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西子湖畔朋友情

2019-06-06 22:38 作者:ykxonly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西子湖畔朋友

杨开显

退休了,有闲扒拉一下故纸堆了。我翻到了我一本只记了五六年的日记本。翻着翻着,赫然一个久违的名字映入眼帘,他就是我近50年前的一位老友朱胜白。于是,往事像视频画面一样一一掠过眼前。哎!虽然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但朱胜白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还有他的热情好客、助人为乐,无不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而我们彼此的友谊,从那时起,就深深镌刻在我们的心坎上。

我与朱胜白是在1968年3月的北京相识的。我们俩分别代表重庆和杭州的教育组织到教育部参加3月8日和13日的座谈会。也许是他和我在座谈会上的发言,或者是与教育部副部长刘凯丰的对话,引起了彼此的注意,于是在会后走到了一起。我们互相留下姓名、单位和住址,并互相邀请到对方的城市游玩。朱胜白特别对我强调“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极力怂恿我离开北京后就南下杭州,饱览誉满天下的西湖美景。

有这么好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在北京的工作结束后,我在北京97信箱28分箱的表姐冯昌菊处待了几天,就乘火车离开北京,途经南京、苏州、上海,于4月3日晚抵达杭州,下榻于朱胜白在小营巷小学的宿舍——约9平方米的单个房间。

杭州,我自小神往的天堂,我终于来了。杭州,被马可·波罗赞誉为“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城市”;而苏东坡也赞美道:“天下西湖三十六,就中最好是杭州。”确实,杭州的庭园楼阁、塔寺泉壑,或珠帘玉带,烟柳画桥,或风情万种,蔚为壮观。其中灵隐寺、六合塔、飞来峰、岳王庙、龙井、苏堤、白堤、孤山等早就熟稔于心,真的是如白居易所吟唱的“忆江南,最忆是杭州”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安顿下来后,人还很疲惫,朱胜白建议我第二天上街溜达溜达,以休息为主。上午稍晚,我上街观赏了一下市容,街道颇宽,两旁树木成行;空气清新,一片绿意盎然。步行十几分钟后,来到西子湖畔,就在湖滨公园里独自漫步,初初感受一下杭州,感受一下西湖带给我的天的气息。

午休后,朱胜白善解人意,让我为游西湖作一下准备。他简单地给我介绍了一下西湖的历史和现状后,拿来一张纸,把西湖及周围景点一一画在纸上。我记得他画了一个椭圆形的圈,表示西湖,然后在椭圆形圈周围标上了飞来峰、北高峰、植物园、葛岭、西冷社、牡丹亭等,在椭圆形圈中标上闻莺馆、柳浪、平湖秋月等更多的点。他告诉我游西湖的最佳路线和一些重点观看的景点。他侃侃而谈,在介绍某个点的自然景观时,同时也介绍人文景观。看得出来,朱胜白学养深厚,对旧体诗词和楹联等颇有造诣。在他讲解西湖游览图快结束时,饶有兴味地在椭圆形圈旁边的空白处抄写了一副对联,他说是平湖秋月景点的一副对联,为清代骆成骧所作:

穿牖而来日清风日日,

卷帘相见前山明月后山山。

我后来查了一下资料,骆成骧系清代四川的两个状元之一,他的祖籍还是我们重庆渝中区两路口哩。

对朱胜白的盛情,我十分感激;对他关于西湖和古典文学的知识,我十分敬佩。

接下来几天,朱胜白借了一辆自行车给我。我骑着自行车游览了钱塘江及钱江大桥、六合塔、虎跑寺、花港观鱼-西山公园、柳浪闻莺、平湖秋月、孤山-中山公园、玉泉、灵隐寺、韬光寺、北高峰、葛岭山、保俶山及保俶塔、苏堤、白堤、三潭印月、湖心亭等。

4月,正是江南踏青的大好时节。一路上,春风杨柳,阳光明媚,游人如织。我登上13级的六合塔,眺望气势浩瀚的钱塘江和壮观秀丽的钱江大桥,我胸襟顿开,诗意在心中涌动,于是忍不住吟诗一首:

一塔耸峙钱江边,

飞檐流角月轮山。

春野茫茫长桥尽,

蓝天碧水一片帆。

我登上保俶山和葛岭山,从这儿俯看西湖全景,西湖无比秀丽俊俏。而攀上更高更远的北高峰,远眺西湖,西湖则显得娇小妩媚,湖水平如明镜,四周绿丛环绕,好像镶上翡翠一样。再往远处望去,又是青山起伏,钱塘江宛若一条玉带蜿蜒缠绕在山腰。

从山上下来后,就是遐迩闻名的灵隐寺,它旁边就是飞来峰。走到门口,突然想起宋之问关于灵隐寺的两句诗:“鹫岭郁岧峣,龙宫锁寂寥。”而进入寺内,面对四大金刚和如来佛等,我想起朱胜白告诉我的,这都是亚洲最大的。不过,我后来听到一副让我不觉莞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常笑,笑世间可笑之人”的对联,却是关于灵隐寺的,可当时我却浑然不知,不然我会去问寺内僧人这其中的掌故。到了玉泉,这里有亚洲最大的植物园,我被这里的清幽秀美震撼了。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有比这里更美的风景!岳坟,那是我必去的地方。不知道里面有不有岳飞说的“文官不钱,武官不惜死,不患天下不太平”的题词。但遗憾的是岳坟不开放,里面有很多东西在“破四旧”时被砸烂了。平湖秋月是说在仲秋之,湖平如镜,月亮印在秋水中,这时观赏月亮真是爽极了,美极了。孤山就在中山公园内,这儿也是眺望西湖的好所在。那咏梅的千古绝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作者林逋,就是孤山人,他终身未娶,以梅为妻,鹤为子,因而后人为他建了放鹤亭,亭外广植梅花,他的坟墓就在孤山,可这在文革前就被砸掉了。当然,我脑海里那美丽的故事《白蛇传》中许仙和白娘子相会的情景,也催促我来到断桥,来感受一下那神话中的意境。而更是由于对白居易和苏东坡的崇敬,哪怕是临近黄昏,我也必得要在白堤和苏堤上漫步。走着走着,夜幕降临,这时清风徐来,新月初上,两旁垂柳轻飏,似有笛声传来,远处人影双双,于是诗意袭来,我很快吟出《西湖夜景》一诗:

素月涓涓春水绿,

轻风垂柳舞婆娑。

一支芦笛何所怨,

人影依依断桥波。

回到住地,有三四位青年正在朱胜白这儿做客,他们正在吹牛谈天。朱胜白把我与他的朋友彼此作了介绍后,招呼我与他们围坐在一起。朱胜白的这几位朋友看来年龄与他差不多,在二十二三岁或二十三四左右。他们侃侃而谈,时而兴奋,时而平静,可除了朱胜白有时用普通话与我交谈一下外,他们的杭州话我90%以上都听不懂。但是看着他们青春洋溢的神态和神侃仙聊的快乐,我也被感染了。让我印象深刻和感到有点吃惊的是他们谈到了爱情,因为“爱情”两字我能听懂。我的惊奇是因为这伙青年中有一位姑娘,他们说到“爱情”两字时竟是那样自然和平静,完全没有不好意思或难为情。我心里想,杭州的风气与重庆的风气有些不同哩,沿海地区是要开放、新潮一些,西部地区是要闭塞、守旧一些。我与我重庆的朋友一般是羞于说出“爱情”两字的,特别是当有女性尤其是青年女性在场时,断然不会说出“爱情”两字来。可见在60年代,我们的思想感情被禁锢到何种程度,我们的人性又被压抑到何种程度!

客人们走后,朱胜白仍显得有点兴奋,他大概还沉浸在刚才与朋友们的神侃仙聊的快乐中。在他们的聊天中,我感觉他们谈到了文学,因为在一般的谈话中,引用一些诗词、楹联等是听得出来的,尽管内容不甚了了。

朱胜白问了我游西湖后的感想,我当然赞不绝口。之后,我就问他与朋友们聊天时是不是提到诗词或者对联之类的,能不能告诉我。朱胜白来了兴趣,立即用普通话边吟诵,边拿出一个本子,指给我看,说这是天下第一长联,为清朝名士孙髯翁题在昆明滇池大观楼上的。于是,我就着本子,仔细地阅读起来。读完后,我拍案称奇,简直太好了!它大有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的气势和神韵,而且除了豪放之力外,还有婉约之美,真是一首力与美相结合的千古楹联,是我此生见到的对联中的极品。我怀着激动而又虔诚的心情把这首对联抄在了我的笔记本上: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骚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临虚,叹滚滚英雄安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尽暮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我抄完对联后,心想:不说游西湖,就是抄这副对联,到杭州来,也不虚此行。我确实对这副对联爱不释手。回到重庆后,我拿出它来反复欣赏朗诵。多年后出差昆明,我专门到滇池,拍下了大观楼的这副长联。不过,我在一本刊物上看到,这副对联180字,还不算天下第一长联;第一长联是清末四川江津才子钟耘舫题江津临江城楼的1612字长联——《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联》。此外,还有钟耘舫的《六十自题寿诞联》、清张之洞的《屈原庙湘妃祠联》、清潘炳烈的《武昌黄鹤楼联》、钟耘舫的《成都望江楼崇丽阁联》都超过了它的长度,但均不如它有名。这是后话。

翌日,又是春光明媚,我来到柳浪闻莺公园。这里柳树青翠茂密,在微风中轻飏曼舞,依依垂柳不时抚弄着游人的肩身。如果时间允许我在这里久待,我就有可能听到那夜莺清脆婉转的歌声。花港观鱼就在西山公园内,里面可以观赏金鱼,有金、红鱼池,有睡莲池,还有牡丹园,但因牡丹园被极左之人指责为是富贵花,故被拔掉了,无缘欣赏到。公园的风景十分迷人,花朵灼灼,柳色青青,真是柳暗花明,石巧水秀,迂回曲畅,一步一景。我很想躺在如茵的绿草坪上,仰望蔚蓝的天空,抒发我的情愫。想着想着,突见一叶画舫在阳光下泛着金光,船内似有欢声笑语,推开碧水,向着我处而来。这时,不由得诗意涌上心头,遂得《西湖晴景》一诗:

一湖韶光踏青好,

杨柳轻抚桃花开。

春风阵阵说笑语,

一叶画舫孤山来。

吃过午饭,天空突然出现片片阴云。一两个时辰后,天空变得更加阴沉。我骑着自行车,绕着西湖观赏一路美景。这环湖路真的是美轮美奂,特别是环湖南路更是令人心旷神怡,清新幽静,郁郁葱葱,两旁树木整齐成行,枝叶繁茂,在半空中几乎衔接起来,好一条静谧、秀美的林荫道。行车至此,清风拂面,垂柳像苗条的少女翩翩起舞,把你迎来送往,这真是令人心醉神迷!我再次骑车从苏堤、白堤上慢慢驶过,以体验堤上和堤外的美景,并发思古之幽情。恰巧在此时,春雨从天而降,我赶紧加快车速,驶向一处茂密的树下,这树下还是一片晴呢。这时,我有幸观赏到了“山色空濛雨亦奇”的佳景和“白雨跳珠乱入船”的奇观。往远看,山峦含黛,就近瞧,画桥弥新,那湖面如颗颗珍珠的雨滴难道是西施的泪珠吗?诗意袭来,我随口吟出《西湖雨景》一诗:

青山濛濛画桥新,

一眸珍珠时幽明。

道是西子伤春泪,

烟柳深处却有晴。

真的,苏东坡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千古绝唱,把西湖比成西施,真是太贴切太美好了。西湖的美,是一种自然的美、清新的美、雅致的美、健康的美。

雨微弱了,天已近黄昏。我回到住地,朱胜白热情地告诉我,他约了3个好友,请我明天乘游艇游西湖。我向他表示感谢。接着,我们就聊到对西湖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感受、看法和历史故事。

第二天是星期日,早早起来,天气阴晴相间。朱胜白等人和我共5人,来到西湖,排了一会儿队,就登上机动船,船朝湖中开去。朱胜白说船开往一个很美的景点——三潭印月。三潭印月又称小瀛洲,在西湖3岛中,面积最大,景观十分丰富,被誉为西湖最佳胜景,是江南水上庭院艺术的代表作。而它的最大特色就是湖中有岛,岛中有湖,园中有园。

船抵小岛,上到岸边,我就开始观赏小岛上的美景。岛上树木掩映,花木扶疏,亭、台、轩、榭点缀其间。只是有些遗憾的是,有几个亭子在文革中被毁掉,只留下地基的痕迹,而保留的亭子里的诗词、对联等也被破坏。朱胜白说,三潭印月是明万历年间钱塘县令取湖中之泥在岛周围筑坝,初成湖中湖;后又在苏东坡原立塔处新建了3座瓶形石塔;清初在岛上建曲桥、堂轩等,再植木芙蓉等花卉;清末又开建园林宅邸,三潭印月即初具风貌。而三潭印月的说法是因“月光映潭,分塔为三,故有三潭印月之名”。他说,如果你中秋节来游西湖,那简直就美绝了。在中秋明月之夜,西湖工作人员乘船到达3座石塔,在塔中放置明烛,烛光从每个石塔的5个洞孔透出,宛若15个月亮,这15个月亮倒影在水,形成30个月亮,加上天上的真月亮和它的倒影,则共有32个月亮。这月光、烛光、湖光交相辉映,月影、塔影、云影交互映衬,一轮皓月当空,满湖银辉摇曳,好一幅如如幻的人间仙景!

我们走走停停,谈谈笑笑,一一观赏了开网亭、花厅、曲桥、九狮石、迎翠轩、闲放台、我心相印亭等,还有曲折的石桥、雕饰的漏窗、扶疏的花木、迷离的倒影,真是步步美景,处处春色,令人如痴如醉,流连忘返。

一两个时辰后,我们不得不离开三潭印月,乘船至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我再次感受了既是风景名胜之地,又是文物荟萃之所的孤山,以及那令我心仪的宋代隐居诗人林逋和他梅妻鹤子的传说。

接下来的一两天,我继续骑自行车绕着西湖环游,对一些景点拾遗补阙。

在杭州及西湖游玩了整整一个星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终于要与朱胜白告别了。4月10日,整整一天大雨如注,但我必须赶晚上的火车返渝。吃晚饭时,朱胜白说要送我。我表示感谢,说雨较大,就不麻烦了,但心意我领了。但朱胜白执意要送我,而且特意借给我10元钱,以防火车途中误点。他的这个好意令我非常感动,如果没有他这10元钱,我还要在饿了几顿肚子的基础上再多饿几顿肚子(后来火车经过贵州麻尾时停车30个小时,经过重庆綦江时停车12个小时,他真是有先见之明,为我考虑十分周到)。

我俩冒着大雨,冲上街头。我挎了2个包,他帮我提了一个包,雨伞遮不住,雨直往身上灌,但他与我并肩奔向火车站。我上车,他把包递给我,他全身湿透了。我们俩紧紧握手,依依惜别。车开了,他目送着我,我也目送着他,直到他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在轰隆轰隆的车声中,我迷迷糊糊、亦真亦幻地感到,我是从宛若天堂的杭州,从美如仙景的西湖回到了人间吗?我心想,西湖美,西子湖畔的朋友朱胜白情更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yupkqf.html

西子湖畔朋友情的评论 (共 9 条)

  • 王东强
  • 紫色的云
  • 浪子狐
  • 雪儿
  • 老夫子(熊自洲)
  • 听雨轩儿
  • 江南风
  • 新月
  • 早岁那知世事艰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