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金生

2017-01-15 12:53 作者:梦回童年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金 生(乡村记忆之五)

金生是我小时候放牛的伙伴。说是伙伴,其实他比我们放牛娃儿大得多,我六岁放牛时,他已三十出头了。金生走路跌跌绊绊,说话结结巴巴。听大人们说,金生小时候聪明伶俐,后来得了重病,吃了朱砂才变成这个样子。金生的父母因此忧郁成疾,十年前已相继离世。

金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在生产队上工,放牛倒尽心尽力。他总是天刚亮就把我们几个放牛娃儿喊起来,带领我们把牛赶到闪烁着一片露珠的河滩上放牧。牛的肚子没鼓起来,金生就不肯回家吃饭。我们背地里叫他“憨巴”。

金生屋前有两棵梨树。每年六月份,树上挂满了水汪汪的大梨子。金生把梨树看得很紧,如果发现有人偷梨,他会用长长的木棍去追打。金生对我们很小气,我们多次向他讨梨吃,他就是不给。大人们知道金生有个毛病,就是最想找个老婆。如果大人们想吃梨,就说:“金生,等忙过这阵子,我帮你找个老婆。”这时的金生特别大方,他会上前拉着人家去摘梨。我们总想不通:老婆比水汪汪的大梨子还好吃?

金生家梨树上的梨子年年都给别人吃了,可从来没有人真的给金生找老婆。金生越来越忧郁。我们在河滩上放牛的时候,金生看见远处小石桥上有年轻女人走过,总会断断续续地哼一首悲伤的歌:新嫂嫂,旧嫂嫂,旮旯里长把糯谷草,猪也吃,马也咬,放牛娃儿想不到。

小河对岸的杨家村有个叫荷花的寡妇。她男人三年前修水库时被石头砸死了。荷花独自拉扯着两个孩子,还要供养已经瘫痪的婆婆,生活非常困难。公社为了照顾她,让食堂定点收购她家自留地里的蔬菜,并且允许她把食堂里的潲水带回家养猪。于是,荷花经常从小石桥路过。金生留意了荷花的行踪,他找各种理由让我们把牛赶到小石桥边放牧。金生总想找荷花说话,可荷花总是低头赶路,从不搭理金生。金生很气恼,怂恿我们故意在小石桥上泼水或糊泥巴,不让荷花走得顺畅。如果我们不愿意,金生就许诺给每人两个梨子。有时金生看见荷花挑着担子走过来,还让我们站成一排,掏出小鸡鸡对着她撒尿,并且嘴里要高喊::“不要脸,不要羞,芭茅割了屁股沟。”荷花也许知道这是金生的主意,对我们并不恼火,对站在远处的金生却怒目而视,并且骂道:“真是个憨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河的河道很窄。仲时节,一连续不断的大,使平日缓缓流淌的水流变得波浪汹涌。河水漫过了小石桥桥面。第二天清早,我们牵牛到河边,看着哗哗奔流的河水,一向喜欢玩水的我们没一个敢靠近。那天金生有点反常,他平时总是穿着那件背上有好几个窟窿的汗衫,这天却把只有做客时才舍得穿的白衬衫穿上了,并且总是焦急向对岸张望。

远远地,荷花又挑着两篮青菜匆匆走来。荷花在河边停了下来,看看被淹的小石桥,想蹚水过河又胆怯心慌。荷花犹豫不决的时候,自己连走路都跌跌绊绊的金生不知中了什么邪,竟然蹚水过河了!金生讨好地说:“水不深,我帮你把菜挑过去。”也许是急着赶回来上工,也许是不敢耽误公社食堂做饭,荷花没阻拦金生,并且脱了鞋,挽起裤腿,战战兢兢跟着金生过桥。金生欢欢喜喜挑着荷花的青菜,走到桥中间,一个踉跄,跌进了河里。金生长年在河边放牛,可他并不会划水。金生只在汹涌的河水中挣扎了两下,就再也不见踪影了••••••金生的尸体在下游五里被捞起来的时候,村里人惊奇的发现,金生的脸上竟然带着一丝笑意。

村里人用金生家的门板做了一口简易棺材,把金生埋葬在河边的一个小山包上。金生的坟墓没有碑石。荷花特意在坟边栽了一棵苦楝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1459/

金生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