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厦门海滨的萨克斯

2020-02-10 15:28 作者:阿英汉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五月。傍晚。厦门海滨。

晚餐过后,步出熙熙攘攘、美味飘香的曾厝垵,过了横跨环岛路的天桥,在长着高大棕榈树的环岛路路旁,就是大海了。身后市声繁华,眼前波光浩渺,海天茫茫。随意走走,上了路侧迤逦的海岸栈道。金黄的斜阳余晖洒在海滨,近岸海面金光粼粼,海浪轻轻拍打海岸,沿岸翠绿林木里远远近近时有白色的黄色的粉红的酒店别墅探出头来。不远处,沙滩上有一座延向海里几十米的人工堤坝,堤坝上吸引了不少游人。

堤坝边,水中布满礁石,好多人在玩海。一个姑娘搴起鹅黄连衣裙裙角快步踏进海里,转身背向礁石要岸上的男友给她拍照。一位年轻母亲拉着一个三四岁男孩的手逐浪,有人在水里、沙滩捡拾贝壳和海星。堤坝上的人多一些,平阔的坝面成为当然的观海台。堤坝上,人们走走停停散落在各处,看景,交谈,拍照。

堤坝右侧,由近及远,岸边的城市建筑一幢幢林立耸峙,现代堂皇,远处的厦门地标建筑双子塔超拔群楼之上,醒目的帆形塔体迎向大海,直指云霄,正像引领着厦门岛远航。

海水喧闹了一天,现在安静了许多;太阳炫耀了一天,炎威已经不再;人们忙碌了一天,心情也放松下来。夕阳变得滚圆,明晰妃红,贴在双子塔旁边的天幕。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淡蓝如洗,海面风平浪静,涟波荡漾,双子塔海蓝色双帆满鼓着风,簇新玻璃帆面熠熠有光。人和自然的节奏舒缓和谐,海滨的空气芳洌透明,闲适祥和的气氛统治着这里。此时此刻,即便搁着心事的人,也该把心事放下了。

堤坝尽头,只有了辽阔的大海。流连于此,当然赏心悦目,神清气爽。远远的,落日抛撇下的远方,要来得早一些——左前方,在大海深处,随着薄霭浮现,暮色初显,先前看着只是一点黛灰色的地方,出现了一溜朦胧荧光,如晴朗夜空遥远的星河一角,如夜幕下远山里的一个村落,隐隐约约,微暗微弱,却清清楚楚,真真切切。那是灯火,金门的大担二担岛上的灯火。据当地人介绍,白天,海上不起雾的时候,是可以清楚看到大担二担岛的。想起以前觉得遥远的地方就在眼前,想起过去我们连续二十年对那边的炮击,想起目下两岸的通邮、通商、通航与民间往来,禁不住感慨往事如烟,时过境迁了。这样无意遐想的时候,耳畔飘来了悠悠管乐声,细听,是萨克斯,挺入耳的。转身寻声察看,在堤坝中段的左旁,有围着的人影,萨克斯来自那里无疑了。来时只顾了看景,没有注意到演奏者。浪漫的厦门,美丽的海滨,有了萨克斯的加入,正好添置了一组流行元素。(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仍然向着大海,向着天空,向着渺渺苍茫,任惬意奔跑,任了无牵挂飞扬,有如睡里飘飘然抵达了蓬莱妙境。过了好一阵,随着萨克斯的曼音低徊,我才意识到演奏的是《鼓浪屿之波》。来到厦门几天,已多次耳闻这段旋律了。此情此景,忽然听到浓浓的思念之曲,不能不心有所动。

天色开始放暗,因为还要去鹭江边看夜景,便动身往回走,心里想着路过萨克斯演奏者时可得好好听一曲。不一会,轻轻摇动的演奏者出现了,特惹眼的是那只抱在其胸前,管身满是弧线,音口向上弯成大烟斗的铜号一样的玩意儿。走近了,我没有到演奏者面前,而是在其侧面好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来。这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个子不高,肤色黧黑,普通福建人的模样。他正演奏《昨日重现》,抿着的口唇,微鼓的双腮,跳跃的手指,抑扬的音调与滑音、颤音、吐音曲尽其妙的融合,以及追逐音律晃动俯仰的身体,一起把曲子演绎得谐调完美。他吹奏出的每一个音符,都拂触到人心的深处。优美的演奏,强烈的现场感,让人恍若置身庄重高雅的音乐盛典。

演奏者戴一副褐框眼镜,留着唇髭,头顶米色翘沿圆礼帽,打底白体恤外敞罩着绛紫花绸衫,着米黄色长裤,应该是一名自由音乐人。他很投入,很快活,旁若无人,自顾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种发自内心的意趣,无论如何也要打动人。他身前地面放置着一个菜篮大小收纳钱币的油绿色白边帆布箱。哦,音乐人一边追寻着自己的音乐梦想,一边还要靠音乐养活自己。厦门是一个音乐之城,喜好音乐的人多,不少景点都有知名的当地音乐人扯起场子演奏演唱,并出售自己的音乐作品。这位仁兄其貌不扬,却在这美丽如画、游人如织之地献艺,除了执着和热,自然还得有高超的技艺。他是在奉献给人们艺术享受的时候,也欢愉满足着自己,并且还做着延续厦门文艺城市美誉的义事。

《昨日重现》完了,接着还是《鼓浪屿之波》。这首台胞思乡的歌曲已经成为厦门的市歌。萨克斯本来就酷,就美,它磁性清亮的音色,圆润宽广的音调,富于变化的发声,的确十分迷人。这曲《鼓浪屿之波》如淡淡渲染,如娓娓低诉,如深情歌唱,如狂野倾泻, 唯美地展开了从鼓浪屿遥望台湾岛这幅磅礴舒卷、碧波激荡的海峡巨画,“我渴望……”,那一遍遍的呼唤,更是揪心揪肺,荡气回肠。不断有人停下来观看,有人给他拍照。我窃喜不经意欣赏到如此到位的海滨现场演奏,在曲子接近尾声时,缓步向放置在地上那只帆布箱走去,掏出一张合适面额的纸钞放到里面,箱里已经有一些五元十元面额不等的钱币。转身正欲离开,一曲终了的音乐人突然开了口:“谢谢老师。”声音不大,但很清楚。我掉过头看他,对方露着微笑,眼镜镜片后注视我的近视眼睛透着优雅,谦和,坦诚,和善良。这种彬彬有礼让我很是受用,于是对他赞许地微笑点头。没想到,他接下来说要给我演奏一首《情人的眼泪》,“祝您在厦门玩得开心。”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开心极了,立即对他挥挥手表示友好,表示感谢,然后走开进到人群里。萨克斯再次响起,厚重明亮的乐声诉说起了爱情,尽管感伤,却是那么真挚,那么多情,那么感人,那么美妙。

音乐人已经放下了我,回到他的音乐世界里。

我没有再停留,一步一步向岸边走去。人在缓缓离开,耳朵却始终守着萨克斯。嘹亮,婉曲的乐声不单是在表现爱情了,那是纯粹的音乐,抚慰着人的心灵,愉悦着人的内心世界。那萦回的旋律,令原本就熨帖的心里又添加了一道甜美,如风骀荡,如好友相聚,如长途跋涉到达终点后的欣喜与如释重负。上乘的音乐,不光是给人娱乐,还引人畅想,引人入胜,感动人,改变人,解放人——仿佛来到桃花源,眼前骤然一亮;仿佛夜听打芭蕉叶,纷扰的灵魂终归宁静;仿佛登上群山之巅,俯视大地山川,和世间百态;仿佛置身欢乐的海洋,心潮澎湃,意气风发;仿佛……总之,它是一声命令,是一缕阳光,是一阵和风细雨,是一番惊涛骇浪,是一道闪电,是一个惊雷。于是,在音乐的冲击下,你会发呆发狂,甚至于不顾一切,在此音乐情景中生,在此音乐情景中死。于是,人们会欢欣鼓舞,重整行装,去追求向上,追求善良,追求美好,追求崭新的生活。不然,一曲《沸腾的生活》,怎么会使人强烈感受到生命那样充满激情,生活那样令人向往,一曲《鸽子》,怎么会使人觉得恋人的离别和期盼,竟是如此动人如此纯洁的一份情感,一首《国际歌》,怎么会超越国界鼓动那么多的穷苦人去打破旧世界,一首《大刀进行曲》,怎么会激励起无数的中华儿女奋不顾身地奔赴抗日的战场呢?

音乐人和他的萨克斯已经深深融入这片土地,成为美丽快乐厦门海滨的一部分。这个时候,我冒出一个念头,那就是:从今往后,自己时常播放的音乐曲目里,会少不了萨克斯演奏的《鼓浪屿之波》和《情人的眼泪》了。

上到海岸栈道,抬眼四望,环岛路已是华灯初上,双子塔方向的天空,夕阳不见了踪影,唯有一抹灿烂的晚霞。夜幕悄悄降临。

向着要去的双子塔方向慢慢走,不时回望,刚才徜徉过的堤坝逐渐模糊,萨克斯依旧袅袅不绝。走走停停,萨克斯乐声渐行渐远,最后,完全淹没在海浪声和市声里,消逝了。……

那一刻,我所拥有的只剩下心与萨克斯的和声;那一刻,我是彻底的醉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fkbkqf.html

厦门海滨的萨克斯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