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息

2015-03-23 11:00 作者:江雪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友说,海南没有天。我说,有的,海南的春天被你遗落在里了。

说这话时,春的脚步已渐行渐远,的气息开始变得分明。其实,如果是在往年听到友这句话,我也会附和一声,“海南没有春天。”可是,今年的我,真的在海南和春天邂逅过。

一.观

离家那日,重庆还是细雨霏霏,烟笼雾锁的空气里带着几许清寒,春色便在这抹寒意里肆意舒展着。我徘徊在家门前,留恋着家乡的李花似,桃花若霞,想着,这些,都是海南没有的。不经意间,离家的脚步里就多了些许迟疑,我在心里算计着,有三年了吧,没感受过这样浓烈的春日气息了。彼时,是今年的三月一日,我还没有发现海南的春天。

当晚抵达海口时,迎接我的是清凉如水的色与皓洁明亮的星光,我独自漫步在校园里,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致,心里一半是久别重逢的感动,一半是错失春色的怅然。明月如霜,好风似水,清景无限,只是,在我眼里,这些都与春色无关。

夜里,忽然就醒了。恍惚中,似有风雨声传来,这种清清浅浅的声音,像极了在家时清晨醒来听到的细雨敲窗声,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身在家乡还是异乡了。起身,来到阳台,真有丝丝清凉滑落在脸上和手上,睡意也因此去了大半,索性就站在阳台上看起雨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此时,家乡的雨应该还在下吧,眼前的和风细雨,比之家乡少了几分寒冷,多了几分清爽。天空依旧干净如洗,只那缕缕月色和几点星光悄然隐藏了身影。不远处的路灯还在亮着,橘黄色的灯光里,细细密密的雨丝仿若一张透着点点晶莹的网,斜斜地,随风飘洒。路边树影摇曳,窸窸窣窣的声响在雨里任意穿梭着,似少女轻快的欢笑,只不知这笑声,它想要停在哪里,笑给谁听。

我把思绪抛入那些纷飞的雨丝里,渐渐地,我竟忘记了家乡的桃李。忽然,我听见一个声音,“该去看看海了!”是啊,回来了,怎么能不去看看久违的大海呢?

不记得那晚是什么时候重新睡去的,只记得早上醒来时,除了地上少许即将干透的水迹,再也寻不到夜里风雨的踪影。不久后,水迹也风干了,阳光满满地倾泻在天地间。

此后,几天都是如此,夜里风飘雨洒,白天日光倾城。我终于懂了,这,便是随风潜入夜的春雨呀。

二.听风

碧海,晴天,惠风,雪浪,我静静地站在海边,看着眼前的景象,手捧一把细沙,任它从指间泄露,被风吹散到天涯

此时的海风,褪去了日里的凛冽和张牙舞爪,携带着春日海水里特有的温润和清凉,迎面而来,穿过发间耳际,在耳边洒下片片碎语。我捡拾着这些言语的碎片,想把它们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可最终还是遗漏太多,我只拼出些许断章:关于师傅,关于师娘,关于小王子,关于其他……临海听风,在风里捕捉一段尘封的红尘旧梦,我在冬天把这个梦收藏,如今,想要在春天将其释放。

我知,风,自由自在,来去无踪,它不属于任何人,也不会为谁停留。我也知,生命里既然刮了这样一场风,便注定要受其影响。

与海相约,且听风吟,心随风动,念因风起。听风,亦是在听风一样的你。

你曾说我们可以合作一篇文章,我当真了,所以一直在学习你的文字。去年冬天,我每天跑海边时都会带上一篇你的文章,跑完步就坐在海风里细细地读。我知你文如其人,因此,读你的文字就如同是在听你诉说你的故事。透过文字,我听到了你的痴情,听到了你的坚强,听到了你的淡漠,听到了你的忧伤。读完这些文章,我等待着,等你再次用文字来呈现你的内心世界。可是,一直没有等到。

你说:“一个淡漠的人,基本是写不出文字来的了。”看到这句话,我心里忽然就难过了,自己都不明白根由地难过。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提笔,也不知道,你要怎样才会重新写文。

记得初识时,我对你说:“我在星月等风来。”你当时的回答是:“风一定会来。”如果我现在对你说:“我在文字里等风来。”风,可还会来?

三.识绿

楼下两棵比邻的黄桷树,几乎一般大小,却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象。一棵新绿满枝头,一棵枝寒枯叶凋,春的兴盛,秋的衰败,都在这幅对比鲜明的画里一览无余。

每次路过这两棵树,都忍不住要在树下驻足观望。一边,入眼皆是生命的绿色,充满活力;另一边,落目的是黄叶潇潇,惹人感伤。有时,心里会有疑惑,明明一样的树,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不同的步调?是谁,忘了生命的节奏,抑或,被扰乱了心跳?

拾起一片刚刚落地的枯黄,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递到心上,分不清,是春寒还是秋凉。叶片上依旧脉络清晰,那线条,甚至比枝头新生的绿叶还要分明。这片黄叶,它似乎不想沾染太多秋的凄凉。从容地脱离枝头,优雅地飘落在地上,这是落叶归根的心安,还是生命最后的坚守,或者,是某种明知不可为的短暂追寻?

光秃秃的枝干自在地向四周延伸着,没有丝毫绿意,但我知道,不多久,便会有无数装满春光和秘密的小叶苞出现在枝头,来取代那些离枝的黄叶。枯荣的交替,兴败的转换,不过就是几日的光景。

此时,旁边那棵树上,染了春色的嫩叶显得格外娇俏,有的绿叶里泛着一层鹅黄,有的翠色中透着一抹浅红,它们都于明媚的阳光里,各自舒展着生命的姿态。头顶常有一两只燕子或者其他小飞过,有时,调皮的小家伙会一头钻进刚长出来的新叶丛中,只留下叽叽喳喳的戏语,仿佛在说:“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这情景,明显比边上那棵“秋树”生机勃勃。

或许,它们错开生命的步调只是为了做彼此的一面镜子,在无痕的岁月里,提醒着彼此的未来和过去

四.捉红

一日清晨,跑向海边时,我的目光被一女子吸引,并因此而停下了奔跑的脚步。我没有看到她长什么样子,因为她离我很远,并且是侧脸对着我。我远远地看着她静静地站在路边,仰着头,举着手机专注地拍着什么。

我很好奇,这段路我每天都会路过,它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平常,以至于从来没有什么在我心里稍稍停留过,那么,这引得她驻足流连的又会是什么呢?

我沿着女子的视线望去,看到了一树火红,虽然离得远,但我一眼就认出了那是盛开的火焰花。是了,这一树的繁华,值得她为之停留了。

我大致回忆了一下,这株火焰花,今年开得迟了。去年刚过完年时,校园的火焰花早已开得如火如荼,而今年,那些火焰花树因为一场台风的摧残,迟迟没有要开花的意思,而我,也差不多把它们遗忘了。

等女子拍完照片离去,我才走近去观察这棵火焰花树。这棵树长得既不高大也不茂盛,平日里是很难引起路人注意的。或许正因为如此,当它一夜之间向世人呈上如此盛大的花事时,才会给人倏忽而来的惊喜。

望着花团锦簇的树梢,再看看脚边的一地残红,我很难相信这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情。这花开花落的节奏,太快,太惊人!真的就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热烈,恣意,疯狂。只是,这团火,它是在连日的夜雨后才突然烧起来的。这一地落红,应是前夜风雨的结果吧。

火焰花的花期是很长的,我不想为眼前的落花伤神,当周围观看的人多起来时,我悄悄地走开了,心里带着关于火焰花的传说:圣人释迦牟尼就是在这种火焰花树下出生,烦恼的人坐在树下便能消愁解忧,所以,火焰花,又叫无忧花。

五.踩浪

海水里也有春的影子,这点,每天早晨在海边游泳的人可以感知到。当我今年第一次去海边时,我就发现,这里游泳的人和看海的人都比冬天多了好多。原来,我不在的日子里,曾经冰凉的海水,已不知在哪天就变暖了。

我坐在沙滩上,看一只小狗在沙里撒欢疯跑,它的主人也唤不回它。它是真的高兴吧,太多的兴奋在它身体流窜着,可是它的主人好像不太懂它,所以它只能通过疯跑来表达内心的快乐。它就在同一条直线上来回奔跑,脚步轻盈快捷,身影疾驰如风,脚下扬起层层细沙。

“爷爷,你看!”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打破了我沉寂的世界。

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两三岁的小女孩,光着小脚丫踩在沙上,脚板整个陷在了沙中。小女孩正牵着爷爷的手,指给爷爷看撒欢的小狗。

爷爷把小女孩带到海水边,双手从后面扶住小女孩的胳膊,让她玩水。雪白的浪花一波接一波地涌上岸,小女孩伸出右脚,去踩到达脚边的浪花。可是那浪花似乎有意捉弄小女孩,在小女孩刚刚踩住它的它的尾巴时,它忽地抽身退回到海里去了。小女孩想追上去,却被身后的爷爷拉住了。

浪花来了又退,去了又回,小女孩很快掌握了浪花的进退规律,次次都能准确无误地将涌至脚边的浪花踩住,每踩一下,都发出一声听不清是“啊”还是“哈”的怪叫。可是小女孩留不住浪花,她也没有真的想要留下它吧。在小女孩的眼里,或许浪花是有生命的,和她一样的生命,所以,它才会陪她玩、陪她闹。

一阵比之前稍大的海浪涌过来,爷爷抱着小女孩迅速后退,可是海浪还是湿了小女孩的裤脚,也湿了爷爷黑色的布鞋。爷爷把小女孩抱在空中,和小女孩一起放生大笑。

春,在他们的笑声里,轻轻荡漾……

文/凌江雪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41139/

春息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