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梵净山(四)

2019-05-19 16:07 作者:山中老兵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梵 净 山

(四)

陈老师回到巴郎桥小学第三天,阿幺终于履行诺言,跟隨我二上梵淨山。

女人办事心细,行前作了一些准备,吃的、用的,包括具和送给镇国寺师傅们的礼物,足足装满一小竹背篓。趁着阴雨转晴的好天气,我们从魚坳登顶。

雾霁岚收,云开天青。爬上天梯三千级猛回头,只见山道绵延婉转,逶迤盘旋。我禁不住脱口而出吟诵两句:“回首五云堪一笑,淡然潇洒出尘埃。”阿幺见我触景生情,柔柔地靠在我身上。她己经没有羞涩,无拘无束搂着我的腰。我打开军用水壶递给她,她撒娇地摇了摇头,闭眼张口要我像喂婴儿一样喂她喝水,不小心呛着一下还要趕紧给她捶背。老天!这分明是一支娇滴滴的小猫咪,哪一点像山乡农家女?哪一点像个老师?

我们就这样走走停停,不时亲吻拥抱,不时打打闹闹,她甚至撒娇伏在我背上要我背她上陡峭石坎,直累得我气喘如牛。佛祖啊,这是冥冥上苍对我的獎赏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图片)天际之吻

摄影:陈 利

梵净圣境,遍山是树,满眼是绿。百尺枯藤,盘根错节,相互缠绕,形似虬龙翻飞。漭漭苍山,螺髻排列。目极之处,苍苍茫茫峰起浪湧。羊肠九回,刀削斧劈。万丈深渊。悬泉飞瀑。九十九溪,湍漩盈满。飞珠溅玉,白练垂天。漫山翠竹,匍伏洇漫如野草。山陡岩滑,苔厚斑斑似绒绒碧毡。登高远眺,千里风烟,一览无余。风推雾湧,如臨九霄云外,何似在人间?

好一个梵净山!林壑秀美,双江绕流,怪不得三郡朝谒岁如蚁聚,成为大中华众岳之宗、公推天下第一弥勒道场!

翻过无数陡如刀削山脊,踏过六千九百八十级石阶,我和阿幺终于到达衰落破败的镇国寺。

镇国寺,建于唐宋,盛于明朝。数百年香火鼎盛,香客不绝。而今的镇国寺,香灯凄凉,栋宇颓败,人烟寂寞。我和阿幺刚刚踏进山门便一眼瞧见罗五叔座在石階小木凳上洗脚,他也一眼瞧见我和阿幺,慌乱之中踩翻黄铜脚盆,“咣咣咚咚”,铜盆滚去老远,逗得小和尚捂着嘴巴笑弯了腰。

“你们......”他欲言又止,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老伙伕说话,而且仅仅两个字!阿弥陀佛,神仙终于开口!阿幺趕快走向前去捡起脚盆和抹脚布,她把抹脚布递给五叔,五叔掉过脸去不理不睬。“接着!听见沒有?”阿幺大声叫唤,像吼小孩。还是没有反应,好个阿幺,她抓住罗五叔双肩使劲摇晃,“我看你不接!我看你不接!”直摇得老五叔圆圆的脑袋像货郎鼓。“这里是庙!死丫头!”罗老五大叫,趕快接过抹脚布。见此情景,我也差点笑出声来。

寺里和尚全都认识阿幺,个个都笑咪咪地迎接她:递凳子、倒茶水、下伙房,忙个不亦乐乎。火塘添加杠炭,火星炸裂飞舞。炭烟袅袅,热气烘烘,全然不觉山风洌寒。阿幺拿出荞灰豆腐、干豆豉、洋竽片、阴干辣椒,全是和尚们嘴馋之物。

(图片)梵净山金顶风光

阿幺亲手做的斋饭清香可口:新米饭糯甜香软,芋头白菜湯白绿分明,干辣椒炒豆豉香味扑鼻,油炸阴干辣椒油润橙黄。五位师傅全都上桌品尝,无不誇赞罗师傅有一位顺侄女。饭后,住持和尚专门安排一间有火盆的静房给我们叔侄三人叙谈。阿幺边给五叔捶背捏肩边说:“五叔,我给你讲的话咯还记得哩?人家汪同志來巴郎桥快半个月,人家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弄得工作也丢了,有家也回不去,你就不能发点善心?你就没有一点菩萨心肠?再说,恶人该有恶报,听汪同志说,人家叶医生活活被害死,一个独姑娘也逼到外国,你说可怜不可怜?那个恶人该不该有报应?二十八条人命呀,老天!这事还小吗?”

“罗五叔,你有顾虑我能理解。事情摊开后,省里会有人下来调查,会打扰你的平静生活,”接过阿幺话语,我接着说道:“想想石南镇被枪杀的二十七个人,人家也有老父老母,也有妻室儿女,特别是三个大学生姑娘,人家不是军人,只是工作队的出纳会计也被枪杀。白老师死了丈夫,儿子一小个就没了爹娘,悽不悽惨?那个姓曾的当大官座小车,这种双手沾满人血的人该不该偿命?我仅仅给一个快死的犯人送封遗书就得此下场,原因就是我看过那封遗书,明擺着就是要灭口,抓住关个十年八年,像叶队医那样不明不白死在监狱,天理能容吗?佛祖能容吗?”

任隨我和阿幺好说歹说,罗五叔仍旧垂眉合目不说一个字。阿幺对我使眼色,意即到此为止。

有道是:乌啼月落孤寺冷,风怒涛悲草木寒。我一人住在客房,寒风彻骨,青灯闪烁。一会回忆前几日与阿幺酒后的激情热吻,一会又想到罗五叔何时才动心开窍。半佛堂钟声绕梁,梵净金顶山风哀号。佛祖啊,我何时才能跳出苦海?何时才能泅度彼岸?

第二天早起,梵净金顶云海浮幻,朦朦胧胧。浓雾漫进山门,直浸佛堂。如来佛祖金身在薄如轻纱的烟岚中晦明幻出,让人犹如置身西天极乐世界。晨钟洪亮幽远,木魚佛歌绕梁。镇国寺素净清洁,不染六欲之尘。有道是:远离尘凡六根净,能来绝处即神仙。

五位师傅在佛堂礼佛念经,阿幺同罗五叔座在伙房门前捡菜。我正想向前走去,她示意我离开不要打扰他们谈话。我知趣地返身步出山门,趁此空闲浏览梵淨金顶风光。

好大的雾!十步开外看不见任何物体。顺着石階,穿过浓雾,我來到梵净山老金顶下。猛然间,见到一块高约三米的碑碣,碑额竖刻“敕赐”两个大字。大字两侧雕腾龙拱护纹,並罩饰五色祥云,形同北京故宫太和殿篇额。整个碑文全为楷书,其碑之序,骈丽优美,为梵净千古绝文:

“伏以,四海名山,九州巨镇,十方净土,众姓福田。故东岱、西华、南衡、北常,悉禹王封禅之所;而玄守、缁庐、青鸳、白马,皆佛子接引之区。水上闻香,始辟漕溪法界;空中飞锡,因开潜化城。山以仙名,地关人杰。窃见梵淨山壁立黔南之境,xxxxxx冠古今而独隆者,无如四大名山。而不知此黔中间之胜地有古佛道场,名曰梵净山者,则又天下众名岳之宗也!

旧说者以弥勒、释迦二祖分管世界,用金刀劈破红云金顶,于是一山分为二山。xxxxxx虬螭结蟠,林木郁苍;剑气横天,仙梯接斗xxxxxx四时有不谢之花,缡缡然篷萊三岛;八节有长生之景,炳炳兮阆苑瑶池。霞光万道笼金鼎,普天圣真如云集;紫辉千丈罩玉门,率土明神似雨临。

xxxxxx古来得道成真,又莫不于斯凝神,于斯蜕颖,他如仙迹所遗xxxxxx标题所载,种种灿著以殚述。xxxxxx窃计世道之兴隆,佛神司命;而山岳之显爽,多自修培xxxxxx

以故天哀名山之颓,而赐以钦命僧妙玄重建金顶正殿,足为万圣临銮xxxxxx太后娘娘李 应天府太师常乐xxxxxx”

全碑序文计833字,附文516字,字字玑珠!实为梵净千古绝唱!

正当我逐字逐句吟诵之时,阿幺脆生生的嗓门划破浓雾高声唤我,只得恋恋不舍返回山门。

“死到哪里去了?真是急死人!”一见面就被臭骂一顿。她板着面孔,脸颊绯红,实在可。“笑,笑你的死!这么大的山,悬崖陡坎,跌死山窝窝尸骨都找不着......”

“老天爷,这么厉害!将来结婚......”

“结婚?谁跟你结婚?你想得美!”不等我说完,“噗哧”一声,她笑起来了,眼里还有泪花,一下伏在我身上用拳头击打胸部,我紧紧抱住她,像抱一支猫咪。

“五叔松口了。”她抬起头望着我说:“下午我们不要再去打扰他,他说明天会给你一个答复。”听此言,我一下抱住阿幺,在她脸上、脖颈上、耳根上一阵狂吻,抱得她喊疼......

梵淨山哪,云消雾散,混沌初开!神力的无穷造化,疏而不漏的恢恢天网!二十八条人命、含冤而死的亡灵、你们得谢谢佛主、你们得谢谢我的阿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qbhpkqf.html

梵净山(四)的评论 (共 8 条)

  • 从余东风
  • 老夫子(熊自洲)
  • 江南风
  • 紫色的云
  • 水莲花
  • 王东强
  • 雪儿
  • 氿风景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