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石牌坊

2019-06-10 16:57 作者:山中老兵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石 牌 坊

须晴日,晚霞齐天之时,出大方县城往北行,走“两路口”拐左向西,在淡青色的乌蒙余脉山影衬托之下,老远远就望见一座青灰色的石牌坊。形如干瘦老人的石牌坊孤零零地佇立于暮霭夕照之中,残鸦点点,云黄天昏;日暮风啸,满目苍凉。

“走过石牌坊,何时回故乡......”我在《滇西马帮》一文中,曾穿插过这样一段家族往事:民国时期,父亲一位在省城当“寓公”的朋友,因家中书呆子“三少爷”惹上“红党”官司,将其秘密送到大方县城藏于我父亲开办的漆器行中。为逃避官府追捕,父亲借云南滇西马帮到大方县城驮运漆器之机,将白面书生化妆成“马帮么师”跟隨马队潜逃云南剑川,叔侄二人就是在这座石牌坊下挥泪作别,那位白面书生哭跪在地的淒怆情景让老父亲伤感多日。数年之后,这位流落异乡的三少爷成为云南剑川马锅头普老贵家乘龙快婿,解放后因著有《滇西记事》一书而成为云南知名作家。

阁雅德政坊距大方县城十二公里,是贵州西出云南昭通、北上四川叙永的西大门,自古有“西襟滇诏,北带巴夔。”之说。旧时,大方人送亲友上云南下四川均到此分手,石牌坊下年年岁岁悲泪不断,是一处令人伤心惨目之地。

少儿时代,我在县城城南小学毕业后,因当年县立一中只招收五十名初中生,我以七分之差“名落深山”。为了来年再考,复读于阁雅街小学,因此与阁雅西关石牌坊结下不解之缘。

据大方县文化老人黄炯杰先生介绍,四柱、三门、三重檐、五滴水的阁雅石牌坊,建于清道光十九年(1839年)。其坊宽9米,高11米。四立石柱各有一头“倒蹲式”石狮。公狮口中含一石球,可以用手滚动而不能取出。母狮足下有一幼狮,憨态可掬。石牌坊下石板路,车辙沟槽长长,马蹄窝臼深深;石牌坊上三重檐镂雕孔洞雀屎堆积,苔痕如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儿时性格怪异,喜欢离群独处,常独自一人遊玩荒山野寺:掏蛋,捉蟋蟀;爬高塔,网魚虾,算得上有一个不知愁的无忧童年。小小年纪,孤身一人离家借读,虽有远亲老师代为管教,总不及生身父亲严厉。于是乎,天是王大,我是王二。每逢日暖天青,时常于放学之后到石牌坊下游玩,并乐此不疲。

阁雅石牌坊由巨大的青石雕琢而成。岁月悠悠,风侵蚀,年代久远的阁雅石牌坊已严重风化,石柱对联斑驳陆离字迹模糊。巨大石柱残缺对联上书:乌蒙箐扫,一坊含(尽?)川滇月。(云龙?)毓秀,九驿(永颂?)彝女(功?)。对联中所称“彝女”,是指明顺德宣慰使土司夫人奢香。“九驿”则是指明朝初年奢香开凿龙场九条驿道,石牌坊所处的“阁雅驿”就是九驿之一,它西联云南,北通四川,是贵州西部重要盐茶驿道。

在牌坊石柱背面,还有一副对联:九驿登云疑无路,坊门迎旭别有天。仍然与古驿道有关。

自古以来。贵州人食用的锅盐就是经这条驿道人背马驮,从四川自贡经宜宾、高县、叙永、毕节运至大方,再由大方转运至省城贵阳。我也是吃自贡锅盐长大的贵州人。

阁雅坊是立体的史书。数千年,故道盐茶流香,兵匪相争烧杀焚烼;世世代代,多少人西出阁雅尸骨无还。我的大伯,西下云南镇雄,一去音信全无;我的大姑,北嫁四川叙永,同样石沉大海;相距数百里,如隔阴阳两重天,人世竟然如此艰难。

阁雅坊是明清石建筑精髓之汇集。集哲学、历史、数学、文学、力学、建筑学、美学为一体,具有很高的科学艺术价值和观赏价值,是贵州西部重要古建筑遗存之一。叹贵州秦通僰道,汉置牂柯;唐定矩州,宋封罗甸,数千年淒迷风雨,试问至今还有几许历史遗存?

阁雅坊为四柱三门五楼石质牌楼式建筑,造型端庄,雕刻细腻,式样独特,系用大方县特有的青口石雕琢而成。这种青口石外观呈青灰色,纹理细密,光滑柔韧,适合打造精细的“火焰宝球圆雕”和鳞多毛细的怪兽猛禽以及龙凤纹饰。青口石被雨打露湿后石色变得青碧透绿,光润如玉,日晒风干后则又恢复灰白纯净,鲜亮夺目。

阁雅坊顶端为二龙戏宝,中为火焰宝球圆雕,四檐翘角斜刺青天;檐下刻如意半拱,檐脊立有怪兽猛禽,左右分别刻有“八骑进京(斗马晔)”和“九驿通衢”图案;横批上书“永昭乌蒙”四个大字

立于阁雃坊前,细细品读牌坊石柱上对联和顶层图案,就像读一段贵州西部明清史,就像听一首无字之歌,就会浮想到健美的奢香夫人率万余彝民开凿龙场九驿的宏伟画卷,就会浮想到数百年成千上万“盐巴老二”前仆后继背运锅盐的壮烈场面,就会浮想到人高马大的川滇马帮插着帮旗,马钤呛呛走过阁雅街、走过石牌坊时人欢马叫的情景......

阁雅坊历经数百年沧桑和风侵雨蚀,已显苍老,老得记不清立坊之年隆重庆祝情景,老得记不清石牌坊下一个个淒婉悲壮的历史画卷----生离死别、饿殍陈尸,官匪劫掠、杀声遍野......

今生今世不会忘记已经灰飞烟灭的阁雅石牌坊,阁雅石牌坊也不会忘记那位翩翩少年——长着圆圆脑袋、穿着谷草灰染的土布无领学生装、常常兀自站立于石牌坊下呆呆地举头凝望好久好久而一言不发的情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他內心迷恋些什么?也许,在这部立体的史书面前,那位少年有些失常,有些迷惘,有些醉态,有些痴狂......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bupkqf.html

石牌坊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