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五月的风

2019-06-07 10:23 作者:凡夫一子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进入五月,风从天边吹来。五月的风是与别时不同的,比风要暖,比酷暑时的风要凉,像是十七岁的少女,由青涩走向成熟,一路欢歌,一路芬芳,一路清新。

风从春天吹过来,要掠过冰消融、水流湍急的江河,要漫过麦苗如因、野菜匝地的平原,要抚摸刚刚苏醒过来、绽出新芽的树林。步履已不是春风那般匆匆,而是变得稳健、从容。从渐密的树叶间穿过,发出窸窸窣窣细小的声音,像是少女羞涩的浅笑。从远去的杏花、桃花、梨花间跑来,携着各种花的余香,处处招摇,沁人心脾。初的四月,人间最美时,五月的清风刚刚与她擦肩而过,自然有着特有的温情。落过几场的土地湿润润的,没有了沙尘,没有了轻雾的朦胧,空气变得异常清新。微风从麦子上吹过,碧波荡漾,连绵起伏,象绿色的海洋,令人陶醉。

风从故乡的方向吹来,带来了遥远的故乡的气息。炊烟还在村庄的上空缭绕,村头的杏花已经凋谢,结出的玻璃球般大小的青杏撩人眼波。村西的小河将要干涸,纤细的腰身渴盼着七月雨季的到来。外出打工的年轻人惦记着家里,寄回了整个春天的收获,千叮咛万嘱咐家里人:要好好生活,不要亏待了自己。天真烂漫的孩子在街道上跑着、跳着,欢快地上学去。老人掐着时记着点接送孩子们上学、放学,或骑着三轮或开着小车。孩子可是老人心尖尖上的肉、眼珠子,从来不敢有丝毫的慢待、懈怠。孩子们呢,顽皮、淘气、聪明、伶俐,给老人的生活带来了无穷的乐趣。村内的变化也很大,街道已由土路变成了柏油路,既宽阔又通畅,虽蜿蜒曲折,但平坦如砥。村中的那颗古槐,已度过了无数个春秋,枝繁叶茂,苍翠欲滴,“潜伏”于浓密枝叶间的雀,唧唧喳喳,唧唧啾啾,吟唱着永恒的歌。在温和冗长的阳光下,整个村庄显得宁静而又有序,远离喧嚣,远离市井,在这五月的清风里演绎着独有的幸福和沉静。

风从田野上吹来,传递着一个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勤劳的农民在给小麦浇地、施肥,起早贪黑,忙忙碌碌。深绿的小麦在水的滋润下蓬蓬勃勃的生长,吐穗秀齐,只争朝夕。这时,在白天或是晚,会传来布谷鸟的叫声,或是“布谷布谷,撒种点豆”,或是“布谷布谷,快黄快熟”。一声又一声,催促着人们快点种棉点豆,不要偷懒耍滑,不要误了农时;催促着麦子快点变黄成熟,好让人们开镰收割。在广阔的田野上,除了一望无际的麦子,还有成片的果树点缀其间。石榴的花开如燃烧的火焰,在浓密的绿叶间鲜艳夺目,而细小的枣花却多如繁星,散发出的馥郁的甜香,正成为了乡间养蜂人追逐的目标。这个时候,在这段时光里,在五月清朗的风中,无论是做为植物的小麦、石榴、枣花,还是做为动物的布谷鸟,只要是生命,就都在孕育着,不是孕育着成熟,就是孕育着美丽。

五月的风在吹拂着,连绵不断地吹拂着,夜以继日,昼夜不止。风吹向六月,把六月的时光吹成金色。吹向小麦,把小麦吹成太阳的颜色。吹向远方,吹向儿女工作的地方,把父母对子女的思念捎去。吹向空荡的乡村,把农村的贫穷、自私和狭隘统统吹掉。吹向拥挤的城市,把市井的喧嚣、污浊的空气和人情的冷漠吹到爪哇岛去,代替它的将是和谐、友和安宁。

五月的风啊,虽如匆匆过客,不会停留,却给人间留下许多美好的东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yupkqf.html

五月的风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