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雨一直在下

2016-06-20 16:11 作者:说的就是你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隔着被水模糊的车窗玻璃,我的双眼模糊地目送着和我母亲年纪差不多大的老妇人急匆匆消失在雨幕中,心里袭上一丝凉意,而雨就这样没完没了的下。

这初秋的时节,雨说下也就下了,刚刚还是夕阳映着晚霞,只是一会儿功夫,一阵狂风过后,雨越下越大,大街上的人们用各种不同的姿势,向着要去的地方一路狂跑而去。我躲在车站站牌下,一边读晚报上关于本地扶贫取得显著成效的报道,一边等着回家的公交车,雨点不时的打在身上,虽然是初秋,天气还是凉丝丝的,时不时的竖起衣领,瑟瑟的秋风吹得我浑身发抖,和着冷冷的风,顿生一种莫名的孤独感。车子不知怎的迟迟不来,路上已经看不到几个行人,只剩下忽明忽暗的路灯静静的挺立在雨中。我张望着路的尽头,希望那该死的公交车快快的来,载我回到家人身边。雨像迷蒙的帘子一样阻挡着我的视线,模糊中,看见一个佝偻着身子的人,挑着一付担子摇摇晃晃,急速地走进站牌下避雨,仔细一瞧,原来是个买凉粉、凉皮的老妇人,我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继续看晚报上专家和政要们的高谈阔论,不知过了多久,公交车仍没有影子,而雨依然不知疲倦的下着。

“师傅,赶车回家的吧,等这么长时间了,一定饿了吧,要不先来碗绿豆凉粉填填肚子呗,俺可是祖传的手艺,不信你尝尝,口味包你满意”。身后传来老妇人说话声,这才意识到站牌下除了我和买凉粉的老妇人,没有第三个人,此时,老妇人自言自语地向我推销她家祖传手艺做的凉粉。定睛仔细看了看面前年纪大约50岁开外的妇人,穿着一身蓝布衣服,看上去挺干净利索的,身上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我向她摆了摆手,示意不想吃她的凉粉,并谢谢她的好意。

过了一会,老妇人重重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这鬼天气,偏偏在港口职工下班时分下雨,要不这会早就卖完回家了,也好给瘫痪在床的老伴做饭吃了,我那可怜的老头子,今晚可要饿肚子了”。说完又重重的叹口气,一脸无赖的看着担子里装凉粉的打盆小碗。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这话分明不是说给我听的吗,我伸手打开盖在盆上面的纱布,盆里边大约还有15、6斤的凉粉,我犹豫了一小会,咬咬牙,指着那盆里的凉粉,很坚定地对老妇人说道:“这些我都要了”!老妇人见我全部买下她的凉粉,脸上立刻有了笑容,麻利地称重、装袋、收钱、找零,最后,连声说谢谢……

此时,公交车也像幽灵一样,慢悠悠地出现在雨幕中,拎着15、6斤并不想要、也不愿意吃、不知道如何处理的凉粉登上回家的公交车。隔着被雨水模糊的车窗玻璃,我的双眼模糊地目送和我母亲年纪差不多大的老妇人急匆匆的消失在大雨,心里有些凉凉的,而雨就这样一直没完没了的在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47187/

雨一直在下的评论 (共 11 条)

  • 大嘴乌鸦
  • 心静如水
  • 沧海一笑
  • 雪灵
  • 雨袂独舞
  • 火淼
  • 雨尘
  • 胡杨枫渊
  • 歪才(卢凤山)
  • 王平如是说
  • 襄阳游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