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微冷

2019-07-31 08:20 作者:栾维权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微冷”,多么空灵、含蓄、内敛的一个词啊,刚刚好。

初见,便是好喜欢!

东坡《定风波》云:“料峭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也无晴。”想一想便觉醉了。不是吗?下着雨,衣衫或已湿透,但全然不觉,而不是不顾。这多了一份洒脱,而不是无奈。微醺之后,唱着歌,雨中漫步。一阵凉风吹来,“微冷”而已。多么让人向往的意境啊。

古人讲:“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雨滴晶莹,竹儿青绿,穿行其中,人间极乐事也。这本就是读书人的天地,虽然天地间有尘埃,但是心中澄澈。

这是一种智慧,做人清高是必须的。但是,不是孤芳自赏。东坡诗、书、画样样精通,锦心绣口。却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书呆子,善美文美女、好美食,既为世人留下了美文,也为世人留下了美食“东坡肉”,一句“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已是写尽爱情的凄美。

我想,他大快朵颐满口流油的时候,一定毫不犹豫地用衣袖擦拭。他一生起起落落,有过辉煌也有过黯然,既能处庙堂之高,又可处江湖之远,始终恬淡自适。(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想到自己,十三年前,天,考研,每天温书,一坐至凌晨,没有空调,没有一切取暖的东西,阶梯教室里连续几个月,极寒难熬;十年前,八月盛,我考取乡间小吏,到大别山旁的小县城报到,举目无亲,酷暑难耐。这一切,过去了但忘不掉。热与冷很异常,太刻骨了。

“白”是最简单、最彻底的,却是最有包容性的。“留白”是一种艺术,在哪儿留、怎么留、留多少,留好了胜似浓墨重彩。

故而,我喜欢一切跟“微”有关的词语,如微冷与微暖、微笑与微苦、微雨与微风,当然,还有“微醺”。诗、酒、花,是读书人的标配。微醺是常有的事。当然,酒产生了很多千古雄文,也生产了很多酒鬼。酒,只是催化剂。

春风必是暖的,微暖而已。它总不会是闷热压抑的,更不是冰冷刺骨的。如秋高气爽一样,初秋的阳光也是暖的。秋天里,眯上眼,躺在果园里晒晒太阳,来个“日光浴”。这与“如坐春风”或者“如沐春风”都有一种骨头痒痒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好极了!

乡下的日子,像是闭关修炼,只不过何时出关我亦不知。我看过的那些武侠小说一直坚定地告诉我,武功最高的不是招数千变万化的,而是无招胜有招。当然,诗人也说:“千磨万击还坚劲”。磨心性,磨脾性,岁月就是这样把你扔进茫茫大山中,撂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不断磨砺。

至猪年岁中,我已入世十年,辗转两省,始终困在乡下。一日,周末,众人都已回城。晚饭后实在无聊,一个人散步到江边,天气炎热,动辄衣湿,心烦意乱。一阵凉风吹来,心情顿觉舒畅。我不禁去想,这十年我到底想要什么?恐怕,连我自己也说不清吧。但是,酷暑有凉风,刚刚好。

“微雨燕双飞,落花人独立。”心中的寂寞不想去说,却又期盼那个能懂的人,在细雨绵绵时来一场心灵的约会。

岁月给了我什么?腰间三寸赘肉,头上两鬓白发吗?这是铁定的实事。照不照镜子,我都改变不了,逃避不了。

中药,需要微火慢煎。其性大多微苦、微辛,微甜的少。春风微弱,却能吹开冰河千里。

来这个小镇,我看见过对面的小山几番绿了,也看见过它的多少沧桑。我知道,白覆盖之下,春水兀自静静流淌。

时在二伏,八个多月的女儿咿呀学语,第一次模糊吐出“爸爸爸”的音调,我突然泪目。去年冬天,她刚刚出生,不知不觉间已能辨别父母。谁说岁月无情?

那一刻,我幸福得眩晕!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vubpkqf.html

微冷的评论 (共 7 条)

  • 雀雀雀雀跃
  • 散漫山人
  • 浩淼原野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心静如水
  • 王东强
  • 诗心云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