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残秋

2018-01-10 03:19 作者:木叶萧萧05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黄叶枯槁,随风凋零,夕阳暮色,烟笼迷蒙,又一季深秋瑟瑟,诉不清时序更迭。

荻花如,摇曳在衰黄的野草丛中,似乎在彰显着与这个季节不协调的倔强,势单力薄,或是一线的数根,或是星星点点的一丛,困顿于周遭的层层包围之中,朦胧着不胜清白的执着

行车飞驰,一排排的杨树似乎接连着向后“倒去”,风起,叶落,一季枯荣,没有不舍,也不存留恋,该来的轮回,是怎样也无法抵挡的,太多的情长意短反而缺失了格调。透过突兀的枝梢,我才看到更远的天空和归雁。

突然,有这样的感悟,除了这一段行程途中的所见,也缘起师姐追忆故乡秋色和那些故去人的文章,平添多少愁。

残秋,是根实相离,形状难全。光秃的枝梢谢别了收获的欢声,静待白露为霜;稻田里再也不见随风摇曳的穗子,只剩堆堆草垛;即使大地也难免“遭殃”,被扯开衣襟,掘出成果。无穷无尽的索取,是人们对这一季回报的内心独白。层林尽染,色彩充盈,终敌不过一片萧冷,枯黄成积。

或许,还想拾起童趣,捡一片完整的梧桐叶,夹在书中;或是静听摩挲的声响,追着飘摇的落叶;亦或是抬起脚踩下堆积起的枯叶,听着清脆的破坏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残秋,是暗香盈袖,人比花瘦。最怕的还是秋风更兼细,也难怪会有“秋风秋雨愁煞人”这样的笔触。也总是说不清“此花开尽更无花”与“应缘霜后苦无花”,到底是元稹和东坡对菊花的无奈还是偏,只觉得是有太多的愁,难诉衷肠,悲秋画扇,只道寻常。

鸿雁南归似相识,寄书未达依空窗,归人不知何处,相思自然难理,总在眉头和心头处辗转,勾起声声嗟叹,碾碎多少远眺,斑白几多鬓角。哒哒马蹄,原来只是个错误。

残秋,是雪爪鸿泥,几度大。东坡词的魅力,在于彰显了他完整的人格,儒释道融合的坚守与超脱。拣尽寒枝,也不过世事如梦;鸿飞留爪,亦难计东西。所以,终究还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收获的季节里,厘清“成本”,才知道现实的“骨感”;渐寒的秋,才参悟多情自嘲,华发早生。

几度新凉,才勉强凑出残秋的轮廓。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068/

残秋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