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三人行

2015-03-03 07:58 作者:江雪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谁能说自己一直都会是个温暖如的人呢?当外界的阳光不足以温暖身心的时候,有一部分温暖一定是来自内心深处。所以,我们总是要在心里装那么点儿想起来就会觉得心安的人和事的,等到外面的世界有一天真的冰封冻时,至少还有足够的温暖去等到下一次春暖花开。

这个天,我在心里装了两个人:回味姐和师傅。

我所在的世界,从我记事起,窗外从来不曾飘雪,这个冬季以前,我亦对雪并无多少期许,是回味姐的出现,让我对雪生出了一份莫名的喜

入冬以来,回味姐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写一小段跟雪相关的文字,我就每天在回味姐的文字里接受着雪的洗礼。读着回味姐或忧伤或明媚的文字,我不知道这洁白的六角精灵里包含着回味姐多少心事,但我能读出回味姐对雪的依恋。因为懂这份依恋,也因为我出生在大雪天,更因为回味姐叫我一声雪儿,我竟默默地把自己当成了回味姐文字里的那朵雪花,所以我会给回味姐留言:这个冬天,回味姐既有风,也有雪。我希望回味姐在想起我的时候,内心会有一丝温暖,一抹心安,虽然我并不真的是她心里那朵雪。

《一朵雪花,轻落在我心间》是我生日时回味姐送给我的一篇文字,也是我迄今为止最珍惜的一份生日礼物。我生日的前一天,我还在为我的另一位好姐妹准备生日礼物,却意外地收到回味姐的消息:雪儿,明天是你生日,你想要什么,姐姐送给你。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把回味姐送给我吧。”回味姐自然不能她自己送给我,不过她这篇文字倒真让我狠狠感动了一把。谁曾想过呢?不经意地相识,会让两颗陌生的心走得这么近,这么近。

我曾对回味姐说:“等回味姐清闲了,你,我,还有师傅,我们仨一块逍遥去。”回味姐说:“说得都跟你家的似的。”这是他们都不知道,在我心里,我真当回味姐和师傅是家人的,从某种意义上讲,甚至超过了我的好些家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师傅是回味姐的好朋友,也是一阵可以吹散回味姐愁绪的暖风。始终觉得,认识师傅,并成为师傅的徒弟,是一件非常幸运和幸福的事情。

曾经拜了三个师傅,如今只认风一个,因为有这么一个就够了。我拜师傅,并不是真的希望师傅能教我什么,我只是想找一个我认可和欣赏的人,作为我努力的目标,而现在的这个师傅,无论是才华还是人品,在我心里都堪称完美。其实,我至今不明白,师傅怎么就认了我这个徒弟?我的文风和师傅差别那么大,师傅爱美好爱浪漫,而我的小说里满是阴暗的情绪,我想,就算我死皮赖脸缠着师傅,以师傅我行我素的性格来看,也是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的。

师傅也问过我,我的小说里为什么有那么多阴暗的东西?当时我好像是直接绕过了这个问题,没做什么解释。其实,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个很小又很大的封闭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或黄沙漫天,或杂草丛生,或绿树成荫,或鲜花满园,无论这里是何种景致,它都只属于我们自己。我们在里面同时扮演着耕种者和守门人的角色,也许偶尔会让人窥得某一角落,但绝不是全部。

据说,写小说的人,要么父母离异或早逝,要么家道中落,要么先天体弱,三者至少占其一。我不能说这话一定是对的,但作者的成长环境往往会是小说的创作背景,这点我深信不疑。所以,我写小说,都是在写我熟悉的人和事。有些人,有些事,不能简单地用对错来判断,我就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把他们装进小说里。

我曾在师傅的游记里读到师傅的一次旅行经历,一个急于摆脱穷苦日子的女孩子主动提出做师傅的女友,只为让师傅带她离开那个贫苦的也许是她家乡的地方。女孩儿的这种行为,我虽不赞同,却是很容易理解的,但这在视爱情为世间最神圣情感的师傅眼里,无疑是亵渎爱情的不堪行为。我佩服师傅对美好事物的坚持,他不会告诉你什么是对错,你只需要想着他,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跟回味姐和师傅混熟了,我发现自己不再只是默默接受他们的影响,而是从心里开始依赖他们了。所以,我会对回味姐说:“真怕你们哪天突然就消失了。”所以,我会问师傅:“要是师傅哪天不见了怎么办呀?”所以,以前总想要好好陪着回味姐和师傅的我,到现在都说不清是谁陪着谁了。

我只想说,都不要突然不见了,冬天还没过,你们都是我心里的温暖所在。

文/凌江雪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5309/

三人行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