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破网

2017-04-29 08:38 作者:谈文论武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报告队长,方圆几十里搜完,没发现任何踪迹。

这就怪了!县里报案说:“县秘书长萧光,盗窃百万公款潜逃。”现场勘察,虽有被盗痕迹,却没有发现罪犯的指纹、脚印,这更说明他的老道、狡猾。我就不信他能上天入地!

队长,你看会不会在这片林子里?

我早就注意了,警犬到了这里就再不走了。这是一片沼泽林,下面有水,他要是进去,怎么一点浑水都没有?还有,你注意过没有?林中全是蜘蛛网,一点破损迹象都没有。综合多种因素考虑,他不可能在里面。俗话说:“人过留迹,雁过留声。”怎么会没有痕迹呢?

队长: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搜一搜为好。

我想:完了!老奸巨猾的县长,居然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陷害人!难怪武警紧追不放。这也太损了吧?我身上所有现金,也不到一千元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只听队长说:搜!

接着就是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我眼睛一闭,听天由命吧!反正老子身上没有什么公款。

只听队长说:停!收队!

队长怎么了?

你没看林子里惊起一群吗?如果有人进去,鸟早飞了。

又听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渐去渐远。

有人问:队长,就这么便宜他了?

哼,我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从来还没人长出翅膀飞出法网。给我把这里封死!后面是原始森林,即使他已进入,不给野兽吃掉,也会吓跑出来。你们等着瞧吧!

我松了一口气,瘫倒在坐着的大石块上。心中也觉得奇怪:难道是我一个人悄悄进来,没有惊动鸟群?但是,水怎么会不浑呢?蜘蛛网怎么会不破呢?我身上还沾满着蜘蛛网啊,真的是老天开眼了?

我躺在大石块上想着:留学回国,通过公务员招考,被录用为县秘书长,好不荣光。可两年来,眼中看到的,全是腐败现象。本以为县长与书记应该是清白的,可以向他们反映,认真整顿!

没想,跟一起来的同学李良一说,他劝道:你别犯傻了!如果那两个人清白,会出现所有人都腐败吗?告诉你吧?我也被拉下水了!你不下的话,他们就会把你挤出去。

你是怎么下水的?我好奇地问。

说来羞死人!才上班两天。领导请我吃饭。我婉言谢绝也不行,被几个领导强拉着到了酒店,把我灌醉,开了个房间,找了个小姐,把我脱得一丝不挂,与小姐搂在一起就走了。

天快亮时,酒醒了,见此情景,我羞耻地问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姐羞愧地说:他们绑架了我的父母,给了我一万元,要我抱着你照两张相,睡一晚上,否则就对我父母下毒手。我也没办法呀!

从此,把柄在人家手中,只能乖乖地跟着鬼混。你就别跟他们斗了,能进来的人,都被变成了关系网上的蜘蛛,你不变的话,他们就会把你大卸8块。待在这张网中,要么成为同盟,要么就是猎物,没有别的选择。

想到此,看看林中上方的蜘蛛网,觉得很有意味:这里的蜘蛛,似乎很懂强强联手,不像其它地方都是个体单干。再大的蜘蛛,充其量也就织出巴掌大的一块天,成不了大气候。

森林中的蜘蛛,好像集体腐败一样,联合在一起,织成一张无比巨大的网,把森林全部遮住,林中的一切,都逃不过它们的掌控。不知是它们学会了人类的关系网,还是人类学会了它们的组织方式。

这时,头顶上方的网,一阵颤动,顺着震动波看去,原来是一只蝴蝶被粘住了,所有蜘蛛立即蜂拥而上,一阵乱咬,蝴蝶的翅膀,须脚很快被吃个精光,只剩身体,所有蜘蛛嘎然而止,一只特大蜘蛛,才慢悠悠地爬过去尽情享受。

哇!这与集体分赃何其相似?下面的人分一杯羹,大头留给主人。有了这种关系,整个腐败组织才能运行有序。原来,自然规则在万物面前都是相似的。难怪有人说:读懂了无字天书,就可弃万卷书了。

趁天还没黑,得尽快离开这里。我一手拿着鞋子,一手拨开蜘蛛网,一点一点地前行。出得林时,已是白头翁一个,还戴着免费的蚕丝手套。看来,进了网中,就别想干干净净地出来。

回头看时,所经之处,众多蜘蛛拥向破损处,忙着织补,一会儿就完好如初。

我明白了:为什么破损的网恢复得那么快,恐怕连武警队长都搞不明白,否则早就完了。看来这强腐联手,还真不好破啊!幸好没给蜘蛛吃掉,虽然满身缠着说不清的丝网,总算是出污泥而不染了。

我正想上岸,才觉得脚下软乎乎的,低头一看,水底全是厚厚的树叶,回头看时,水一点不浑,原来是厚厚的落叶,帮了我的忙。

我在沼泽林边涮了涮脚,穿上鞋袜,出得林来,抬头看时,满目尽是连绵不断的大山,为了逃脱追捕的天罗地网,只有壮着胆子往原始森林里闯!好在林中有很多野果,饿了渴了,可以摘来解饥渴。

只是天色渐晚,必须找个安全的歇脚处,才不至于葬送猛兽口中。

我在灌木丛中艰难地前行,很久很久才来到一个空阔处,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知是茫然还是惊喜,好像到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土著部落城堡之中。

四周的围墙,是在灰黑色的岩石上,雕琢出的各种图腾:有的像魔鬼张牙舞爪;有的像动物狂奔乱跑;有的像蟒蛇腾空而起;有的像佛象庄严威武;有的像仙女飘逸灵动……

细看之下,又什么都不像,可见匠人已深深地懂得了“大象无形,大美无相”的道理。让你只能在似像非像中,感觉出古怪神秘,难以言状。

正面是一座悬崖,整个崖壁上,灰黄与黑色交杂,有大大小小的,形状不规则的各种洞口,凹凸处,用栈道链接。

崖顶上一个个山峰,有像人头的,有像鬼怪的,有像动物的,黑乎乎的很恐怖。心中大喜:既然遇到了部落,就有人烟,吃住不愁了。只是担心如何与这群人交流。

我大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

只听山谷中的回音,根本不见人影。我有点发怵了,难道这是一座空寨?不管怎样,进山洞看看再说。

我沿着栈道,一步一步往上登去。从小洞,大洞到主洞,没见一个人 ,甚至连老鼠都没看见一只。这才确定是一座空寨。

色已快降临,我得找个小洞,只要钻得进去,小动物不敢侵犯,大动物钻不进来,才能确保安全。

我穿过主洞,终于找到了勉强能进去的石洞。幸好身材苗条,轻易钻了进去。里面只能容一人,好像是个储藏室。多亏已到秋天,不冷不热,正好藏身。跑了一天,全身酸软,根本感觉不到石洞的坚硬,倒头便睡。

不知睡了多久,一阵恐怖声把我惊醒,细听之下,好像巨人的脚步,石洞都有轻微的震动,朝外一看,一个黑乎乎的,不知是鬼怪还是动物,正朝这边走来。

我吓得卷着身子,一动不敢动。难道真的在劫难逃?才冲出天罗地网,又落入虎口?

只见洞口伸进一个硕大的黑头,像是黑熊一样,它使劲往里挤,舌头都快舔到裤脚了,我再也没有地方可退,两眼一闭,心想完了!

幸好黑熊不管多么使劲,也难进分毫,急得嗷嗷地乱叫了一阵。我大着胆子,使出浑身力气,对准它的头部就是一脚,也许是蹬痛了,它缩了出去,摇摇脑袋,心有不甘地,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我已是一身冷汗,瘫在洞中,动弹不得,却再也睡不着了。脑海中浮现出了老奸巨猾的县长身影。想起他对我的步步紧逼,真是煞费苦心:他先是无缘无故地给我一个人加工资,我没一点防备地接受了。

有一天,我撞见他与女打字员有关系,他就给我红包,我拒不接受。过了两天,他派人来说媒,要把女儿嫁给我。我撒谎道:留学时已经谈了对象,不能背弃女朋友,做陈世美那种攀龙附凤的事。

县长得知后,很不高兴,从此尽量疏远我。

一天我有急事汇报,进办公室没敲门,看到他正蹲在保险柜前不知干什么。我瞟了一眼,巨大的柜子里一扎一扎的百元券占满了上层,金条堆满下层。他发觉后,赶紧关上保险柜门,笑嘻嘻地对我说:都是公款,都是公款。

第二天,他给我一辆崭新的轿车说:你工作积极,知识渊博,对县里活动报道及时,给予奖励,希望再接再励。

我说:“我没那么好。”拒不接受!搞得他很尴尬。

他的异常举动,引起了我的怀疑,细想之下,才意识到保险柜里的财物,一定有问题:哪有一把手亲自保管公款?哪有公款折合金条存放?那么大的保险柜,起码有几亿资产,怎么会不存银行?

我把这些情况写出来,寄给省纪委。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检举信落到他的手中。他大发雷霆,说我无组织,无纪律,越级上访,对领导极尽歪曲之能事。将我停职检查,不准上班。

我正准备向中央写信,老同学李良悄悄告诉我:他们正在商量如何制造交通事故,将你灭口,被我门外听到,你还是到乡下去躲一躲再说。

是啊!反正也不给上班,也该出去散散心了。没想到出来不到一天,就看到了缉拿我的通缉令,为了躲避武警,被逼来到这个沼泽林里。

这个老东西,简直是老谋深算,手眼通天,要不是我牢牢守住,毕业时导师一再叮嘱的:“金钱一旦站上了顶峰,真理都将被踩在脚下。做人不能超越道德底线,否则,天必咎之!”恐怕早已被腐蚀掉了,变成了巨大关系网上的蜘蛛,整天忙着给他们补漏,哪里还有人生的尊严?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既然不想困在网中,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尽管这张网中的蜘蛛相互联手,很难撕破,但是,再大的网,只要抓住关键,都是可以破的。

我苦苦思索着从何下手,忽然想起强加给我的罪名——盗窃巨额公款潜逃!只要证明我是清白的,他们的狐狸尾巴就藏不住了。只有到公安局自首,说清原因,公安部门顺藤摸瓜,这张巨大的网就会不攻自破。

想到这里,来了精神,看看洞外已放曙光。我伸出头去,见四周没什么动静,也感觉不到什么威胁,才慢慢地爬出洞口。

当我走出主洞时,被眼前的情景迷住了。昨晚进来时,天色已晚,加上惊慌、恐惧,急于寻找藏身之处,没有细看周围的环境。现在天已大亮,又站在高处,四周情形一览无余。

悬崖的正面,有一个大池塘,池塘中有小桥曲径,水中长着芦苇,睡莲,浮萍等水生植物,还有一些白鹤、鹭鸶、 鸬鹚等活跃其间,类似于一个湿地,这些鸟类活跃在这里,增添了仙境般的氛围。

水池前有个光怪陆离的,五层楼那么高的独脚建筑矗立着。下面是镂空的,可供人随意进出,好似在一块巨大的,灰黑色的岩石上开凿出来的。不知做什么用场。

城墙的外边,到处都是石峰,看似像石林,但并不似石林。它少了石林的棱角锋芒;多了浑然厚重的底蕴;更没有石林的光秃。所有山峰的石缝、石洼处长满了灌木与花草

好奇心促使我,必须去看看那个古怪的建筑,到底是干什么的?便顺着栈道下到底部,沿着池塘中的曲径、小桥来到了建筑物下。从镂空处钻了进去,顺着石阶旋转往上爬,里面像溶洞一样,顶上像要往下滴的水柱似一把把尖刀,真有刺向头顶的危险。

我战战兢兢地钻出洞口,来到第一层平台上,那里摆有石桌石凳,围栏也是各式各样的图腾组成的墙体,古怪之味十足。

上行出第二个洞口,这个平台更加宽阔,有意思的是,如此荒废的地方,平台上还有一大丛黄花。站在平台上,视觉十分开阔,能看到整个古寨的全景。

沿着石阶盘旋而上,来到第三个平台,这是最高一层了,手扶古怪的扶栏,四周尽收眼底。

古寨外,除了石林就是森林,茫茫无际,一眼望不到边。难怪会有黑熊出没。

我终于明白了,这是古寨的嘹望台,相当于现代的哨所,为全寨人预警所用。

寨外的石林,像是大圈小圈那样分布,要说人为吧,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要说不是吧,为什么分布得那么有规则?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我急匆匆地下得嘹望台,向石林走去。

进得石林,看到所有石峰拔地而起,大多上半截以黑色为主,下半截以黄色为主,那黑色像一顶顶帽子,戴在石峰头上,渐渐地以条状、线状,沿着石峰的沟槽往下挂,坑洼处时断时续,形成点点块块的黑迹,好似岁月留下的泪珠。整个场景,犹如吴哥窟那么壮观,在此氛围中,似乎能够感觉到,飘逸出来的一阵阵远古气息。

石缝,石槽,石坑处的灌木与花草,像是彩笔点缀,与主体上的黑色和黄色搭配在一起,五彩绚丽,仿佛给苍老之人,注入了青活力。

石峰有大有小,错落有致,形状各式各样。每一圈的中央,有的是池塘,有的是草坪,杂草野花都有人高,看来已经荒芜得有些年月。

虽然这里有着石林与吴哥窟的影子,有别于它们的,却在于本身独特的浑厚自然,没有一点做作与人工雕琢。是啊!自然美才是真正的大美。我陶醉在这大美之中流连忘返,烦恼尽除。

在里面七转八转后,迷失了方向,犹如进了八卦阵一般,怎么也找不到出路?这时才深深体会到诸葛亮当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获的艰辛。

我意识到不能再乱转下去了,那样会空耗体力,累死在里面。

我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闭上眼睛寻思着出路,不料那张巨大的关系网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仅凭一人之力,能与他们硬拼吗?显然比登天还难。我开始打退堂鼓了。但是,总不能背着罪名,不清不白地在这山中荒废一生吧?

眼前又出现了古寨的情景,即使你不拼不搏,安于现状,在这个原始古寨中,都会像这个部落的人,无缘无故地消失。与其这样,还不如出去搏一下,大不了搭上这条命,五百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起码能够看清,这个世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非曲直也有个了断!

我努力拚弃杂念,使大脑处于一片空白,如此过了很久,脑中浮现出一部手机,这是什么意思?

哦,明白了,手机中有指南针软件,多亏出走时将手机关闭,现在一定还有电。我急忙打开手机,电量显示满满的,心中踏实多了,打开指南针后,认定一个方向,始终不移地走下去,逢山攀登,遇水绕道,饥渴找野果,累了找石块,落日之前,终于看到了汽车身影。

我定了定神,看了看自己,衣服已被荆棘多处刮破,全身都是泥土,肮脏不堪,比叫花子的还不如。灵机一动:不能给他们抓住,那样就是畏罪潜逃。只有自首,性质不同,才能优待,哪怕局面糟糕到,公安也与他们联上了网,定罪时也会从轻发落。处于这样的绝境,不得不作最坏的打算!

我把本来乱蓬蓬的头发,搞得更乱,抓了一把土往脸上摸了摸,找了一根树枝作拐杖,弓着背走向公路。许多武警正在盘查过往行人、车辆,却没人注意这个叫花子模样的人。

凭着这身打扮,我闯过一道道关卡,来到公安局门口,丢掉拐杖,抬头挺胸向公安局走去。

心中不断地告慰自己:我能摆脱关系网,冲破围捕网,撕破蜘蛛网,走出群峰阵,说明只要努力,没有办不成的事!何况,我无罪!我清白!只要无畏!腐网必破!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七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2620/

破网的评论 (共 8 条)

  • 雪儿
  • 江南风
  • 鲁振中
  • 心静如水
  • 芙蓉秋水
  • 草木白雪
  • 紫色的云
  • 雪中傲梅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