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卖菜

2017-01-14 09:49 作者:梦回童年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卖 菜(乡村记忆之三)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们村庄很贫穷,满分男劳力每天的工值是七角钱,并且这钱要等到生产队年终结算时才能拿到。卖菜是家家户户日常开支的重要经济来源。

当时各家种菜的自留地都很有限,每一茬新菜上市,大家都舍不得吃,都挑到九江城里去卖。

我们村离九江城区十七公里,步行要四五个小时,再挑上几十斤菜,这应该是件苦差事,可我们村里的女人们都乐意去卖菜。她们几天前就约好同伴,然后怀着迎接节日的心情等候约定日子的来临。如果中间天气反常,她们会烦躁不安,生怕不能成行。

如果是季,晚上十二点半钟,一阵急促的狗叫声过后,满村都是女人们你呼我喊尖脆而急切的相邀声。凌晨一点以前,她们必须从村里出发,因为她们算好了时间,天刚亮到达城区,把菜跌卖给二道贩子,坐头班车回来,还可赶上生产队上工。

也不知什么原因,我们村庄几乎家家都养了狗。十几个女人离开村子的时候,自家主人不在卖菜队伍中的狗失落地站在村口,叫着为她们送行:主人行走在卖菜队伍中的狗殷勤地跑前跑后,护送主人走过窄窄的田间土路。转入宽敞的沙石公路后,在主人再三喝斥下,狗才极不情愿地原路返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尽管挑着沉重的担子,女人们依然很兴奋。一路上,她们家长里短有说不完的话。当时,村子里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卖菜路上说的话,说过就说过了,一般不外传。即使有人外传了,村里人也不当回事。卖菜是女人们尽情发牢骚的好机会,也是女人们真实表达生活感受的好平台。如果平时在村里串门,谁说了公婆的抠门,说了小姑子大叔子懒散,多半会引起家庭的纷争。今晚,女人们不必顾及这些。你听,荷花在不停地数落公公的不近人情,说上个礼拜孙子偷了一块他藏在床底的冰糖,他竟然让才六岁的孙子罚站半小时。平日不好意思说的话,今晚可以大胆地说。你听,霞说今晚临行前,为了不惊醒孩子,她那粗鲁的男人把她拉到灶屋的草堆上亲热了一回。并且细节她都敢说,比如男人怎么心急,把她衬衣的扣子都扯掉了一颗。春霞平时少言寡语,今晚她绘声绘色,展示了极强的语言表达能力。春霞的话,让平日神情黯淡的女人们眼里有了光。

卖菜的队伍当中,有几个没出嫁的大姑娘。小婶子大嫂子的话让她们脸热心跳。她们有意放慢脚步,和行进的队伍拉开一定的距离,但这距离是恰到好处的,既能表现出姑娘的羞涩,又能清楚听到春霞的说话。

走到红桥,路程刚好过半,大家不约而同停下来休息。坐在低矮而平整的桥栏上,女人们把担子里用手帕包着的去年天自家熬制的冻米糖拿出来吃,再喝几口玻璃罐头瓶装着的白开水。家里孩子多,留不住冻米糖的女人,吃一个生红薯充饥。如果要小解,她们就往回走几步,坦然脱下裤子蹲在公路旁边。她们不敢去隐蔽的地方,她们担心草丛里有蛇。那时,乡间公路上经常有行的男人,他们有的进城收潲水,有的进城挑粪。男人如果撞见女人蹲在公路旁,他们会老远就停下来,等女人提上裤子站起身,再不声不响快速走过。男人惶惶不安的神态,让女人心里闪过一丝愧疚。

休息了一刻钟,卖菜的女人们又该赶路了。她们又热烈地谈论起这次进城卖菜要办的事情。荷花说,除了买五斤盐一瓶酱油,她还准备给公公买三两烟丝。春霞说丈夫的解放鞋已穿了三年,她要买一双四十二码的新鞋。几个大姑娘很为难,她们拿不准卖菜的几块钱是买尼龙袜子还是买花衬衫。

走过长长的八里坡,可以看见九江城里灯光的时候,女人们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步伐更加沉稳有力••••••

卖菜给沉寂的村庄带来了生机,也给女人们平淡的生活注入了活力。至今,荷花和春霞还经常叨念当年卖菜的情景。

江西 九江市庐山区第一中学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1273/

卖菜的评论 (共 16 条)

  • 江南风
  • 醉成记忆
  • 清澈的蓝
  • 心静如水
  • 王平如是说
  • 春暖花开
  • 雪灵
  • 草木白雪
  • 秀
  • 鲁振中
  • 紫色的云
  • 我本豺狼
  • 雪中傲梅
  • 读书不求甚解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走过长长的八里坡,可以看见九江城里灯光的时候,女人们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步伐更加沉稳有力•••••• 卖菜给沉寂的村庄带来了生机,也给女人们平淡的生活注入了活力。至今,荷花和春霞还经常叨念当年卖菜的情景。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