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青竹梅说武松之祸起萧墙(一)

2017-11-23 00:11 作者:青竹梅0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潘金莲言挑武松,本以为武松会被打动,却未曾想她精心策划的一场求闹剧在武松近乎辱骂的道德谴责中草草收场,被羞臊地满脸通红的潘金莲,一时无所适从,只得自己收拾了杯盘残盏,讪讪而去。前面的分析中我们提到了武松如何处理他与潘金莲之间的感情问题的几种方法,最好的方法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劝解潘金莲,这种结果最好的结局就是潘金莲打消了这种不伦之恋,转而把这种不伦之情转变为叔嫂之间的亲情,她从对武松不顾人伦的男女之爱转变为充满家庭温馨的欣赏和关怀。次等结果潘金莲无可奈何的接受了她与武松无法结合的事实,从此在这个家中她与武松虽然每天仍然相见,但是犹如异轨辕车,两个人再无交集,从此她的感情生活重归于平淡,一切回归原点。最次的结果就是潘金莲对武松由爱生恨,从此彻底与武家兄弟决裂。而抛开武松与潘金莲,与这三种结果利益关系最为密切的就是武大了。

其实我们不妨做这么一个推测,武松近乎辱骂的谴责潘金莲,他的出发点是为了保护武大不受伤害,而从《水浒传》中的交代我们可以看出,在武大死之前,武松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武大,当初在柴进庄子上,他得知一年前他打人致昏的案子没事了之后,他几乎是立即就要与柴进辞别赶回清河县去寻找他的大哥武大,甚至不惜与他最为敬重的结拜大哥宋江分别。包括后来的闯景阳冈,他的种种举动都表明了他所有的举动都是为了保护武大,而武大在阳谷县与武松重逢时候的一番话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么一个事实。武松就是武大的护佑天使,他与武大那种互为父子之情的兄弟情感难以割舍所以当阳谷县令差遣武松进东京为他做打点的时候,他忧心忡忡,放心不下他的这个兄长,于是就带着酒肉来到武大家中,一家三口又共吃了一次团圆饭。

潘金莲看到武松收拾酒肉又回来吃饭,心中窃喜,她以为武松回来吃饭是因为回心转意要回头追求她,所以赶紧又重新打扮了一下,可谓是风姿绰约,妩媚妖娆。不过她显然打错了如意算盘。三个人坐下之后,潘金莲一直用眼睛瞟着武松,武松显然不为所动,所谓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武松举起一杯酒,开口说道:“大哥在上。今日武二蒙知县相公差往东京干事,明日便要起程。多是两个月, 少是四五十日便回。有句话,特来和你说知。你从来为人懦弱,我不在家,恐怕 被外人来欺负。假如你每日卖十扇笼炊饼,你从明日为始,只做五扇笼出去卖。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吃酒。归到家里,便下了帘子,早闭上门。省了多少是非口舌。如若有人欺负你,不要和他争执。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大哥依我时, 满饮此杯。”

武松这段话说的语重心沉,言辞中充满了对武大的关切以及极度的不放心,他对武大之爱如同父亲爱护儿子,所以我们可以从他的言辞中能清晰地感觉到这段话如同大人临出门前对自己孩子谆谆告诫一般。而我们说武松这段话中的所表达的某种极度不放心,就要分析一下武松说的话了,武松叮嘱武大的话可以分为两层,第一层很简单,就是要武大不要与人发生争执,安心做买卖便可,而且说实在话,阳谷县出了这么一对奇葩兄弟,他们二人只怕是早已名声在外。即便冲着武松的名声,小小的阳谷县中也没多少人敢去刁难武大,这一点武松是心知肚明的。而武松要武大每天生意减半,每天要早出晚归,不要与人吃酒回到家之后还要放下门帘,早早关门,少了多少是非口舌。这段叮嘱就很有意思了,不但要生意减半,而且要晚出早归,回来还要关门,这是干嘛呀?这是要武大做一个“守家奴”,那么家里有什么东西需要武大守着呢?而且武松还说了,每天守着家还能少了很多是非口舌,言外之意就是武大如果不在家,就有可能惹出是非让人议论,是武大和争执斗殴吗?不是,因为现在的阳谷县没几个人敢欺负武大。更何况武松说的明白,家中的是非口舌。那武大如果守着家少的是什么样的是非口舌呢?如果我们再联系到武大这么一个并不富裕的家中还有一个风情万种的美娇娘,而且这个美娇娘还在不久前与武松有了那么一场异常尴尬的闹剧,那么武松要武大做个守家奴而且还少了很多是非口舌就很好解释了,武大守着家,少的是非口舌是关于潘金莲的是非口舌。

武松这段话说完,武大想也没想,举起酒杯说到,我的兄弟说的都是对的,我依你了。武大把酒喝了,武松又斟满一杯,举杯对潘金莲说道:“嫂嫂是个精细的人,不必用武松多说.我哥哥为人质朴,全靠嫂嫂做主看觑他。常言道:‘表壮不如里壮。’嫂嫂把得家定,我哥哥烦恼做甚么!岂不闻古人言:‘篱牢犬不入。’”

武松对潘金莲说的这段话如果我们只看前面,说的可谓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而且他和嫂子之间的这么一段都对话,简直就是托孤之辞:我武松经常出门在外,对家中的哥哥一直护佑不到,他是个没本事的人,幸亏有嫂嫂你给他帮衬照应着,我哥哥和这个家就全靠嫂子你了。如果武松言尽于此,那么潘金莲肯定心头一热,不夸张的说也会感动的热泪盈眶,然而武松偏不,他话锋一转,给这段托孤之辞又来了个画蛇添足之举,他对潘金莲说篱牢犬不入,什么意思呢?篱笆扎的牢固了,狗就进不来。这句话不是武松随口一说的,这句话是和上面对武大的一番叮嘱相辅相成的,他叮嘱武大晚出早归,回来放下门帘关上门,没事就在家中坐着。那正是担心武大这个家的“篱笆” 不牢固,不但会使“野狗”进来,而且家中也可能会有红杏出墙,这个隐患必须早做防范,对于他的大哥,他苦口婆心,对于嫂子,他则是绵里藏针,不动声色的敲打,让潘金莲有所顾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潘金莲被武松这通敲打,霎时面红耳赤,直到耳根。她紫胀着脸皮,手指着武大一番痛骂:“你这个腌臜混沌,有甚么言语在外人处,说来欺负老娘!我是一个不戴头巾男子汉,叮叮当当响的婆娘,拳头上立得人,胳膊上走的马,人面上行的人!不是那等搠不出的鳖老婆!自从嫁了武大,真个蝼蚁也不敢入屋里来。有甚么篱笆不牢,犬儿钻得入来!你胡言乱语,一句句都要下落,丢下砖头瓦儿,一个也要着地。”

潘金莲为什么面红耳赤?很简单,武松说篱牢犬不入,而潘金莲恰恰是篱笆扎不牢的人,对于红杏出墙这件事,她已经玩的精熟,并且也正因如此,武大才不得已从清河县搬家到阳谷县讨生活,以为换新环境潘金莲就能收下心好好过日子,没想到迁徙到阳谷县的潘金莲更加不安分,她竟然看上了自己小叔子,这个已经不是篱笆扎不牢了,这个是把篱笆全撤了,只是武大不知道而已。武大不知道,武松可明白,所以武松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不但说道了潘金莲的痛处,而且把潘金莲的伤疤又给揭开了,这个伤疤是十几天前武松给她的,十几天后武松又亲自揭开,这对于潘金莲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武松既然如此不留情面的揭潘金莲的伤疤,那潘金莲也肯定会有一番反击。但是她不敢正面硬扛武松,只得拿武大开刀,指桑骂槐,骂的内容很老套,无非就是为自己辩解,然而有一处细节耐人寻味,潘金莲对武大说道,你有什么言语在“外人”处说来?这个外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她口中的至亲骨肉武松,十几天前还是骨肉,现在已经成了外人。潘金莲对武松彻底失望,她对武松已经没有了半点爱情之心,甚至连亲情也没有了,这一点武松要负很大的责任。而且潘金莲还当着武松的面骂武大是“腌臜混沌”,这个词是非常重,武大这个人本来形象就不太好,而且性格懦弱,他对自己也是非常自卑,他所有的自信都来自于武松,有武松在的时候,他才敢挺起腰板做人,而潘金莲上来就当着武松的面对武大一通臭骂,这是当着武松的面来揭武大的短,中国有句叫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短。武松说潘金莲篱牢犬不入,揭了潘金莲的短,潘金莲回过头来就当着武松的面揭了武大的短,她不但揭了武大的短,而且揭了武松的短:你武松不是标榜武大的守护神吗?那我就当着你的面来羞辱武大,你奈我何?无论潘金莲骂武大是不是出于此两个目的,但是都达到了这两个效果。

武松见潘金莲如此说,他倒也不生气,反而笑了,他笑着说道:“若得嫂嫂这般做主最好;只要心口相应,却不要心头不似口头。既然如此,武二都记得嫂嫂说的话了,请饮过此杯。”

这段话是不是听着好熟悉,总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是十几天前潘金莲在挑逗武松的时候说的话,当时潘金莲要与武松调情,她问武松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唱女,说武松千万不要口头不似心头。现在武松先是笑着,然后笑着把潘金莲十几天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这个笑充满了轻蔑和嘲笑,这段话如同两记响亮地耳光,狠狠地抽在潘金莲的脸上,武松又一次揭了潘金莲的伤疤。短短的一场家宴中,潘金莲被武松羞辱的体无完肤,这场家宴就无法再继续下去了,潘金莲推开酒杯跑下楼去,跑到一半的时候站住了,她回头对武松说到:“你既是聪明伶俐,却不道‘长嫂为母’!我当初嫁武大时,曾不听得说有甚么阿叔,那里走得来!是亲不是亲,便要做乔家公。自是老娘晦气了,撞着许多事!”然后哭着下楼去了。

这段话说的可谓是伤心透顶,而且潘金莲也敲打着武松,怎么就不记得长嫂如母,话说至此,潘金莲已经没有了往日对武松的柔情和亲情,她开始说脏话了,她说自己鸟撞出许多事情了,这个非常粗野的字潘金莲也说出来了,可以说她对武松已经彻底绝望。武松用一种最为绝情的方式拒绝了潘金莲的爱,同时也让自己的大哥陷入了无比尴尬的境地。武松与潘金莲的这段对话,武大可谓听得一头雾水,他根本不知道其中缘由,但是他却也不能置身事外,他已经深陷其中,成了整件事情中最大的受害者,因为武松走后不久,他的家中发生了一场变故,有人盯上了他的老婆。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0359/

青竹梅说武松之祸起萧墙(一)的评论 (共 9 条)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春暖花开
  • 心静如水
  • 雪儿
  • 鲁振中
  • 浪子狐
  • 草木白雪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