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北方有镇叫松坝

2017-05-26 15:21 作者:李焕均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北方有镇叫松坝

李焕均

清澈、秀美的付家河从王莽山款款东流,穿透黄龙山和安寨山破涧而出。她似乎走累了,就在松树湾打了一个盹儿。待她醒来,调皮的水哥水妹们早已在这里跑了无数个盘旋,冲刷出一个小盆地。于是,松树湾变作松坝,成了镶嵌在付家河中游的一颗璀璨明珠。

松坝是我的故乡,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我来说,对她的感情特别深厚。

从安康城出发,沿西康高速北行,穿越四个隧道后,一个四面环山的坝子便呈现在眼前。这儿,就是松坝。

松坝美在山。松坝的北面是高大魁梧的黄龙山,西面是巍峨盘旋的安寨山,两座山就像两个忠实的卫士,紧紧的呵护着这一坝水土。松坝的东面和南面,分别是平缓的赵梁和南山,这两座山比较低缓,犹如两个可的小姑娘,每天把清新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源源不断的招引进来,滋润着这一坝生灵。(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黄龙山顶有一断崖,崖下有一潭,黑咕隆咚、深不见底,原名黑龙潭。传说潭里有一巨蟒,年久成精,全身赤黄,每到季天热,便跃入空中喷吐雾水,似龙游天际、云雾缭绕。当地人视其为真龙现身,每到天旱季节就成群结对、顶礼膜拜、祈求降。自此,此地风调雨顺。于是,改潭名黄龙潭、山名黄龙山。这个潭现在还在,潭水四季不枯,周围草木茂盛,不过传说中的黄龙早已不在了。

安寨山上有一古寨,一人多高的石坎墙把山顶围了一个大圆圈,圈内平坦,面积达几千平米,据说是解放前当地人防御土匪和战争修筑的。我们小时候在上面放牛、嬉戏,成了天然游乐场。如今,站在远处,依稀可见他的雄伟身姿,犹如遗弃的断垣长城静默在崇山峻岭中。

松坝美在水。付家河流域的水清澈、甘甜,无论溪水或河水,舀起来可直接饮用。付家河水量充沛,四季常流,因此,上世纪七十年代,松坝又变成了八一水库。

儿时的八一水库,碧波荡漾,船来舟往。每到暑假,我们这些孩子就成天泡在水里,追野鸭、捉小鱼。因为水特别清澈,站在岸上就能把库里的鱼看的清清楚楚,一个猛子扎下去,多多少少都有收获,除了拿回去讨好家长外,还能换几个钱攒学费、买学习用品。八一水库中有一小岛,水降了就露出山尖,形似老鼠,人们亲切的称它老鼠山。在水里玩困了,我们就爬上老鼠山,躺在上面乘凉风、听流水、看飘云,亦或呼朋唤友拿着锅碗瓢盆做烤鱼、吃野炊、玩游戏,快乐成仙。

可那美好的日子随着1998年的一场特大暴雨,被冲刷得无影无踪。那场百年难遇的暴雨,把王莽山到松坝沿山的土石能带走的全裹进了八一水库,使它变成了一个拦河坝,永远失去了原有的功能。为了保护付家河下游的农田和生产,随后,政府又紧挨在八一水库下面修建了一个更大的人工湖——黄石滩水库。黄石滩水库和八一水库连成一体、各为互补,集泄洪、蓄水、灌溉、饮用、养殖、旅游六大功能于一身,又成了汉滨区五里、建民、江北、关庙等镇办几万亩良田和安康城区人民的生命之源。黄石滩水库由于水质好、水草丰美,加之交通便利和沿岸自然形成的无数大小不一的平台,成了理想的垂钓场。一年四季的垂钓者络绎不绝,许多外地垂钓爱好者慕名来后一住就是好几天,带动了周围农民开农家乐、办旅馆,红红火火。

松坝美在树。松坝原名松树坝,据我父亲讲,以前松坝周围山上长满松树,这里的松树不仅长得快,而且干直、叶茂,人们用松树干建房子、做家具,松树枝做饭、取暖,松脂照明、换钱,松树成了当地人的生命树、摇钱树,令外乡人羡慕得不得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大炼钢铁,山上的松树遭到了浩劫,连草都没有几根,成了秃山。看到一棵棵松树被残酷毁掉,人们非常伤心,为了忘却这段痛苦,就把松树坝改名为松坝。进入新世纪,因为退耕还林,山上又绿了,不仅长满了松树,还有其他不同的树种,使得松坝四周四季常青、苍翠欲滴,成了天然氧吧。

八一水库干涸后,变为汉滨区最大的湿地,长满了翠柳,几乎要把整个湿地覆没。每到夏,垂柳依依、翠绿惹人,迁徙的儿全回来了,这里成了鸟的天堂,各色鸟儿应有尽有,偶尔连一些最珍贵的鸟种都能看到。柳叶遮天庇地,天热了,这里又成了纳凉的好去处,人们三三两两、携老扶幼、提着椅凳,或站、或卧、或躺、或走动,看书、打牌、垂钓、听音乐、观鸟飞或闭目养神、欣赏景色,各得其乐。

但我记忆最深的还是老家屋后的两棵大树。这两棵大树,一棵椿树、一棵榆树,打我记事起,就有水桶粗,一人抱不下,它们枝繁叶茂,像两把巨伞把我老家的院子紧紧的罩住。听母亲讲,在哪最艰苦的几年,每到二、三月青黄不接时,盛开的榆钱和满树的椿芽就成了我家的“救命粮”,和着清水淡汤可维持到麦收。我们全家对这两棵树也特别亲近,我每天放学回家丢下书包第一件事,便是跑到大树下东瞅瞅、西望望,或者直接爬上树去捣鸟蛋、捉小鸟。父亲从山上砍来一个长杆和一些藤条,在两树之间架起一个秋千,荡秋千便成了我们童年单调、苦闷生活中最快乐、最辛福的时光,我们的欢声笑语从地面荡到空中,烦恼和痛苦也随之荡然无存,便在这荡漾中一天天长大成人。

松坝美在食。松坝盛产豆腐,这里的豆腐分两种,一种是“野”豆腐,一种是家豆腐。“野”豆腐又叫“神仙叶”豆腐,是从山上把一种叫“神仙树”的灌木叶子摘下来,经过浸泡、打碎、过滤、加热、挤压而成的美食,制成后如凉粉,呈翠绿色,切成小块儿,浇拌上精盐、香油、辣椒、大蒜、葱花,放进嘴里滑唧唧、香喷喷的,回味无穷。“家”豆腐就是黄豆豆腐,家家会做,家家常备,有水豆腐、豆腐干、干豆浆、豆腐乳、豆腐片、豆腐丝……是松坝人待客的家常菜。当地几家农家乐开发的“豆腐宴”远近闻名,“上高速、到松坝,喝土酒、品豆腐”成了谈论、宣传松坝的口头禅。

到了松坝,吃鱼自然不在话下。水美鱼优,不管大鱼小鱼,捞起来煎、炸、炖、烤,鱼味儿特别香浓,老远就能闻到,吃起来细、软、香、脆,久久回味,大有“余音绕梁、三月不知肉味”之感觉。当然,酸菜拌汤、酸菜面鱼和酸菜糊涂面也做得十分地道,是松坝人每日必不可少的主食,当地俗语:“三天不吃酸,走路打窜窜”。

但是,我最爱吃的还是母亲包的油渣饺子。把炼过猪油的油渣子放进铁锅里炕干、捣碎,然后拌上猪油(菜油)、土豆丁、葱花和其他调料,包在薄厚均匀的饺皮里捏紧、下锅,待翻几个滚后盛进碗里,浇上醋汤或炒好的酸菜浆水,那个滋味真叫一个香!小时候家里穷,我们只有在过年或家里来了重要客人才能吃到这美味。现在猪油吃得少了,基本没有油渣子,想吃油渣饺子了,母亲就把肥瘦搭配的猪肉切碎做成饺馅儿,虽然没有油渣饺子香,但也不失原来的味道。

客人来了有美酒。松坝盛产土酒,苞谷酒、甜杆酒、柿子酒、拐枣酒,家家会酿、户户储存,酒度不高,清香甘醇。凉着喝,解渴润喉;温热喝,暖胃健脾。天,邀几个老友围坐火炉,吃炖肉、喝土酒、侃大山,赛过皇帝。

松坝美在集镇。松坝原来没有几户人家,在哪没有公路、交通不便的年代,安康城区和周围乡镇的人们去西安,第一天都要经过这里并歇脚住一晚上,于是便形成了一个繁华的集镇,分为上场(集镇)和下场,店铺林立、商贾云流、车水马龙,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十分热闹,俨然北山小都市。八一水库建成后,人们或上山或迁徙,留下的几百户人家就居住在八一水库西岸一块地势较平坦的地方,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形成了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小集镇,成了本镇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商业中心,虽不失江南水乡的风貌,但远不如昔日的繁华。

今天,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和陕南迁移式扶贫政策的大力实施,在松坝老集镇的后面,又拔地崛起了一个崭新的社区,宽阔的公路、整齐的房屋、干净的街道、宽敞的广场、美丽的绿化带,把人们拥抱在一个优美、舒适的环境里。新社区和老集镇紧紧相连,把现代和传统融为一体,昔日上场和下场的繁华又呈现在人们的眼前。望着新社区冉冉升起的楼房和不断闪烁的灯光,我坚信,这个躺在秦岭南麓的北方小镇,她的未来定会更加美丽、迷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8297/

北方有镇叫松坝的评论 (共 13 条)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雪
  • 紫色的云
  • 东湖聚李胤德
  • 火淼
  • 鲁振中
  • 倪(蔡美军)
  • 北方
  • 浪子狐
  • 襄阳游子
  • 雨袂独舞
  • 江南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