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不去等待

2020-02-11 13:00 作者:梦尽望天远孑然明真知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不去等待

我是一社会大好青年,能文能武,人五人六。我叫彬,在一家太阳能公司发展经销商业务。慧是我女友,从校友关系发展过来的。不用猜疑,面对如此美貌女孩,我们的感情很好,好的一塌糊涂。苦于工作原因,经常分隔两地,每每思念对象,也只能把酒倚栏杆,任愁肠寸断。这不,刚相聚三天,又被公司派往湘西发展经销商。

临出发前晚,慧一把拉着我跑进服装店,说要给我置套新行头。然后全然不顾我的挣扎,硬是买了套资本家才穿得起的西服。

穿着慧儿买的“资本家”,提着慧儿做的心中餐,晚餐。我踏上了去湘西的火车。

下火车之后,我拖着行李沿街找宾馆,找宾馆这东西是个技术活,一没找好,晚上推销小姐的业务员会敲烂你的门,更有可能因为卫生问题,让你睡一晚上就奇痒七八天。还有可能因为店老板的监守自盗而丢失东西。所以,我没急,拖着行李,踏着正步,目视着老板们和蔼

的脸,缓缓走在秋风横行的大街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忽然,一个“千里缘宾馆”的招牌映入眼帘。招牌下,一个婀娜少女亭亭玉立。眉清目秀,面带微笑,那乌黑的眼睛就象一潭清泉深不见底。上身是粉红的羊毛衫,下身穿黑色的紧身休闲西裤。秀发伴随着秋风飘扬。

“住宿吗?”似是天籁之音,惊醒我的如痴如醉。我赶紧打眼看了看她身后的店面。店面很小,又在街尾,放以前,我肯定毫不犹豫的摇头,但今天,我感觉自己那头点得有点失去理智。更为不理智的是,我连房间都没看,就一次性付了一个礼拜的住宿费。尾随着她的微笑,我们一直爬到五楼,沿途她撒下的体香,让我浑身酥软。她给我安排在一个临街的房间。房间很简单,但也很干净。一台电视,一张床,一张书桌,书桌正对着街面。

在她手里接过钥匙的时候,我的中指轻轻碰撞到了她细腻的手掌。她莞尔一笑,然后带上房门走了。我赶紧掏出裤兜里的名片,这是她刚在开票的时候,我在服务台上拿的。柳月初!柳月初!我一遍遍嘀咕着她的名字。

抱着她的名片,我一直从中午躺到晚上,直到她的敲门声响起。“陈先生,一起吃晚饭吧!”听了她的呼叫,我赶紧从床上颠了起来,飞速打开房门。“一起吃饭吧。”她说。住宾馆被宾馆老板请吃饭,这还是我出道以来第一次碰到的好事。果然民风淳朴呀。来的时候,我老板就说了这里民风淳朴。老板呀老板,你真是英明神武,有先见之明呀。她望着我一脸的惊讶加喜悦,解释说:店里今天就你一个人,一起吃饭吧,虽然没什么菜,但比外面干净。我赶紧点了点头。让我惊讶的是,她的住房就在我对面,旁边是厨房。

与她一起吃饭,真是喜忧掺半。原来她已经有丈夫了,而且还有个三岁的孩子。只因前天她丈夫的一个亲戚去世,他们父子奔丧去了,才留她一个人守店。

不管怎样,我想我是爱上了她,深深地爱上了她。而柳月初呢!她爱我吗?即使她爱我,那又能怎样。我们能有幸福吗?迷惘,痛苦交织在一起,纠缠在心头。十二点的时候,我发了一个信息给柳月初,我知道她还在下面守店。

“还不睡觉?小心别感冒了哦!”

信息片刻回了过来:

“你是谁哦?”

“房客呀,我在名片上看到你的号码!”我说。此时心里已没有太大的波动,感觉像跟一个老朋友发信息,有淡淡的温暖涌上心头。

大概等了几分钟,她才回信息:

“哦,我晚上睡下面呢,你早点睡吧。”

“好无聊,睡不着哦!你那一年生的呀?”

“80年哦,怎么样?不显老吧?呵呵”

“怎么会显老呢,我还以为你跟我一年的呢!”

“你是哪一年的?”

“85年哦”我回道。

“小弟弟哦,还不叫姐姐!”

…………………………….

第二天六点多钟我就起床了,洗刷一番屁颠屁颠地上了街,厅里,她还在睡觉。均匀的呼吸并没被我吵醒。很快,我提着大包小包的早餐跑了回来。她惺忪双眼朝我微笑。我说还不去刷牙,好懒哦。她乐颠颠跑去刷牙,我留在厅里搞卫生。厅里充斥着她的体香。

早餐的时候,我又开始问东问西,好在她也满足了我的所有好奇。原来她丈夫是上门女婿,她儿子跟她姓,叫柳继祖。当说到她丈夫时,她的眼里明显晾过一丝忧伤

后来,她说上午一般没什么生意,加上店里就我一个客人,所以邀我去爬山。我满口应承。但回到房间才发现没带运动装。总不至于穿着西装去爬山吧。一说到西装,心里又想起了慧儿。

九点一刻,我们出了门,我穿着她丈夫的运动装。她笑着对我说,这是她送给丈夫的唯一礼物,而她丈夫一直没穿过。

我们去的山,叫“百回首”。因为没评上景区,山区还很原始。我们很自然地手牵手,攀岩而上,快到顶峰的时候,舞瘴弥漫,周围两米开外,全然看不见。我们找了快平整的岩石坐了下来,不禁相视而笑。

我问:你很喜欢爬山吗?

她笑笑说:以前经常爬迷恋崖。

我不禁惊讶,迷恋崖不就我读大学那旁边的小山吗?

我忙问:你哪学校毕业的?

她扬过头问我:迷恋崖旁边那学校,别说你是我校友哦。

原来我们真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她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男朋友,她说很像我。毕业后,她带男友回家,父亲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招上门女婿。男友什么也没说,在她家住了三天,然后静静的走了。而她,被父亲留在家里开了间招待所。一年后,在父母的张罗下,与现在的丈夫结了婚。她说,跟以前男友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爬迷恋崖。

休息片刻,我们继续爬山,直奔顶峰,不是说山高人为峰嘛!

我们站在山的最高峰,旁边有一冷静的破庙。我们一起对着下面的山谷呐喊,高呼。感觉无比痛快。

在顶峰转了一圈之后,我鼓足勇气,紧紧拉着月初的手说:月初,我爱你!月初一愣,继而满脸通红说:我们下去吧,你看,衣服都被雾水打湿了。然后轻轻抽回被我握着的手,转头朝山下走去…….。

我一直住在她的宾馆,没再敢跟她一起吃饭,没再敢跟她发信息。因为我们爬山的当天晚上,她丈夫就回家了。儿子在爷爷家住。

她丈夫长得很壮,喜欢对她推推打打,骂骂咧咧。

在湘西的第六个晚上,慧儿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明天回家。我犹豫说还不知道。挂了电话,我发信息给月初:能再跟你单独相处一会吗?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她才回信息,而信息的内容只有一个字:不。

当晚,我从外面买了很多啤酒回宾馆。经过客厅的时候,我知道她在注视我,但我当做没看到她。刚到房间,她信息就发过来了:注意身体,少喝点!我没回信息,把手机丢在床上,泪水泛滥着脸庞。

次日,我没有踏上归途。而是续交了三天房租。收钱的是他丈夫,动作很利索。看着那结实的大手,我感觉很心痛。就这样,我在宾馆里又躺了三天,哪也没去,除了吃饭,买酒。第三天的早晨,我收到了他的信息:把房子退了,带上你的行李,去火车站买票,做个男人样给我看看,我会来送你的。

难道这就是最终的结局吗?我不禁问自己。但我还是收拾好了行李,走到厅里时,她一个人在。“你瘦了。”她喃喃地说。我不敢去看她,怕一看她,就不忍心离开。我把租房押金条放在服务台上,她接过条子,递给我三百元钱,说:押金一百,另两百路上买东西吃吧!我没有推辞。接过钱,放在裤兜里。她握了握我的手,说:你先去吧,我等来送你!

我买了十一点半的票,然后发信息告诉她。她没回信息。

十一点的钟声敲响,她的身影还没出现。望着车站前熟悉的一切。伤楚涌上心头。我是多想抱抱娇小的她呀。

十一点一刻的时候,我发信息过去,说:我走了,不然赶不上车。

火车准时发车,呜呜的鸣号怎么像我的哭泣。这时,她的信息发了过来:我的爽约,无非想坚定你的心,不去等待没有结果的爱!

我回了个信息给她:我睡的床枕头里有二千元钱,请允许我用这庸俗的方式来表达对你的爱!

删除掉她的信息,她的号码,奔向慧儿的怀抱。我想,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来湘西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mikbkqf.html

不去等待的评论 (共 4 条)

  • 雪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老夫子(熊自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