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嗬,这就是壶口瀑布 

2016-06-26 15:35 作者:阿英汉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长江虎跳峡,黄河壶口瀑布,都是水流湍急,惊险万分的地方,书上早有记载。这么多年东奔西走,尚无缘去感受壶口瀑布的恢弘气势。去年十月末,我抽出时间来了。     

先是去的延安,然后从延安专程去看壶口瀑布。那天中巴车顶着暖烘烘的太阳,丢下一座一座还存留着一些窑洞的黄土高坡,下午两点过就到了宜川县城。县城汽车客运站班车车次少,当天已经没有车去壶口瀑布所在宜川地域的壶口乡了。正犯难,一剪短发的壮实汉子来我面前打招呼,领我去售票厅外,再走几步到一辆挺新的黑色蒙迪欧轿车前,我明白了这壮汉是拉客的私家车主,见我有意,他又急忙去售票厅引出一对和我乘一辆车从延安来的年纪较大的夫妇来。车主拉开车门,拍拍整洁的座椅,说去壶口四十多公里,乘坐班车只能到壶口大桥头,还得步行三公里多或者转车才能到景区,现在乘他的车去是直达景区,每人来回费用只比乘班车多四十几元,既方便又省时,还谈到今天下午去可能看到彩虹,出门千万不能心痛钱方面的话。我和那对夫妇互相看看,会意地点头,上了车。     

车主爽快能干,我们很快就知道他是宜川人,五十出头,当过兵,种过多年苹果,买车拉客已十多年。当然我也知道了那对夫妇来自云南,退休后喜欢旅游摄影,这次行程是陕北。说到壶口瀑布,车主讲眼下河水不少不多,瀑布落差大,正是好看的时候。当我把路边地头和山上随处可见,长得树身散漫枝干盘错的树木认作杨树时,他奇怪我不知道那是枣树,原来宜川就是陕北大红枣的主要产地之一。他还介绍黄河流经壶口时狭如水壶嘴,瀑布似茶壶冲水,才落下壶口瀑布这个形象的名字。    

汽车经过一段省道上了高速,约四十分钟后就到达壶口瀑布景区大门前。车主要我们等着,他去代买门票,意思是每张门票他会得到一点奖励,我们只给明码实价的钱就行了。拿到门票的时候,云南夫妇表示他们走得慢,我于是起身快步进入景区。     

老远就望见河滩下有一带地方游人蚁聚,空中一阵一阵腾起黄色水沫,那就是壶口瀑布无疑了。一路沿四车道宽的观景坡道走向河滩,只在一处刻有“黄河壶口瀑布”字样的景观大石前停了停,便顺着另一条窄窄的坡道拐下了河滩。此时主汛期刚过,开阔的河滩是一块连一块,一层接一层的平斜大砂石,阳光下,长期被河水冲刷浸泡过的泥黄砂石干透泛白,净净光光。河滩有扎白羊肚打结头巾、穿羊毛坎肩的陕北老汉,牵着毛驴兜揽游客骑驴扮装留影。再往下,接近河边,地面砂石层叠,坑坑洼洼,四处分布着或大或小,陨坑一样的天然砂石水池,有的地方方便行走,有的地方需谨慎一点才能下脚,坎高的地方有凿出的梯窝供人上下。水池里的水来自高处河水的另一股源头,不断溢出,潺潺湲湲向低层滩石淌去。         

这时,瀑布的轰鸣,游人的喧腾,已经愈来愈近,赶快到瀑布跟前去的冲动更是急迫起来。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到了。走近瀑布,我也是惊呆了。原本还算温顺的河水到这陡直断崖处就彻底乱了套——无遮无拦急急忙忙地塌下去,在上下二三十米的空中推拥着,翻滚着,吼叫着,汇成一道垂悬金黄水帘,水帘跌到被称为龙槽的槽底,槽底立即成为如地火猛烈燃烧煮开的一团沸水,汽雾腾腾,翻滚鼎沸。这里,是一泄如注的洪流,是排山倒海的阵容,是雷霆万钧的气势,是震天撼地的威风。嗬嗬,这就是久闻其名的黄河壶口瀑布。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惊心动魄的场面,刺激,稀罕,激动,和惶怖,刹那袭遍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都振奋起来,不由不忘掉一切。         

壶口瀑布与黄果树瀑布相比,除了黄色白色的明显区别外,还在于观赏位置的不同。黄果树瀑布通常是在瀑布下边位置观赏白色水帘,看到的是秀丽壮美,壶口瀑布则主要是在瀑布上边断崖一侧,观赏波澜壮阔的黄河被挤到这个只有四五十米宽的壶口时天塌地陷般地突然垮下去,看到的是一条大河落空坍塌时的惊艳,是彻彻底底的美感和震撼。那种喧嚣扑腾,那种一往无前,更像是对反动势力的宣战。     

瀑布的轰鸣时强时弱,水阵一次一次从槽底激起。这是由于河水一波赶一波扑下去,这一波到底的时候正好撞击上头一波的回流,于是水浪轰地一下冲上天空,同时氤氲一片浅黄水雾,人们的欢呼惊叫也随之而起,离水近的便四散逃开。如此循环往复,壮观喧腾的场面便始终在秦晋大地上演。         

这一带地面和空气都是湿漉漉的,一次一次的冲天浪潮,让在悬崖边游玩拍照的游人不容易躲避,往往被水雾溅湿了衣服。有既想探险又要好的女士靠近瀑布时会撑一把伞,我是拍一下照就会把相机往胸前衣服里藏,怕镜头进水用不成了。         

往低处去,循着嶙峋岩石,手脚并用下到底下一层有一些仰视瀑布的地方,然后登上一块突兀悬空的巨大岩石平面,几乎是零距离接近瀑布。这时候,就更是超级震撼了。瀑布裹挟的气流呼呼作响,水阵从面前轰地晃过,人被汽雾包围,脚底嗡嗡震动,简直就是身处洪流,将被洪流卷走一样。虽然岩石边围着细细矮矮的铁丝护栏,游人到这里领略冒险的乐趣时,多数不会停留过久,匆匆地看一看,拍拍照就下去了,有的还要相互牵着手,以防滑倒,胆小的可能就不会上来了。我在这里倩请别人给照相时正赶上了水阵的拍打,一下弄了个惊慌失措举双手投降的逃跑状,倒成了不可多得的一个珍贵镜头。         

瀑布对岸,是山西吉县壶口镇。对岸高处平地同样停放了好多旅游大巴和小车,瀑布边上游人如织,红男绿女,老老少少,长舌旅游帽和彩色导游旗,都可以看见,而且几乎能够看清那边游人的面孔,自然更能听见对岸传来的欢呼和惊叫。同一个场景,围着一道瀑布,两岸游客隔省相望,这应该算得上是瀑布之外的一道奇特风景。       

看了许久,我朝龙槽下水方向走去,这方的游人逐渐稀疏。眼前的深槽也是让人惊叹,两壁陡峭,壁体岩石成层成级,凹凸杂乱,大小岩框隐匿其中,先前见到的天然砂石水池溢出的水流到此淙淙而下,掉进龙槽万丈深渊。小心翼翼勾头向下探望,槽底涌动的河水刚才还那样桀骜不驯,这时也只好乖乖地束困在深槽里,低声喘息,微微翻滚,平平常常地流淌。哦,不对,不是深槽束困了黄河,是黄河开山凿地,冲击出了深槽,到此只是稍微放慢一点脚步,然后便义无反顾地奔向远方。这条河流的意志和力量是惊人的,面对挡道的坚硬岩石,哪怕花上上万年的功夫,也要叫岩石让出道来。来时路上车主说过,龙槽顶不住河水的猛烈冲击,至今还在以每年一米的速度向上游退让延伸。     

龙槽十里,一眼望不到头,快到游人止步的地方,我停下来,回身远远地打量瀑布。那里还是一片喧腾,只是声音小了许多,水阵也平淡模糊了一些,河对岸山西那边的游人变得只是一些影子。慢慢往回走了一段后,我离开龙槽边,上里侧高地,在一块大砂石上坐下来。此时,已经没有了思绪,没有了好奇,没有了惶怖,茫然地望着四周,心无旁骛,仿佛和天地山河融合在了一起。         

呆坐了一阵,又走向瀑布,不过没有再守着瀑布唏嘘,而是在瀑布上游一段的河边石滩转悠。这时候太阳已快落山,金黄的阳光斜洒在河东起伏褶皱的山梁上,河西山梁躲在阴影里,山梁表层没有植被覆盖的地方,裸露出黄土与岩石,成层成带横向平行围绕着山梁。可能因为天太晴,河面和瀑布上空一下午都没有出现车主所说的彩虹。临近河边,河床在这里打了个小弯,横在面前,向前远看,河水纵向弯曲躺在山谷之间,迎面而来。面前的河水轻轻地跳动,缓缓流淌,没有汹涌,没有怒号,远处是黄水荡荡,亮亮晃晃,水天一色。河水自上而下,这时就会理解古人为何说黄河之水天上来了。这个时候,这种情景,稍一恍惚,就觉着来到了原始洪荒的边缘。         

返回到观景坡道,快出景区大门时,才注意到坡道两旁分别竖着好长一道精致的不锈钢宣传栏,宣传栏双面都展示着当地和国内外摄影师拍摄的壶口瀑布风光照片,有宜川的壶口瀑布,有吉县的壶口瀑布,从远近高低的视角,把壶口瀑布四季,无论冰霜的装扮,还是日出日落不同时段的更替,种种壮丽雄姿和锦绣妖娆,都一一呈现出来。      

出到大门外的停车广场,找到所乘的那辆蒙迪欧后,没看见车主,便随意逛逛靠山而设的旅游品摊区,看见摊区后方坐落着几处招牌华丽的酒店,坡上还有一些农家旅舍。带着览胜后的满足和喜悦,在离蒙迪欧不远的摊位前一只小凳上放松坐下来,这才觉得天色有些发黑了,河风呜呜地吹,当地人都裹着棉袄头巾,戴着棉帽,这里天气其实已经是我们川南地区冬天的气温了。过了一阵,车主出现了,见到我,他掏出电话联系那对云南夫妇,对我说云南夫妇也快出来了,我一下觉得自己有点大意,当时没和车主留下联系方式就跑开了,便自言自语逗乐称,假如放车上的行李搞丢了,可不是麻烦?车主听了爽朗一笑:“放心,放心,我五十多岁的人了,不会骗人。”倒是一个实在的陕北汉子。         

第二天上午,我离开宜川去山西临汾,当汽车经过连接两省的高速公路黄河大桥时,望着山谷里这条蜿蜒的大河,想到昨天它在上游几公里外一落千丈时的奔腾咆哮,想到壶口瀑布惊天动地的狂野,还是唏嘘不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48408/

嗬,这就是壶口瀑布 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