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山人

2016-08-24 13:36 作者:栾维权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十年前的天,我大学毕业,背起行囊,奔赴小城,执起教鞭。那时的理想和激情,正如当时的天气一样,火热。

九年前的初秋,我又收拾行囊,求学渝都。怀揣着依稀中似乎美好想,当然,彼时的自己,尚不知古文字学道路的崎岖与险峻。记得当时,火车还是绿皮的,人依旧很多,我和同乡被“和”在茫然的人流中,不由自主地挤上脏兮兮的车厢。车票是买了,是121、122号,但环顾整个车厢却发现:“定员118人”。我们无奈,只得挤在人群中,随波逐流。

那时的我,还是年轻的,没有见过山。26个小时的路程,绿皮的火车,竟然没有嫌慢。反而,贴着玻璃,盯着窗外一晃而过的青山,兴奋得一路上没有半点倦意。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跳出农门与彼时的无限欢喜,正是我可悲的地方,只是当时于我全然不知。

十年后的今天,我跨过了而立之年,娶了妻,做了父亲

如今,两鬓斑白,却又在山里。是啊,人生几何?“农村娃土里爬”,小时候,放过羊、喂过猪、下过地,我知道父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也许是亘古以来的期望,我并没有无意放大。只是有朝一日跳出农门,在潜移默化中,有谁知道,这种期望竟变成了责任和负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终于放下锄头喝起了墨水,我终于大学毕业了,我终于又远行西南,再度求学。只是,我终于又回到“这里”,似乎是生命又来一个轮回。在人生的马拉松竞赛中,我也挥汗如,我也十分着急。只是我是原地踏步跑,或者我迎着艰辛,一路呼啸,但是摸错了方向?

去年,盛夏六月,一纸、一车、一人,我摇身一变成了“山人”。

“你来自平原习惯吗”,外来的贵客,总是问个不休。我怎么说呢?只是,我是农村娃,我还不知道什么叫“苦”。

他们总带着无限羡慕的口吻说,山里空气好,养人。是啊,你是在笑我当初第一次看见大山,傻傻的兴奋,笑我无知的“无限欢喜”吗?

有时候,我散步到山巅。山风微冷,知了一如既往地叫着,半天没有一个行人经过。是时间静止了,还是思绪静止了?我想得脑袋疼:“今夕何夕?”山上一日,人间一年吗?

我终于明白了,不管是《红楼梦》“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还是“已把异乡当故乡”,或是“早把异乡当故乡”,都远没有我之悲哀:“误把异乡当故乡”。是选择,抑是命运。夫复何如?

已记不得,是哪个不知名的人写的哪一篇不知名的文章,只是记住了一句:“异乡永远不会成为故乡,而故乡已经成为了他乡。”一次,跟某友聊天,自己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从过了年到现在,我已经大半年没见过父母了!”此刻,眼眶突然潮湿起来。

又一次,到山上散步。已是农历七月,到了山头,路边,一株野桃正红。我在空间里写到:“人间七月果已尽,大沟野桃犹未熟。”突然觉得,万物有性。我生在中原,南迁多年,依然不喜米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今日,遇一熟人,并没寒暄,见了我第一句话:“徒生华发!”我以为他会说:“早生华发。”只是,他说的是“徒生华发”。头发,染了一次,终究耐不过染了又白,白了再染的烦扰。

算了吧,都随它。

今生,“在路上”似乎已经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绕过的话题,也是我不得不翻越的山梁。

“万里黔中一漏天,屋居终日似乘船。及至重阳天也霁,催醉,鬼门关外蜀江前。莫笑老翁犹气岸,君看,几人黄菊上华颠?戏马台南追两谢,驰射,风流犹拍古人肩。”我辈顽劣,也只是羡慕黄庭坚的洒脱、豪迈与乐观。突然想起黄庭坚有号曰“山谷道人”,不禁释然。

想想十年后,我突然又想不起来什么……

再想一想十年以后的以后,却发现离65岁还有一万一千六百八十天。

这样一想,我还是不想为好。因为,许多烦恼,正是因为想得太多。

既然“在路上”,那么就需要翻山越岭,不断赶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60707/

山人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