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参加婚礼

2019-10-14 14:22 作者:菡萏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参加婚礼

今天去参加小松的婚礼,坐了公交,又转了出租。我糊涂,不这样,便找不到路。希悦巴比伦酒店,前两年应日报之邀,在此做过一期朗读者节目。有关的主题,后来把访谈整理发在中国散文学会主办的《散文家》杂志上。

小松,是名医生,在一医上班。管我叫菡萏姐,年龄和我儿子差不多。平日接触的并不多,三年前参观岳麓书院认识的。他阳光高大腼腆,鼻子挺挺的,是个帅小伙,笑起来特纯净,一望便知教养很好。

有次,小松对我说,菡萏姐,我换了手机,你的号不见了,能不能再给下。我说好,便在微里发了过去。几分钟后,他说给我买了两件黄桃。我刚阻拦,他说来不及了,已下单,我方知他要电话的目的。

后来他在对话框里说黄桃品相不好,他的已收到,送我的已要求退货。若桃子到了,不要取,给他电话,他骑自行车来拿。我说算了,太麻烦,啥不是一吃。他说不行,这是信誉。我说你上班忙,干脆我用车给你递过去。他不肯,执意要自己来。我不知他啥时从门房拿走的,热辣辣的天,跑这么远,想起来就不安。后来又换了两件,写菡萏收,门房不知道我的笔名,被别人冒领了去,又被追回。桃子,特别有桃味,软糯温香流蜜,是我吃到过最好的桃子。

婚礼的现场,布置得很纯洁,花朵淡雅,唯美肃穆,大屏上回放着他回陕西举办婚礼的场面。与此不同的是,那里以红色为基调,非常喜庆。新娘子金丝绣线的红色礼服颇隆重,小松依旧黑西装。穿衣服时,他朴素的妈分立两侧拿着衣物,目不转睛地看着儿子在火红背心外,罩上白衬衣,再打上红领带。当看到他年迈的父亲手提西服,往高大的儿子身上穿时,我竟泪奔。父亲那么矮小,低儿子近一头。他养育了四个儿子,小松是最小的,供他在外求学,白白净净,细皮嫩肉做医生。所付出承受的不易,非我们想象。儿子终于结婚了,成了新人,做父母守候的不就是这天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今天的婚礼,女方父亲是坐轮椅上去的,很年轻,戴副眼镜,文质彬彬,是名教师。旁边的人说中了风,他妻子很美,一直握着丈夫的手。父亲坐在轮椅上,看着身边新婚的女儿女婿竟哭了。

仪式也是一种誓言。

婚姻是种托付,也是拥有!

新娘子很可爱,下巴尖尖翘翘,颇秀美,穿着平底鞋都非常高。她说他们会承担起照顾大家庭的责任

婚礼上碰到了书远,书远是名会计,三岁时患小儿麻痹,瘫在床,父母带她多方医治,才站了起来。结婚生子后,身体日差,又坐回轮椅。她热爱摄影,常一个人出去旅游。去过成都、西藏,很多很多地方,比行动自如的人,走得还远。在市内也独来独往,至东门、长湖、湿地等位置。前几天滑着轮椅去了园博园,我们坐车尚要一个多小时。

认识书远很偶然,有次灵犀在对话框里留言,说,玉明哥,有位文友想见你,若有书,能否送她一本。我说好,但书只剩一本残次品的了,会不会不礼貌。灵犀说,不要紧。就这样在中山公园东大门见到了书远。寒风里,她一个人坐在轮椅里,望见我时,脸是红的,眼里有泪闪过。她言语不多,几近沉默,但眼睛会说话。

她说早就认识我,一直在我的空间里,只是没说过话。于这样的厚爱,我很感激也惭愧。

2018年4月23号读书日,我接到书远的赠书,张中行的《禅外说禅》,启功的序。依旧是中山公园东大门,她一个劲地让我先走,我走后,她才走。回望时,她的轮椅已没入人流里,滑得非常快,红色的背影越来越小。后来我又给书远送过自己的书,连这次,共见面四次,但像老朋友

书远的摄影很好,简净清淡,像她的人。圈里的一个朋友曾说,一个人的照片,反映一个人的欲望,书远的照片也是她的欲望,自然安静。书远的皮鞋永远一尘不染,不是她不常走路,而是干净,衣物背包也是,她说她的事几乎都是自己做。

小松、书远都是我的朋友,很淡,但珍贵长远。

草于2019年10月2日深

分享: .0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yxpkqf.html

参加婚礼的评论 (共 7 条)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晨风

    晨风赞!

    赞(0)回复
  • 丫丫

    丫丫欣赏佳作,赞!!

    赞(0)回复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回望时,她的轮椅已没入人流里,滑得非常快,红色的背影越来越小。后来我又给书远送过自己的书,连这次,共见面四次,但像老朋友。 书远的摄影很好,简净清淡,像她的人。圈里的一个朋友曾说,一个人的照片,反映一个人的欲望,书远的照片也是她的欲望,自然安静。书远的皮鞋永远一尘不染,不是她不常走路,而是干净,衣物背包也是,她说她的事几乎都是自己做。 小松、书远都是我的朋友,很淡,但珍贵长远。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