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发往天堂的思念

2016-11-28 13:10 作者:随心所欲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发往天堂思念

作者:牟瑞霞

把此文叫做印象记,似乎有些不妥。

因为我至今与景龙老师也没有见过一面。

虽然因为工作和家累緾身,没有机会亲自聆听景龙老师教诲,但是景龙老师鼓励的声音我却经常听到,这当然要感谢电话的功劳了。

所以此文叫做想象记好像更贴切一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关于写作,我已多年不动笔了。咎其原因,客观上虽然有许多因素,主观上还是由于自己太懒惰,以至于把自己的好荒废了。

今年十月份,单位组织劳动,当大家嘻嘻哈哈地来到作业地点,看到青山倒映在水中,白云在蓝天上飘荡,小在婉转唱歌。我不免生出许多陈子昂式的感慨和惆怅。当年唐朝诗人陈子昂政治抱负不能实现,反而被庸才武攸宜降职为军曹,一腔报国热情无法实现,眼看报国宏愿成为泡影,随登上蓟北楼,站在当年燕昭王为招纳天下贤士而建的黄金台上,发出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慷慨悲歌《登幽州台歌》。抒发了自己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空怀一腔报国热血无从施展的哀叹!

我没有陈子昂远大的政治抱负,也恰逢盛世。但面对这大好河山也生出几分感慨,几分惆怅,对自己的人生也有了几分思考和感悟:“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人生短暂,虽不能轰轰烈烈、惊天伟地,但也不能整日浑浑噩噩,虚度光阴,碌碌无为就是枉为人生啊!

大彻大悟后,想写点什么的冲动一时间鼓涨着我,使我有不吐不快,欲罢不能的感觉。

时不我待,回来后立即动笔写了起来,虽然多年不动笔了,但写得很顺,直抒胸臆,几乎是一气呵成,二个小时后一篇劣作就完成了。

文章写成后,我颇得意地念给丈夫和女儿听,没想到我停笔这么多年后,草成的文章受到了爷俩的高度好评,爷俩一边鼓掌一边撺掇我投稿。

我有些犹豫,往那投呢?

丈夫提醒我说:“别盯着大报刊,就先往伊日报投吧!”

我惴惴不安地问:“我写的行吗,能发表吗?”

丈夫鼓励说:“管它发不发的,打不来粮来,有口袋在,又不丢什么面子,投投试试呗!”

决定投稿了,我就把平时最珍爱的剪报本拿了出来,对着伊春报几个能发表散文的栏目,细细地研究起来。虽然多年不写作了,但我从没有放弃对文学的喜爱,平时见到好的文章都一一剪辑下来,尤其是伊春日报,有几个栏目我也非常喜欢,什么兴安时空啦!兴安塔啦!七彩假日啊!还有副刊的向阳林等栏目,林城晚报每一期的小文章,我都剪下来贴在我的剪报本里每天读上几篇,怡情提气。

有几个常发表文章的作者,我也很喜欢他们的文章风格。所以尽管没有见过面并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的文章却常读到,见字如面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这不,翻着翻着一个熟悉的名字跃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眼前顿觉一亮,他的文章经常见诸于报端,又是兴安时空栏目的责任编辑,他办的这个栏目我又极喜欢,我对这位编辑早就心存敬意,把稿子给他寄去吧!

这位编辑就是后来对我的文学写作产生很大影响的景龙老师。

于是我就战战兢兢地投出了第一篇稿子。

接下来的几天,虽然并没把这件事怎么当回子事,但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和期待,总是忐忑不安的。

星期一刚到班上,就接到了景龙老师的电话。

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一个资深的编辑又是伊春文坛很有名气的作家,怎么能给我一个无名小辈打来电话,并且和我平起平做的讨论文学。

我有些受宠若惊,激动的手拿着电话都在发抖,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景龙老师说了什么,讲了什么我也记不太清了,光顾着激动了。只记得景龙老师在电话里充分肯定了我的文章,对我的文章风格大加赞赏,认为我写的东西情真意切,文字平实,不浮躁,娓娓道来很有感染力,他很喜欢。

并告诉我,我的稿子周五的兴安时空栏目将见报。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振奋,同时也很感动。我的文章景龙老师能有耐心读完我已经很感激不尽了,况且还要给我发表在读者群最大的一个版面上,那么我的文章就会有许多人读到了。小试牛刀,就获得了成功,我很快乐也很得意,摩拳擦掌地有些要跃跃欲试的感觉!

此后的日子里,景龙老师经常打电话给我,热情地鼓励我,希望我能坚持写作。

我常常想,景龙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从电话里的声音猜测“声音洪亮,干净利落,应该是个年轻小伙子吧!自己已近不惑的年纪,又冒冒失失地写些大实话的文章,既不流畅,也不凝练;既没有睿智的语言,也没有闪光的思想,岂不让人贻笑大方。

转念又想韩愈在《师说》里早就提出,师道在于“传道、授业、解惑”也,应不拘年龄、地位、出身,向比自己有专长的人去学习,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既然景龙老师不嫌弃,又不吝赐教,自己又有什么可扭捏的呢!想到这里心里便坦然了许多,感叹自己在不惑之年,遇到了一位文学上的良师益友,真是幸运之极!

后来景龙老师又寄来了他的诗集《黑水恋》和散文集《红色的天》等五六本书,看到景龙老师的成就,我更增加了对老师的敬仰!

在这些诗集的作者小传里,我才了解到景龙老师不光年长于我,还下过乡,吃过很多苦,经过自己不懈的努力,现在已经出了好几本书了,是伊春文坛上颇有建树的作家。他的头上有许多光环,是省作家协会的成员,又是伊春作家协会的骨干,还是人民日报驻伊春的特约记者,身份了得。

我暗暗庆幸自己投对了师门,既然景龙老师年长于我,又是文坛前辈,就是我理所当然的老师了,拜他为师我的心里更踏实了。

丈夫则在一旁打趣地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你很幸运遇到了伯乐。”

丈夫的话似乎有些恭维之意,景龙老师虽然是识才的伯乐,而我却不是一匹千里马,只能是一匹经常偷懒的奴马罢了。如今有了景龙老师这位优秀的奴手,常常拿着鞭子在后面鞭策于我,我只有坚持不懈,继续努力,才不辜负景龙老师的一番知遇之恩。

有了景龙老师的关心和扶持,自己的胆子越发地大了起来,自知笔力不行,还是要努力地写下去。便有了后来发表的第二篇、第三篇……,伊春日报的几个栏目里经常能见到我的名字了。我的剪报本里不仅有别人的文章也有了自己的文章,我很自豪。

通过与景龙老师的接触(当然是电话联系了),我深深地感到景龙老师不仅仅是一位豪爽坦诚,热情善良又才华横溢的人,更主要的是他的人格魅力,自古有文人相轻之说,但他从不傲视我们这些无名的业余作者,不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对我们无名小辈板着脸,相反还热心地指导我们,关心我们,扶持业余作者,积极地培养新人,应该说景龙老师为我们伊春的文坛注入了活力,为伊春文坛的健康发展和繁荣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能拜他为师,真是三生有幸。

新年就要到了,今年的新年又不同于往年,适逢世纪之交和千年之交的伟大时刻。

在这个令人振奋的新世纪的开端,为了感谢景龙老师的热心培养和谆谆教诲,想寄点什么以表心意,寄贺卡吧!又觉得那是年轻人的专利,与我这已近中年的人好像有些不妥当,太飘了。

想寄点特产什么的,又觉得与我们文人的身份不附有些俗了,想来想去还是拿起笨拙的笔写下此文,略表心中的敬意。毕竟景龙老师喜欢文字,我也喜欢文字,用文字表达感情和敬意是我们共同喜欢的一种方式。

衷心地祝愿景龙老师在新的一年里笔力发达,多出作品,以飨热爱您的读者,我在为您加油!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写于乌伊岭

景龙老师印象记后记

《景龙老师印象记》写于上个世纪的最后一天,距今也有十五年了,时间真快啊!已经跳过了十五年。今天重读它,那旧日的美好的时光奔腾着向眼前涌来,让人怀念,让人感慨,也让人悲伤

由于景龙老师的热心指导,我的写作水平一度时间提高的很快,在各种报刊上也发表了几篇文章,小有成就。这期间我真得有幸见了景龙老师一面。

大概是二000年的春天吧,我记得是春寒料峭的时节,虽然小兴安岭的积还没有融化,但已经有了春意。有一天我接到了景龙老师的邀请,让我作为伊春的业余作者,参加一个由伊春作家协会和伊春日报联合举办的本市业余作者研讨会。我感到受宠若惊和从没有过的兴奋。我也是伊春文坛上的一名小作者了,我也可以参加一些文学沙龙了,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同时也很感激景龙老师对我的厚爱,给了我这次向这些有名气的作者学习写作技巧、交流写作动向的机会。

会议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上午,我却受益匪浅,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中午又在一起聚了餐,景龙老师挽留我让我多观摹几天,再一起就有关文学的问题进行探讨,由于工作忙,女儿又小,家中脱离不开,当天下午我就坐火车返回了,景龙老师一直把我送上了火车。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还是我写稿,景龙老师给我发稿,在文学上一直给予我支持和鼓励。

到了二00三年吧,我和爱人商量决定办一个业余辅导机构,主要是针对初中生进行辅导,这样能缓解家中经济的困境,毕竟我们的工资太低了。教学任务的繁重,工作的繁忙,培养女儿需要精力,一下子时间不够用了。不得已我放弃了自己的爱好,忍痛割爱,不写了。

没有时间从事写作了,我也就没有和景龙老师再联系。不是我忘恩负义,而是在我的灵魂深处一直认为,一个作者如果拿不出作品来,就丢失了业余作者的身份证,还有什么颜面再见自己的编辑呢!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和景龙老师再联系,但这并不能说明我因此而忘记了景龙老师,师恩难忘,我怎么能忘记景龙老师在文学的路上,对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辈的扶持与肯定呢!

直到二零一三年我又重新拿起了笔,写下了一些东西,可能是由于生活的积累多了,沉淀久了,写的文章网友们都挺喜欢。

有了作品我多么想向景龙老师汇报啊!可是意想不到的是,景龙老师已经离开了热爱他的我,驾鹤西去了。

我悲伤,我唏嘘,我自责,我不能原谅自己,我无法面对这个严酷的现实。怎么会呢?景龙老师身体那么好,很健康的,怎么说去就去了呢?现在算来景龙老师也就六十出头吧!我一直以为我们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相聚,可以在一起讨论文学,可以亲耳聆听他的高见,没想到,一万个没想到啊!命运之神这么残忍,就不能让我的老师多享受几天美好的生活吗?再多写出几部作品吗?

我固执地认为景龙老师的离开是短暂的,只不过是从我生活中一时走失了,我找到他不就行了吗?我们还可以继续我们的友谊,我们的写作,我们的师生情谊,景龙老师的离开不过是讹传,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景龙老师的离开千真万确是真的,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潸然泪下!

现在算来我和景龙认识已经有十八九年了,只在二000年春天见过一面,距离现在也有十五年了。景龙老师的音容笑貌与我已是非常的模糊了,只记得景龙老师具有北方大汉的形象,大个头、方脸、不白、甚至有些粗线条,身材很魁梧。看到景龙老师我就在暗暗地想,如此粗犷的一个人怎么能写出那么深刻、理性、细膩、感情丰富的好文章呢!尤其是他的诗更具有女性的柔美和隽永。

现在我更加的自责,如果这些年我能与景龙老师一直保持联系,那么景龙老师您在天有灵,能否告诉我,我潺弱的手是否能挽留住您那宝贵的生命呢!

景龙老师您告诉我!现在是您在天上,我在人间,天上人间相隔两茫茫,我只有祝愿您景龙老师您一路走好啊!

谨以此文缅怀我的老师景龙先生!祝他在天堂里一切安好!好人一生平安!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时写于乌伊岭

作者简介:牟瑞霞 女,1963年出生于黑龙江省逊克军马场。1986年毕业于齐齐哈尔林业学校森保专业。现工作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乌伊岭区(林业局)。现为伊春作家协会会员。在校期间开始尝试文学创作,先后在《黑河日报》《伊春日报》、《林城晚报》、《黑龙江林业报》、《诗导刊》、《知青文学专号》、《乌苏里江绿色风》《人生》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近百篇(首)。有散文《家乡的小河》收入《黑龙江林业报》创刊10周年新闻作品选《林海华章》。著有长篇小说《胶东旧事》、《达子香之恋》《牟曰广传奇》 近几年有大量作品见于《中国散文网》《南溪河文学网》《今日头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0705/

发往天堂的思念的评论 (共 10 条)

  • 清澈的蓝
  • 襄阳游子
  • 雨袂独舞
  • 秀
  • 雪灵
  • 雪中傲梅
  • 歪才(卢凤山)
  • 醉雨轩
  • 鲁振中
    鲁振中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情真意切
  • 参花紫林心荷

    参花紫林心荷作者写得很好,你好,我是省级期刊的编辑,我们杂志年底有订阅活动,订阅全年杂志即可优先发表作品,详情了解请联系球球:1982259802,微信:wuyuanzhu666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