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爱的绽放

2018-05-26 10:32 作者:凡夫一子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到来的时候,各种花会次第开放。什么花最先开呢?有说是梅花,有说是月季,还有的说是迎春花。其实,至于什么花最先开放,报到这春来的消息,并不重要,因为可能与地域有关,也可能与地形有关。即使是同一地域同一种花,在山上与在山下开花时间也不相同,更何况不同品种的呢?但是,春天是百花竟放的季节却是毋庸置疑的,仅仅是些春天花开的名字就足以给你带来丰富联想并陶醉其中了,象水仙月季马蹄莲,栀子梅花君子兰,还有杜鹃海棠康乃馨,牡丹迎春虞美人,最熟悉的就属桃杏梨花压满枝了。还是朱熹的那首诗写得好:胜日寻芳泗水滨,天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正是由于百花竟放,才使得春天如此美丽,但花对于植物本身来说却是生长的延伸或者说是的延伸。

许多年前的一个春天,街上来了卖鸡仔的。五六岁的女儿看了好非得要买,做妈妈的就依了她,从手心里捧回来了一只。毛茸茸的鸡仔小小的象一只圆圆的“球”在地上“滚”来“滚”去,果然很有意思。女儿就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但是,春天的天气乍暖还寒,忽冷忽热,不久,小鸡仔在一个清冷的早晨死掉了。闻听鸡仔“死讯”的女儿立时就哭了,哭得悲悲切切,泪流不止,还把一块心爱的手帕盖在了鸡仔的“尸体上”,不许任何人触碰。做妈妈的怕女儿伤心过度就许诺再给买一只,哪知女儿却是不依不饶,非要妈妈想办法让死去的鸡仔活过来不可。这当然是女儿天真无邪的可笑想法,但是从中可以看出,女儿对鸡仔却是充满着无限爱恋的。虽然这种爱很小,也很短暂,但是在女儿那小小的心里却是巨大的。

在我家楼下,住着一对老夫妻。男的早年得了病,是半身不遂,女的始终伺候他,两人形影不离。吃喝拉撒,这些生活起居的小事自不必说,一天一次下楼出去活动,女的更是全程“保护”。我家住四楼,她家住在三楼。为了丈夫扶着下楼方便,妻子让别人安装了一根管子,这根管子从一楼一直延伸到三楼。每次,丈夫扶着管子,妻子搀着丈夫,一步一步,由三楼移到二楼,再由二楼移到一楼。妻子从地下室推出轮椅,丈夫坐上去,出了楼门,向远处的公园走去,迎接他们的是灿烂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两个小时之后,两人回家来,先是艰难地下车,再从一楼移向二楼,再由二楼移向三楼。实际上,上楼比下楼还要困难些,但他们并没气馁。每天都是如此,风无阻,至今已有三十余年。

我曾想,是一种什么力量让一个女人三十余年如一日守候在几近瘫痪的丈夫身边,是一种什么力量让一个近乎单薄的身体变得如此坚强,原来是一种历久弥新、绵绵无期,一个妻子对丈夫无微不至的关爱。这种爱如此强大,足以令一些虚伪、欺骗、蝇营狗苟的东西蒙羞。记得曾读过台湾诗人覃子豪《你是太阳,我是向日葵》的诗,正是由于向日葵心中有“不死的爱”,才使自身“成了地上的太阳”。

春天是美丽的,因为有五颜六色鲜花的绽放。小小的鸡仔是安心的,因为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为它的离去而悲伤。作为一个几乎瘫痪的丈夫是幸福的,因为妻子守在他身边三十余年不离不弃。而所有这一切,无论是鲜花对于春天,小女孩对于鸡仔,还是妻子对于丈夫,是一种感情,是一种爱的延伸,也就是一种——爱的绽放!正是由于这种爱的绽放,才使我们人间的春天更加美丽,温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tvrkqf.html

爱的绽放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