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天空中最亮的星

2015-03-25 10:12 作者:江雪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现在,我还会想起小丫头,想起她那不太干净的小小脸蛋,想起她大声叫“阿姨”时的稚嫩童音,想起她被我抱着转圈时的欢快笑声,想起她紧紧牵着我的手时传递过来的无限依恋,想起她看我时对我充满信任的眼神……她那曾经被我认为不太清亮的瞳眸,此时,在我心中仿若倒映出了星星的光芒,又好像盛满了揉碎的月光。璀璨的星空里,她已然成为我心中最亮的那颗星。

——题记

【一】

她叫蕾蕾,今年四岁。小丫头是我心里对她的称呼。

第一次见小丫头,是她来我家里找我玩耍。当时我在房间里看书,一个稚嫩的声音在门口大声喊着“阿姨——阿姨——”带着满心的疑惑和好奇,我打开门,发现了这个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正微微撅着小嘴,仰头望着我的小女孩儿。

我在记忆中大致搜索了一遍,确定我不认识她,便试着问:“你是在叫我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女孩儿没有回答我,只是望着我,又叫了一声“阿姨”。声音比刚才小了很多。

我观察着眼前的小女孩儿,在心里猜测着她是谁家的孩子。当然,我是猜不出来的。这几年,我回家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两个月,出门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至于谁家里什么时候多了个人,少了个人,我从来不曾关注过。

“你来找我有事吗?”我问小女孩儿。

此时,我已在心里勾勒出对她的初步印象:很普通,眼睛不大,眼眸也不是很清亮,脸颊偏瘦,脸蛋上还有些许污迹,头上扎了两个小辫子,不过已经变得有些凌乱,这些都使她看起来少了几分小孩子该有的乖巧和可

“奶奶出门去了,她让我过来找你玩儿。”小女孩看着我,说话的声音更小了,像是一个人在嘟囔。

听了这话,我更摸不着头脑了,心想:没人托我帮着看孩子吧?难道我记性不好,忘记了?我又问小女孩儿:“你奶奶是谁呀?”

“我奶奶是高长凤。”

哦!我终于知道这个孩子是谁家的了。她爸叫周聪,比我大几岁,也算是陪我长大的人之一吧,现在成都工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结的婚,只是听说他离婚了,孩子由奶奶带着。

“你叫蕾蕾,对吧?”我蹲在小女孩面前对她说,“走,阿姨带你去玩儿。”

小女孩儿点了点头,就把手伸给了我。其实,她奶奶确实没跟我说过帮忙照看她之类的话,她也不认识我,那一刻,我都有点欣赏她的勇气了。丁点儿大一小丫头,居然敢去别人家里找一个陌生人玩耍。要换我小时候,肯定不愿意的。

我帮小丫头洗了手,洗了脸,重新梳了小辫子。这应该是我内心的一种偏执,我总是觉得,小女孩儿就应该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这样看着才舒服。不过,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所做的都是徒劳——这个小丫头的调皮好动远超我的想象。这在我帮她洗手时就已初现端倪。我小心翼翼地帮她洗完手,又用毛巾一点一点地给她擦干,结果她还嫌我慢,自己接过毛巾在手上随便抹了几下就把毛巾还给我了。当时我就想:又是一潜在的辣妹子呀!

那天我带她去玩了些什么,我自己也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我陪她玩了很久的捉迷藏。或许是长大了的缘故吧,对于跟她捉迷藏,我几乎没什么兴致。在她从一数到十的过程中,我曾试过躲到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用手机编辑一篇文章。由于心里惦记着小丫头的安全,怕她摔跤或者出其他什么状况,我在不让她找到我我的同时,也不能让她离开我的视线。我拿着手机,点开编辑页面,眼神却一直在跟着小丫头游走。我看她一边大声呼唤着“阿姨”,一边转来转去地四下寻找,可是我就是不露面,也不答应她。最后,小丫头终于大声地哭了。而我,怀着满心的愧疚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我把她哄好,帮她擦干眼泪,我说:“我们重来,这次我一定让你找到。”

她又回到门边,闭着眼睛大声地从一数到十。这次,我没有走远,就站在她的背后。我希望,当她数到第十睁开眼睛时,一转身就能找到我。

那天天黑快时,我送小丫头回家,发现她的头发又乱了。

【二】

再见小丫头,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她规规矩矩地站在两个大叔面前,安静得让我惊讶。大叔让她站好,她就站好,大叔让她把双手背在背后,她就把双手背后。她这样的顺从,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虽然我只和她接触过一次,可是她留给我的印象就是古灵精怪、毫不安分。

我站在一旁,想看看他们在做什么。可当我听见他们的对话,我发现我心疼了。这个小丫头,她还什么都不懂,他们都在教她些什么呀!

其中一个大叔从兜里抓出一把糖果,让小丫头双手捧着。然后说:“蕾蕾,你妈妈呢?”

小丫头试着把糖果装进自己的小口袋里,可是口袋太小,好多颗都掉到地上了。她一边装糖果一边回答:“我妈妈死了。”

我心里一惊。她妈妈只是改嫁了,根本没有死,是谁让她这么说的?

那个大叔又说:“你妈妈是不是不要你了?她嫁给别人了对不对?”

听到大叔的这句话,或许我比小丫头更容易受到触动,毕竟她还太小,就算心里会有点不开心,也是几颗糖果就能化解的。但是我明白,这样的问题听多了,就会成为一段抹不去的记忆,等到她一天天长大,懂得一些事情了,再面对这些问题,这样的情景,她的心里不会好受。而这些提问的人,他们永远不会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可能会是一种伤害,无论小丫头是否已经长大,以后他们碰到她,依然还会问这些问题,就像普通人见面说“你好”一样。

我看着小丫头,她点了点头,继续装着糖果,糖纸被揉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她说:“她在那边又给我生了一个小弟弟。”

这时,另一个大叔说:“你爸爸要给你找新妈妈怎么办?新妈妈会打你、骂你,你怕不怕?”

小丫头停止了手上装糖果的动作,轻声说:“怕。”

“那你就不要让你爸爸找新妈妈,你跟你爸爸说你只要你的亲妈妈,这样好不好?”刚刚那个大叔接着说。

我越来越觉得这样的对话有问题。在这两个大叔看来,他们的做法也许只是他们与小孩子之间的寻常逗乐,甚至还是出于对小丫头的喜欢。可是,他们知道他们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吗?这可关系到一个小孩子的成长,一个家庭的和谐呀!我也怀疑过是我太过敏感,也许,小丫头一转身就忘了这事呢?但那天,我还是把小丫头带走了。

我帮小丫头捡起地上的糖果,对她说:“走,阿姨带你去玩儿。”于是,我牵着小丫头的手,远离了那两个大叔。

那一刻,我真希望小丫头以后再也别见到这两个人。

【三】

有时候我会觉得小丫头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也许她心里的感觉不那么清晰,也许她从来没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可当她一次次面对像那天的两个大叔那样的提问时,一定有过至少一瞬间的困惑。因为,后来的日子,我俩的关系明显近了,她每天都会来我家里找我陪她玩耍。

我会带她去山上,看别人的羊群,看野花,看蝴蝶,也会和她捉迷藏,抱着她转圈儿。

有时候,小丫头会故意把鞋子踢到一米来深的小沟里,让我拉着她的手,她自己再去把鞋子捡回来,然后开心地笑着。她的行动比我的反应还快,通常我还没来得及答应她,她已经抓着我的手,身子探到沟里去了。每当那个时候,我都会想:如果我没答应要拉着你,或者没来及抓紧你,你岂不是就掉沟里了。我也会想起自己以前转过的一条图片说说:信任是什么感觉,那感觉就如同一岁的孩子被抛到空中,他会笑,因为他知道你会接住他,这就是信任。想到图片上那个被抛入空中的小孩,心里就会有种淡淡的感动氤氲着,而此时,小丫头多像那个被抛入空中的小孩儿呀!

小丫头还会爬到高高的凳子上,趁我不注意,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像个小猴子一样挂在我身上。她这动作,比捞鞋子还危险,每次都让我心惊胆战。有次我忍不住问她:“你胆儿怎么这么大呀?万一我没来得及接住你怎么办呢?万一你扑过来来的时候我正好走开了怎么办呢?”我是真的怕呀!如果小丫头真从这么高的地方摔在水泥地上,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小丫头应该不懂什么叫“万一”吧,她只是笑着对我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接着我的。”这是一种怎样的信任啊!我自己都不能确定我每次都能正好接住她。而在我的世界里,最荣幸的事便是被小孩子和动物所信任。

有一天,我抱着小丫头走在路上,她竟然亲了一下我的脸颊。我惊愕地看着眼前这张小脸,她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又亲了一下我另一边脸颊。我笑她:“你这小丫头!”她也笑了,用手拨弄着我的头发。那天,临近天黑时,小丫头还没有要回家的意思,我便对她说:“蕾蕾,该回家了,一会儿奶奶要找你了。”没想到小丫头会对我说:“阿姨,我不想回去了,我想跟你一家。”不知为什么,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会有种说不出的感动,还真想就这样把她留在我家了。最终,我还是一路把她哄了回去。

第二天一早,小丫头就要跑来我家。她家离我家挺近,她一出门我就能看到。当她快走到我家时,她奶奶追了出来,让她回去写作业。她却不理奶奶,只顾着往我这边走,任凭她奶奶拿着一根小竹条在后面追。我怕她真的挨打,当她走到身边的时候,又把她送回去了。在我准备把小丫头交给她奶奶时,小丫头拉着我的手不放,小声对她奶奶说:“奶奶,你把棍子扔了吧,扔了我就跟你回去。”我一听,瞬间被小丫头的机灵逗笑了。她奶奶也忍着笑说:“谁说要扔的?我让你站着你怎么不站着呀?”小丫头一手拉着我,逐渐凑到她奶奶身边去,另一只手怯生生地去拿奶奶手里的小竹条。我看她把那根竹条拿过来扔得远远的,心想:这么胆大的丫头也怕竹条呀!

【四】

那段时间,我每天陪着小丫头,陪她笑,陪她闹,看着她跳跃在阳光里的身影,感觉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她的头发跳乱了,小手玩脏了,可这有什么要紧的呢?头发乱了可以再梳好,手脏了可以再洗干净,重要的是她一直这么快乐着。

和小丫头相处的日子,我心里其实装着另一个人的——我的小侄儿。

在我回家的前一天,表姐和表姐夫离婚了。表姐夫把儿子接回了他的老家,交给了孩子的奶奶,然后自己又开始了他那四处奔波的工作。而在这之前,小侄儿一直在他外婆家长到七岁,上学放学都由舅舅接送,每天表姐下班回家,他也可以见到自己的母亲。后来,当我姑姑去表姐夫家里给孩子送衣服时,小侄儿抓着姑姑的衣服不让走,好不容易哄好了,小侄儿从房间里拿出两包烟对姑姑说:“外婆,给你个好东西,你给我舅舅带回去,他最喜欢了。”这些话都是姑姑告诉我的,听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心里堵得特难受。

现在,我还会想起小丫头,想起她那不太干净的小小脸蛋,想起她大声叫“阿姨”时的稚嫩童音,想起她被我抱着转圈时的欢快笑声,想起她紧紧牵着我的手时传递过来的无限依恋,想起她看我时对我充满信任的眼神……她那曾经被我认为不太清亮的瞳眸,此时,在我心中仿若倒映出了星星的光芒,又好像盛满了揉碎的月光。璀璨的星空里,她已然成为我心中最亮的那颗星。

当然,我也还会想起小丫头和那两个大叔的对话,也许她已经忘记了,但我不确定她会不会再想起。因为,她一定还会再遇到他们,甚至遇到更多像那两个大叔一样的人,被问及更多类似的问题,而我,不会每次都刚好碰到,然后把她带走。

文/凌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41755/

天空中最亮的星的评论 (共 9 条)

  • 幸福的鱼儿
  • 孤帆鸢影
  • 笑红尘
  • 生如夏花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 晓晓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现在,我还会想起小丫头,想起她那不太干净的小小脸蛋,想起她大声叫“阿姨”时的稚嫩童音.....
  • 醉死了算球
    醉死了算球 推荐阅读并说 那段时间,我每天陪着小丫头,陪她笑,陪她闹,看着她跳跃在阳光里的身影,感觉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她的头发跳乱了,小手玩脏了,可这有什么要紧的呢?头发乱了可以再梳好,手脏了可以再洗干净,重要的是她一直这么快乐着。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