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们的局长老先

2017-01-22 21:17 作者:阿英汉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前几天和几位同事小聚,不知不觉又谈起了我们的局长老先,说她经验丰富会领导,说她一身正气不卖官,说她有魄力,说她是女强人。

的确,说起老先主政那十多年的自贡物资系统,那可是热热闹闹风生水起,她个人的名声在市里省里也是响当当的。她退下来快三十年了,这么多年来,不光系统内干部职工还记着她的功绩,记着她为职工谋福利解决实际困难,我碰上外单位的人也会不假思索称赞她对盐业的贡献,对交通的贡献,对机械行业的贡献,资历老点的外地物资人则会称慕那时期自贡物资系统在全省行业内的标杆地位。总之是只要说起自贡物资系统,就自然要谈老先。

我认识老先,要从三十多年前自己刚从部队回来分配到自贡物资局下属一个公司的时候说起。那时自己二十才出头,在公司办公室干文秘、人事等工作,经常在主管局好几个科室进进出出,而且我们公司管理部门与局机关同处一栋办公楼,当然很快就知道了这位身体稍胖,肤色白净,走路急匆匆,说话大嗓门的领导。起初她不认识我,但在楼道里碰见时免不了要尊敬地向她打招呼,不曾想有一回她倒亲切回应“小F你好”。有一天局里一个老同志对我说小F你要好好干啊,先局长都晓得了你是我们全系统最年轻的党员。这消息,对那时的我来说自然是受到鼓舞。不久,在当年纪念“七一”的党员大会上,我第一次正式听到老先讲话,作为党委书记和局长的她讲话时还谈到了同志之间,以后别再叫她先书记、先局长了,叫“老先”就行。我于是知道了她还有个饶有趣味的别称——“先二婆”,因为局里另有一位抗战时期参加革命,比老先年长的女副局长自称“刘老太婆”,她便落了个第二,两个“婆”被干部职工常挂在嘴上,她们也自得其乐。此后怎么称呼老先这位严厉又亲切的领导,我还犯了点难,先二婆是不能叫的,叫老先吧我作为小字辈似乎不礼貌,再书记局长的叫又怕挨批评,犹豫一番后就拿定主意称老先,慢慢的也就顺了口,尽管别人有称她老先的也有仍然称她职务的,我是没有改过口了。

由于喜欢写东西,我在公司待了两年多就被调到市委办公厅作了秘书。不想到办公厅不久却生了一场病,治疗休养一段时间康复后,原来的岗位已经调来了新人。像是命运的安排,当秘书长找谈话要挪我去别的部门,心里正没主意而且觉得别扭的时候,恰好在从市委大院回家必定路过的物资局办公楼前碰见了老先,她已知道我要换工作的事,直接说回来回来,局里正需要人,你走时如果不是上调的话我们是不会放的。回物资局,也是秘书长谈话时认为我可以的选择之一,见老先这样干脆这样热情,我也爽爽快快就答应了。

回局里后在局整党办公室接手文字资料工作。此时全局整党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半,剩下对照检查和集中整改、党员登记和组织处理、总结验收三个阶段,大约过了三个月就结束了。老先审核我起草的二十多页整党工作总结文稿时,把经验与体会部分的“党组织的坚强领导是抓好整党工作的关键”从第二条提到了第一条,把继续跟踪解决某公司班子成员不团结问题处的“某”改为直点了这个公司的名,并说了说我进入角色快,以后要注意多接触实际这样的话。

整党结束后,我到了局党委办公室,几个月后即作了该办公室负责人。那时,老先因为主要精力抓经济抓业务,党务这块要我提醒她主要的事情。她亲自参加下属单位党组织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看作这是搞好一个单位的大事。对请她给党员上党课,她是欣然接受,认为可以把经济工作行政工作结合进去讲,对全局工作都有好处。她和组干人事部门一起慰问离休老干部,说老干部过去为党做了大量工作,他们老了更要关心他们,人都会老的,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慢慢的,我对老先的了解多起来。她早年在市里一家大型工厂工作,因为思想进步,工作积极,组织能力强,不到三十岁就担任了工厂领导。她在计划分配与市场调节的大背景下,运筹着金属建材煤炭化工机电各类物资的计划、调剂、协作、供应和配送,千方百计担起当地物资流通主渠道的大任。为了改善本地物资流通经营环境,她多方奔走,得到了国家物资总局、省物资厅和市里的政策资金支持,于一九八四年建成省内地市州层面第一幢功能齐全、上规模上档次的物资大楼,这幢大楼也是自贡地区第一幢电梯大楼,大大提升了自贡物资部门的形象。

她善于发挥手下干部的长处,善于从知识结构、年龄结构、性格特点等等方面搭建单位和部门领导班子。譬如有一个公司的一把手嫌一副职不太顺从,多次提请把这人调走,可老先认为那个副职懂业务,只是脾气急提意见而已,而那个一把手有些骄傲自大,有人坚持一点不同意见对那个一把手保持头脑清醒会有好处,便始终未作调整。以后这个公司的工作倒是一直保持先进。她总揽全局还重视细节,表彰和批评都及时鲜明,发现哪个单位成绩突出点子多,会派机关人员下去调研总结,觉得确有可取之处便推广宣传或者直接到这个单位去开全局工作现场会,对老是拖后腿工作上不去的单位,她会揪着不放,直到有了起色为止。这种严厉和认真甚至让好多人生畏,大家都绷紧神经卯足劲,没有一项事情敢打马虎眼,再能干再有成绩的干部在她面前也是谨谨慎慎服服贴贴。

她与干部群众有着深厚的感情。她的办公室时不时会有一两个最基层的职工来拜访,有以前工厂的,有如今下属单位的,不管多忙,她都会热情招呼,如有一点时间,她还会让对方坐下来说说话,而这些职工不过就是久不见面来看看她。一九八五年三月的一天傍晚,自贡发生了一场地动屋摇、震感强烈的地震,霎时人们纷纷奔出家门躲避,在余震不断、震情不明、人心惶惶之际,老先把职工安危放在首位,排除了有人怕丢失物资破坏经营场所的种种担心,果断决定腾挪刚投入使用不久、抗震度强的物资大楼底层营业展销大厅,给住房危旧或不敢回家住宿的职工及其家人铺地铺过

她对我们这些身边工作人员既严格又关心,会在有点空闲的时候和我们拉拉家常,有两次还亲自给我们拍工作场景照片。有一年自贡办灯会,因为我们要承办灯会物资交易会,加上灯会展区有我们物资系统制作的灯组,灯会临近开幕前她去了一趟举办灯会的彩灯公园,觉得漂亮,隔了一天专门带上我们办公室人员去公园里提前欣赏了那届灯会的盛景,并同我们一起合了影。我儿子出生的时候在单位分得一套新房,心里很感激她,她却说这房子是我应该分得的。

老先就是这样,事业心重,风风火火,直爽倔强,然而却并不缺少女性的爱心与温和,使人既敬重又觉得亲切。

后来,老先退休了,我也因为到下边企业工作忙得不可开交而很少再见到她。大约是她退休两三年后,一次我在局里碰见她回来参加党组织生活,问候欣喜之余,她只微笑着对我说了句“干得不错嘛,都当公司总经理了”便催促我去办正事了。

如今,老先已经离开了人世,我也在十多年前就走上了我们这个系统一把手的岗位。有时听到人们对老先的称道,我会想,以后别人谈到我,是绝对不会如谈起老先那样津津乐道的。我真的没有老先那样轰轰烈烈的成就,也没有她那种泼泼辣辣的个性风度。回想起来,我和老先一起工作的时间不算长,可是如果没有老先的影响,没有她的严格要求,没有当初她欢迎我回物资局,我是不会有今天的进步的。说来也怪,我知道她赏识我,但是从未听到她直接表露这种赏识,至今唯一留在印象中她对我的赞扬还是我在党委办公室时新来的党委书记不经意谈到的,那是他们新老书记交换工作时老先发表的对我的举荐意见:小F年轻,品德好,有文化,有干劲,脑子灵活,是可以培养的干部。

现在看来,那时候我应该是不太识人情世故,不说像年节上去给老先拜拜年什么的,连感谢知遇之恩这样的话也没有对老先说过。然而我却不觉得有什么遗憾,——因为我只是固执地以为,老先不喜欢这些,而且我自己也不不喜欢这些。

但是我会一直记着老先,记着这位帮助过我的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2488/

我们的局长老先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