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点燃黑夜》连载·6

2018-09-28 08:58 作者:翻译家汪德均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6

一月中旬的一个晚上,芝加哥城区追大厦35楼。

莱拉坐在父亲的办公室里,凝视着窗外的色。希利亚德及其合伙人公司占据了整个套间。大半个下午,她都和律师在查看父亲的遗嘱;此刻,她要看看父亲与丹尼的个人财产。

父亲开创这家公司的时候,她和丹尼还是婴儿,还住在奶奶家里。开始本来是一家管理咨询公司,但父亲具有经商的第六感和那些一定会成功的潜质。他不仅和蔼可亲,循循善诱,而且具有广结人缘、吸引资本的诀窍,于是不到五年,他的管理咨询公司就演变成了一家风险投融资企业。

起初,他只是在代收费用中取得一定百分比的所有权,结果颇见成效,业务迅速扩张,开始富裕起来,就在温内特卡买了房子,全家人都搬了进去,包括奶奶。虽然企业以他的名字命名,最终却成了合伙经营的风险投资公司,子公司遍及全球;对于初始阶段的企业家而言,这可以说是高度成功的。只是最近,考虑到快要退休了,他才开始把公司的许多事物放手让别人去做。

此刻八点已过,莱拉开始清理丹尼的小隔间——这种隔间,写字楼里经常可见。当然,这位双胞胎弟弟不愿从底层干起,但父亲坚持必须如此,就像其他人那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可莱拉就不是!”他们共进晚餐时,丹尼抱怨道。

“别和你姐姐相比,”父亲训诫道,“你俩不同。”

“这会使你大为丢脸的!”丹尼回击道。

父亲摇了摇头,耐心地解释说,不同的人会在人生的不同阶段达到自己事业的顶点,现在莱拉已是一颗耀眼的新星;如果丹尼安下心来踏踏实实,也会使很多人黯然失色。

不过,丹尼并没有几样个人物品,隔间的装饰也谈不上——看来丹尼并没安下心来;很有可能,他把这份工作看成是人生旅途的一个中转站、演奏会幕间休息。莱拉也并非没有同情心——如此狭窄的空间,让她想起了马厩中仅供一匹马安身的畜栏。

接待员考虑周到,给莱拉送了几盒卡片。

莱拉把丹尼的遗物收拾好并包起来:一把刷子,一盒牙线,几支笔,还有几期《企业家日报》;办公桌抽屉里有一部黑莓手机,但她试着开机,手机却无反应。

这就是丹尼的人生之旅!

接着她走进父亲的办公室。书架上,书籍与杂物胡乱排列在一起,包括《世界是平的》( 39 ),《魔鬼经济学》( 40 ),还有一套莎士比亚全集。其中一层摆放着一个银雕高尔夫球(莱拉不认识这位雕刻者),高尔夫球旁边是一个景泰蓝碗具,碗里装着回形针和橡筋带。莱拉不觉笑了:她在皮博迪自己的办公桌上也放着同样的东西。墙上则挂满了相框:父亲与阿拉伯酋长、比尔•克林顿( 41 ) 、科林•鲍威尔( 42 ),甚至还有与唐纳德•特朗普( 43 )等政商两界名流握手的合影。她小心翼翼地把这些相框包好以后,才放进一个盒子里。

书架底层是一组相框,里面都是丹尼和莱拉的照片,先是穿着搭配合身的水手服合影:婴儿、八岁、十五岁各一幅;接着是成年以后他俩的单独照。一个相框里是莱拉进入皮博迪时摆好姿势的快照:海军蓝的西服,白色的女式衬衣,笑容拘谨。另一个相框里,丹尼站在甲板上,正在升起风帆,对着镜头,笑得合不拢嘴——显然拍于快乐的时光;他似乎正在对生活发起进攻,想要把生活整个儿吞下——这就是丹尼:要么狂热迷恋生活,要么随时都会把生活给你扔回来。这么灿烂的笑容,丹尼何时有过?勤奋工作,遵纪守法,认真负责——这是她自己的信条。可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给自己的亲人操办葬礼?难道就是为了把他们的遗物装进卡片盒?

她看着天空中闪烁的光亮:一架飞机慢慢地越过夜空,然后滑翔于一栋高楼背后;圆柱形的白色烟雾,默默地从那些建筑群里冷漠而袅袅地上升。家里火灾的残余烟子,已经变成了褐色。

她转身面向办公桌。右手边一个装文件的抽屉,应该把它清空。她把那些马尼拉文件夹( 44 )都倒进了一个盒子。应该还有时间来清理客户资料,然后再归还。公司里无人向她暗示时间太晚了,但她觉得,如果待得太久,那些人会向她施压;正如她本人一样,他们也必须考虑:没有了凯西•希利亚德掌舵,公司以后怎么办?

她凝视着父亲的电脑;火灾烧毁了父亲的笔记本电脑,幸好全部资料都储存在这台电脑里。她必须弄清哪些属于父亲的个人资料——因为有可能影响到房产的处置。她刚刚启动电脑,突然有人敲门。

“请进!”她叫道。

站在门口张望的是一个男子,与她年纪相仿;浅黄色的头发,深褐色的眼睛,运动员的体格——莱拉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人有点儿面熟。

“你好!”他进了门,伸出手。“我叫布莱恩•金尼尔,和你父亲一道工作。我……我很难过。”

莱拉不知道说什么为好。这个男子很可能不知道失去父亲是什么感受,也不知道失去兄弟意味着什么。不过,她依然耐心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谢谢!”

“今天很晚了,”他说。

“现在几点啦?”

“九点过了。”

“哎呀,没注意到呢……我应该走了。”她揉了揉太阳穴,“你呢?你总是上夜班吗?”

“我们团队明天要做一个报告。”布莱恩稍微耸了耸肩,似乎在为总裁虽已去世但他的人生还要继续而表示歉意。

莱拉等着他说下去。

“你的……你父亲是我的导师,他教会了我一切。我只想再说一遍我有多么难过。”

他俩目光相遇:他神色悲伤而和蔼。这时莱拉记起来了:他参加过追悼仪式;那天他穿过迎宾队列时拿着一张白色的手巾,然后把它塞进了衣袋。

他指着那些盒子:“快结束了吗?”

只剩一样了。“我还得下载电脑里的个人资料。”莱拉凝视着显示屏,把鼠标移到“我的电脑”图标。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资料?”

她看过去。又要做一个决定;已做的决定如此之多:追悼会(尽管得到了瓦莱丽姑妈的协助),如何处置房产,在芝加哥待多久;可她对于布莱恩这个问题,还无法回答,因为不知道是否能够处理好那些资料,哪怕是把父亲的个人资料储存于何处这么简单的问题。

她叹了口气:“刻录到一张光盘上;要么就发到我自己的邮箱。”

然后目光回到电脑:机箱上部有一个光驱。她拉开办公桌的一个抽屉,然后又拉开一个,都没有光盘;于是摊开手掌 “你知不知道他把空白光盘都放哪儿啦?”

“我去办公室给你找一些来,行吗?”

“不胜感激之至!”

就在布莱恩去找光盘期间,莱拉把鼠标移到了浏览器上。不妨趁此机会检查一下自己的收件箱。不料刚一点击,希利亚德联合投资公司网站就跳了出来——原来,这是父亲设置的浏览器主页。

她把一只倒肘撑在桌上。这个网站设计精美,线条图标赏心悦目。留白多而极致,绛紫色字体,克制而专业。公司的徽标H&A坐落于顶部的一个盒子里,H&A图形看似凯尔特结( 45 )。她一直都想问父亲,为什么把凯尔特结设计在公司的徽标里;凯尔特结重重叠叠的绳结,不知通向何处的绳条,至少能让它卓尔不群。可现在永远也没机会问了。

网页向下滚动,就出现了一连串的合作伙伴名单,还附有每人的专业领域及其相关网页的链接。网站底部排列着其他网页的信息。中间只有两行引文:

伟大的企业,

常常起源于小小的机遇。

——德摩斯梯尼( 46 )(公元前384—前322)

她记起来了,父亲曾发来一个测试版网站的链接,说是搜索了几个星期才找到那句引文;莱拉回复自己很喜欢时,父亲的声音充满了喜悦,还有几分得瑟,简直就像是一个孩子受到了长辈称赞一样。

布莱恩回来了,把一些光盘递给了莱拉。

“我觉得,你们应该从网站上删除我的名字。”

“没那么快。”他马上回答;但那语气让莱拉觉得那些合伙人已经讨论过这事。“再说了,我们的网站管理员远在印度。”

“印度?”

他点了点头。

莱拉眉头一皱:“难道你们不会就近找人?”单单是在追梦大里,很可能就有一打网站设计师。

“是你父亲坚持这样的。很多公司都是利用离岸公司为客户服务和网站设计,可以大大降低成本。”

“当然如此,”她顿了一下,“爸爸总是走在前头。”

“毫无疑义。”

莱拉拿起光盘,放进光驱,开始点击不同的图标。

“那么,你还打算做什么呢,这些弄完以后?” 布莱恩问道。

“还不知道。”莱拉开始把一个文件夹转入光盘。“我是从皮博迪请假来处理后事的。”其实真相是,由于父亲的房产收益,她也许无须工作了,但她还没有辞职;因为这事还需好好考虑,目前还没法决定。

“你知道的,如果你愿意,可以来这儿工作。”

她抬起头。

布莱恩点点头,似乎在强调这个提议:“放心吧。我不在你那个级别,绝对没有希望。” 他迅速地低下头。

莱拉盯着他:“他们派你晚上来,就为了监视我,对吗?”

布莱恩的耳朵脖子涨得通红。

“请转告你那些合伙人,我对此深为感激;但我不需要他们的……你们的怜悯。”

“不是这样的;如果你能有一半你父亲的专业技能……他生前的,我们都可以聘用你。”

莱拉靠向椅背,双臂交叉。

“我并不是向你暗示……你知道,我真的是没做好这件事。”说罢,他垂下脑袋,一副可怜相,看得莱拉差不多要笑了。

“好吧,念你是初次处理这类事情,不免紧张,就算你通过了。”

“准备不足——你会这样认为,对吗?”

这一次,莱拉真的笑了:“我当然会那样认为;还有,布莱恩……谢谢!”

注释:

第六章

( 39 ) 《世界是平的》美国托马斯•弗里德曼2005年出版的畅销书,于2006年拍摄成同名电影。

( 40 ) 《魔鬼经济学》美国史蒂芬•列维特和史蒂芬•都伯纳2005年出版的图书。

( 41 ) 比尔•克林顿:美国第42任总统(1993—2001)。

( 42 ) 科林•鲍威尔:美国黑人,四星上将,曾任小布什政府的国务卿(—),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国务卿。

( 43 ) 唐纳德•特朗普:特朗普又译作“川普”,1946年生于纽约。美国地产之王,政治家,作家,2016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竞选获胜,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

( 44 ) 马尼拉文件夹:纸张厚而重量轻的文件夹。

( 45 ) 凯尔特结是具有尔兰鲜明特色的传统之物;投资公司选择凯尔特结,象征着公司对于投资者和客户的承诺;它代表的不仅仅对于投资的金融资产的保护,同时也是保护客户的希望,梦想和愿景。

( 46 ) 德摩斯梯尼:古希腊雄辩家。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vtsskqf.html

《点燃黑夜》连载·6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