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永远的风景

2016-05-05 13:50 作者:说的就是你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前几日同事谈起要去登泰山,这才开启模糊的记忆,还是在技校的时候,全班30多名20几岁的男女同学沿着古人的足迹,登了一回东岳泰山,领略了一把“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境,也是这次登山,让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那天,刚到下半,一个个耐不住性子的同学们早早起床,个个兴奋的不得了,我们就按计划向泰山顶进发,车子将我们送到一个叫岱宗坊的地方,这时天还没完全亮,借着手电光,班里几个平时自我感觉身体素质良好的男生,满脸的朝气和兴奋,“冲啊、冲啊”乱七八糟地大声嚷嚷,看样子是想要领先冲上泰山顶。

大多数的同学则话语不多,在漆黑的路上和许多登山的人一样,靠着手电光的晃动来联系,形成了一条长队,沿台阶步步向山顶艰难攀登。行至半山腰,天开始亮了,刚才还大叫大喊的几个男生,这时不知踪影了,可能是没上来,也可能早到山顶了吧,反正在向山顶进发的队伍里再也没听到他们的声音。

四个小时后,我们终于爬上山顶。那天我们很幸运看到了难得一见的浩瀚的云海和日出。下山时分,同学们在阳光的抚下一路欢声笑语着、感慨着。这时,在人群里忽然发现了用扁担挑着水泥、砂子或是食品蔬菜等的挑夫,看着他们身载重达百十斤压步伐稳健、步步登高,却是满脸坚毅,我禁不住愣在那里足足有十几分钟,深感心灵也在震颤。愣了好一会儿,回过神儿来后,我坐在台阶边上,像欣赏一幅幅风景画,看着一个个走过我面前的泰山挑夫。

挑夫大都在四、五十岁的样子,脸、胳膊和露出的脚、脖子全是古铜色,很健壮,我细看,他们的肩上已磨出厚厚的茧子,在和一个小憩的挑夫聊上几句后才知道,他们大多数祖祖辈辈生活在泰山的脚下的农民,长年靠往泰山上挑重物为生,往山上每挑一趟10元钱(24年前的价格、现在的价钱远不止这些了吧),一般一天能挑两趟。我心里不禁感叹,作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挑夫是在履行一种责任,他们承担的不仅仅是货物,而是全家人的希望,全家人的生活。

挑夫按规定的重量与客人或者山上的旅馆饭店谈价,一旦谈好价钱,绝不提出中途加价,也不因货物重而半路卸载,就是一个心眼儿去完成,不管山多高,不管路多远,不管向上攀登有多难下山有多险,就是步步艰辛也要步步行走,挑夫们步步都体现出顽强的毅力、耐力和坚韧不拔的品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泰山养育了他们坚毅、不屈的性格,每天从家走到挑货的地点要一个多小时,再按先后顺序排队领到货物,为了领到活儿还要赶早来。挑起重担后到山顶往往就是一上午,而他们的午餐却再简单不过了,就是当地特产的煎饼裹大葱,就着用军用水壶或者葫芦装着的却是从家里灌好的山泉凉水。

挑夫靠踏踏实实的劳动生活,不依赖外界的帮助,尤其是在挑重担行走时他们步履稳健,每走一步都是那么从容与自信,是我们这些人无法相比拟的。事隔20几年才知道,那天嗷嗷叫的几个男生,因为半途和身担百余斤重物挑夫比试一番,最终累得受不了,成了全班最后到达山顶的。每每想起那些挑夫,行走在人生的路上的人们多需要这种淡定的气概啊!可我和很多人都做不到,许多时候也自感惭愧。

攀登泰山给人以勇气和自信,站立泰山顶让人感觉风光无限好,而在泰山上远看喷薄而起的红日,看朝霞满天和远远近近的风景,心中自然会产生一种征服后的自豪感;可是当你面对泰山的挑夫,那种自豪感却顿时黯然失色。

正如茅盾先生在《风景谈》中所说的:“人生活在风景中,其实本身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那才是永远的风景,是伟大中之最伟大者了!”如果你也去过泰山,仅仅看到了泰山的伟岸和高大,叹服泰山的风景的美丽,面对那些灰头土脸、不辞辛劳的挑夫而无动于衷的话,你大概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36462/

永远的风景的评论 (共 14 条)

  • 人间婆娑
  • 襄阳游子
  • 烟雨流峡
  • 心灵深处
  • 春暖花开
  • 心静如水
  • 北斗
  • 雨袂独舞
  • 生如夏花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水墨雨嫣
  • 一笑倾城
  • 雪灵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