
  • 清澈的蓝
  • 心静如水
  • 春暖花开
  • 雪灵
  • 草木白雪
  • 秀
  • 鲁振中
  • 紫色的云
  • 我本豺狼
  • 漫舞洛城
  • 雪中傲梅
  • 读书不求甚解
  • 醉成记忆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