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博客自传】若隐若现

2016-08-07 06:52 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若隐若现

又快过年了,好像是年龄越大越空虚就会越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人们留恋尘世但又不得不作为时间的可变函数任凭时间参数的改变而改变,人的一生所为也许就是想破解这道有无数未知组成的矩阵难题,有点可笑的是我们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

你卷曲着花瓣掩藏着花蕾不敢坦白自己难怪没有蜜蜂来采你,你把眉毛拉平细声细语询问表明你是女孩子我却感觉嘴里酸溜溜的,你个冒牌小喵把女人的小心眼和嫉妒心表现得像刚端上来的脱骨扒鸡一样馋人。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就涂些油膏在脸上让人恶心又垂头,她有着一副无从说起的自大还满不在乎令人敬佩又使人战栗还忍不住喷笑,她那小家碧玉一副良家女孩的摸样端端正正的摆在那儿有点不可冒犯。

“我喜欢过有意义的生活”,你是中毒了还是中暑了,让书报新闻骗得不轻啊。喜欢读书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读书的目的。读书的目的不是让你贩卖学问,贩小学问的老师教授仅仅是个不那么高尚的职业。因此读书的终极目的是让你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也因此使自己更有智慧,如果你每天没有仔细思考回味人生的机会,读书就是个技术。做个有头脑的人而不是有学问的人吧,就算你读书很少也不要满腹经纶一脑门糨糊,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一肚子下水的人顶多混的看上去像个富人。

我感觉有人在洞察我心中的秘密,她有了觉察但欲言又止而且恰到好处这使我非常惊讶因为我一言不发。真是非同一般啊,她满口单纯自己,她尽道知心话而与你听,她人不小鬼更大丢了自己得到别人不会失去平衡,她每每不依不饶亦非不一情非可以单纯。

没有人在别人面前心甘情愿主动示弱,何况我们这样的年纪,何况青来得正是时候,何况冲动就在大路中央,求知求偶都是欲望造成的。虽然美貌不会在镜子中产生不会在吹牛中加重,但毕竟是修饰过后才出现的哪怕一点点,因此大家都一样总想在最恰当的时机把最具代表自身个性的东西展现出来给大家,一字一句一颦一笑也想发挥最佳可能。我也试着这样表演过,只是不能时间太长,学也没学会因为不得劲,好像我不是来表演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奶奶终于没有同意进城与我们同住她坚持自己在家和在自己家里继续生活,她说她现在还行在自己家里也习惯没有束缚进城的事以后再说并希望有空你们就多回来看看。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难舍故土和那些与之朝夕相处了一辈子的老媼们可以理解,父母因此没有坚持。但我想奶奶也许还要思念一段时间来平复心情也许还要独自悲伤些时侯用一解脱近七十年与爷爷相濡以沫的失落,也或许每个人只能自己慰藉自己的内心没有谁可以替代而不论你的年龄大小。都知道自己是人老心不老但你可否体谅过自己身边人的感受,其实物质享受对奶奶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八十多岁也不只是吃饭睡觉漫漫长她能睡得着吗。每每夜来,或许八十多岁的奶奶独守空房就是简单的习惯因为再也没有一个人与之磨牙抬杠终于可以自言自语念经念佛到天亮,再也没有因需要伺候的人要早起那会是多么失落啊。

若有若无

听说二哥的同学杜哥撞了汽车,他新婚半月昏迷半月,这就是他的蜜月。

期末考试交上卷子后他在厕所里抖搂完尿斗把提着裤子一边扎腰一边向上斜歪嘴角又眯起一只眼躲避轻浮的烟雾,在他不停的对我吹牛逼时烟卷还一撅一撅:我这是考多少次试了。我心笑一下没有搭话暗想你这厮高中没念夜校没上国考没参加哪里就比我经过的考试多,现在依仗点小聪一泡屎拉进自己锅里让你小子得机会了,其实从你的视力急剧下降就知道看你白天玩耍嬉闹课堂睡觉夜里却是拼命夜读到凌晨你为什么啊,摆个聪明架势给人看很好玩还是可以色诱小姑娘啊,你个虚情假意赛娘们别人不知道你我也不知道你。算了吧哥们,别化妆了,我不看不爱听,考个试看你些感慨还是糊的。

本来就不成样子的学校加之随意武断的头头鼓动那些横鼻子竖眼的糟老师们对学生施压,学生有怨言也难出口,能出口也改变不了什么,你看着学校越来越不成样子,可是这就是校长的工作啊,他不折腾校园老师和学生他干什么啊,他手里就这些货啊。

如果目光滔滔而来又迎面相遇,对方一个急转弯,激动撒了一地不说她还电射了我一下,我的脚知道啊。

那一天,我独自一人去办公室交作业,作业本子一摞摞,本想一放走人去,最难得这里没人啊。东看西瞧没有啥,一本一本翻作业,翻来复去是同学,一下看到她名了,一阵暗喜心亲切,急忙捧起看仔细,一页一页来赏读,一字一句来亲热,一笔一划很规范,字体工整很不错,字如其人不两个,方方正正透秀色,都说秀色可以餐,我说秀色显品格,字正腔圆人品端,做个同学知足了。看罢同学作业本,放回原处舍不得,心想没啥好办法,我的本子摞上吧,我在上面做作业,全当是我抄你的,不知你说行不行,这事我就自定了。心满意足回不去,好似心理变态啊,变态应是常有事,人心哪有不变啊,变通生生是常理,正是自己好意思。

“看来你吃苹果就没削过皮啊”,嚯!啧啧。她大声笑叫着,一副看别人生吃下水轻蔑恶心状。她肩扛着脑袋歪,嘲笑不会削苹果皮的孩子。可是我看到你在偷偷咽口水,别装作没事似的,别装的从来不吃苹果皮似的,我从远处看见你吞咽的喉咙在蠕动。

“你就这些武艺”,你个六指子,自鸣虫。被人耻笑的感觉太不妙,算你狠。看你是女流之辈,成熟的早,我放过你不跟你计较。

“他看见我了,还从我身边走过去,就是不跟我讲话”,她们在议论他他他最后的结论是:爱咋咋。这话的结尾从鼻腔里冲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委屈来,我心道是他爱你还是你爱他,不就一句话吗。

“我看看书行不?”,不行她说。这孩子一阵紧一阵松,你不理她她自己拿书给你看不看还不行,如果她说不行时你也可以马上嬉皮笑脸去哄她骗她她一高兴会扔给你看。呵,女孩的心思真难猜,着急了她还会咬你一大口呢。

一个人要做多大的事才会被世世代代的人讴歌传颂仰望啊,这样的人不会是所有姑娘都想嫁给他吧,如果是个女人也定是貌美绝伦羞煞春花倒流春水千古绝唱。做吧你,大世界无常又无理,瞬间不再属于你,做好随时毁灭的准备珍惜现在同样你就无法满足未来,不知道下一秒也要为下一秒作准备,累啊。

若即若离

一声熟悉的婉唱越过人丛穿透空气爆破了耳膜震憾了我,我有听到一年轻女子叫我的名字这是我朝思暮想的多重谋划和期盼,我迅速回过头去却见她笑吟吟地赶上来说:我看着像你。而我慢下来有了与她并肩前行的幸福却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讲,天生的吧。

时间不会跟你讨论要不要珍惜什么,你看,似是一转眼的错觉,虽然还记得刚入学时钝钝的我,可三年的一半没有了,只是越变越坏的我还是钝钝的。本来善于站在第三者的立场上特别擅长想象和洞察,可一到自己身上失去的就是朦胧的方向,就如我发出的声音,没经过特别训练,还以为我讲的全是梦话呢。

“我看着像你”,兴奋的浓茶里藏着我的内心在跳舞歌唱,飘渺的烟雾中裸露的身形却在蜷缩冥想,我假装一本正经地与你对话。

我看着隆季节里飘舞的花遥想起春水那年轻摸样还记得,她终于开成了花接下来却不会变成冰疙瘩,因为我将她捧心里,不让水的花儿有结果。

“我看着像你”,那又怎么样啊。

如果万物的摩擦系数是零,可能会一无所有啊。好像我是不太亲近水也不太爱洗澡的那种人,记得小时候除暑假可以主动下河下湾以外就是临近过年才洗洗澡平时就洗洗脸因此至今也不会游水。考试是个理由可考完试就没理由了因此感觉应该去洗洗澡了,本来我这人就油灰大,在大池子里泡半天,拿手在身上轻轻一搓,那油腻腻的油灰立刻翻卷起来用父亲的话说像碌碡又说是可以给二亩地施头便肥还有一说是掉地上能砸破脚面子,我边泡边搓边想顶多这算是物归原主吧。就在洗完澡穿衣服时候,看到有小哥俩在光着腚打闹嬉戏而且是弟弟打哥哥,父亲可能在做最后的冲洗吧,弟弟打一下哥哥叫一声“娘们”哥哥就晃一下身子说“别闹”,哥哥在自己试穿衣服弟弟在等着父亲,“娘们”嘻嘻嘻。看着小哥俩在玩闹心想小小年纪就想娘们,还深深地把我沉入了从前的水底下:那次是我们哥仨结伴去澡堂洗澡,最后的晾晒环节听到几个澡堂职工和客人讲起了成人笑话,大哥跟着笑,二哥竖起耳朵听,我在一旁不知道。回家后母亲看着孩子长大了能独立洗澡了很高兴就问长问短,大哥笑而不答二哥就哈咧咧地笑着说:那些叔叔还说回家没事就日逼啊。说完就哈咧咧地笑,我也跟着哈烈烈地笑。记得母亲说:别胡说。

你看着像我,我不像我谁像我,本来就是我,自然很像我,我就是我当然着看像我。

母亲说那天一迷瞪把雪花膏挤到牙刷上刷牙了,今天妈妈对我说一时疏忽摔了一跟头。可爱的母亲却笑呵呵地对我说:感谢主。我望着母亲一副不服老的乐天派:感谢主。

若明若暗

嫉妒是一种使人向上的内在心理表现,因为我开始嫉妒也更加频繁的嫉妒他了,他不但会表白还会胡诌还坐她旁边每天。

刚开始寒假还有点不适应似的没想好干啥,无聊而又自流的心绪和惰性显示在床上的被窝里,随时可以心血来潮和神情振奋的是胡思乱想过往的好事以及期盼中的激动,如不如愿都友好友谊存在先自慰再自嘲最后再想其他事能让自己高兴就行。同宿舍的大男向我发出了苦恼和警告说:找媳妇一定要抓紧,看准了就上,有剩男没有剩女啊。

昨天去学校看分数,她咬着清脆的普通话说:你考的奇好啊。

我考的奇好?什么意思,又开我的玩笑,我从来就没有考的奇好过。我有些神经质吗,我敏感过度吗,“太看我不起了她”。

那天去买了春节供应鸡蛋送回家,马上就溜到了书店。一位英俊潇洒的小伙子高而美且帅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一手夹着香烟一边认真翻看一本黑皮精装书,我挪到他身边蹲下向上一看,《伦理学辞典》,我犹豫了一下想是否我也应该买一本呢,我机械的拿了一本放在篮子里,心里那个自豪啊。但我后来发现那小伙子走时没有买那本书他空着双手,我却没有再去把书放回原处的勇气,买了买了吧,我可不是装腔作势囫囵买书的人啊。把新买的《伦理学辞典》反握在手里,让这几个烫金字向外发光,很神圣很骄傲的样子又出现了。一边漫步直行一边满街上找人,这会儿如果恰巧碰上她出来闲逛心想我就有话说了:哈,我啊,没事随便逛逛。就买了几本书,你看吗,看就拿去。我啊,没忙什么啊。什么,你家就在附近啊,去你家玩玩欢迎吗···。

你开我玩笑“我考的奇好”,太看不起我了她!

天生的吧,要不怎会老是心口不一改不了呢。上面说是自愿,你传达时候也说自愿,然而一到执行就天生强制起来,还叫嚣与你的政治生命紧相连。泛人民都是惧怕这种近乎威胁的恐吓也会在背后小声说反对,只是没人敢站出来不服。自愿是什么啊,是根据个人自身情况和处境来决定现在和将来对某件指定的事发出完全由自己自由意愿判断的结果的自由表达吗。因此现在的自愿走样了,是一种贴着自愿标签的强制行为,而中国人的懦弱就集中表现在这里,忍气又吞声敢怒不敢言,耍淫威的人早就看准了这一点此风愈演愈烈他们就不合情不合理的抢去了属于我们的东西。

我考的奇好,我喝高了还好。我借着酒劲,刚想耍一套动作,只听“啪”一声响我的手表摔到地上了。我检起来一看,表蒙子有了裂痕,表指针不再转圈,我的手表病了。

我睡不着,有了烦闷和苦恼,生活如此糟糕,这毫无价值的世界,只等我们死了。

我看不见,我太过悲观,我长啸,之所以开始憎恶生命,还是因为自己的美好

这世界有我一份,空虚和尘土都要,哪怕用一生的光芒,酿一滴嘲笑,有你就好。

若存若亡

每天除了保证把家里的水缸担满外不太干其他家务活,妈妈老是怪我说:平时不干活放假也不知道多练练,我又不能伺候你一辈子,等自己有了家再懒就有人拾掇你。其实我自己感觉安排的奇紧张就是不爱打扫卫生做饭买办洗衣服自己也能来却没有替母亲多干家务的计划,二哥结婚我不得出全力啊,英文单词还没记住呢,九三夜大25日开学。

喜欢谁就把她变成亲密敌人往死里爱就像街头上张着大嘴散热的那口太阳,让她无法躲避而不得不进入我口。

仔细想下,还是像我们这样不太平的平民家好一些啊。能有这样的领悟是因为我曾羡慕过那些家境看上去很好的干部子女,如果没有近距离更深入地与他们接触他们的光辉形象也或许至今还是高大无比。看着周围那些干部子女在人群里的动作是如此淋漓的小气以及打击和贬低和排挤他人的小嘴脸,我猜想你们的父辈就是踩着他人的头顶爬上去再踹一脚的吧,看你拍马溜须的习惯就知道你们的父辈投机钻营的能力强过鼠辈数倍。但你们除了比我们平民住的宽一点吃的多一点行的阔一点穿得暖一点外再多几点,因为在家里你们也是实行上下级管理人情味就严重不足,讲话不自由坐卧不自由还穿戴不自由呢,大人假面具儿女假服从笑声也假惺惺,最重要的是你们的父辈永远是伟光正那条奴才基因先天遗传到你身上不奇怪。你们知道我们平民家不是这样的哦,父辈们教我们老老实实做人忠厚才能传家远,先人情再讲理讲理是讲公平自由大道理。关键是我们可以无条件超越我们的父辈,我们首先能从精神上反哺我们的父辈最后再从物质和行动上反哺我们的父辈,更关键的是我们的父辈不仅接受而且很开心并引以为豪,这是你们干部子女不敢想象无法拟比的优越。再说,我们去你们家你们的父母代答不细理冷冷远之而我们家是父母兄弟齐欢迎热情寒暄问长短,都知道是谁的家庭不讲做人的道理了吗,别看他在台上说什么,那不是他自己写的。当然我是站在平民立场上讲这些,那会儿还没有富人阶级,权贵精英也没下生,我就开始瞧不起干部子女并想远离这个族群,那么我自然该混成“贱民”才对啊。

我走了,谁来收拾残局。这里是我的世界,只要有我在,我的世界才会像全世界。我是想过有一天我会离开我的世界怎么办交给谁,不想在这里大发雷霆只想说说情话,不想流泪流血只想疏远假设,想极了要把自己粉碎了零售中的那份激动也慢慢冷却。哦,是太懒了了吧,不是万念俱灰不是心如死灰我可以随灰起舞纷纷扬扬飘很久,如果像雪该多好啊,千姿百态一坠为水还原自己,这世界还是我的。

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折磨时也轻声哼着歌,失眠算不算?不算算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6919/

【博客自传】若隐若现的评论 (共 8 条)

  • 襄阳游子
  • 夏之菲雪
  • 雪灵
  • 暮兮颜
  • 歪才(卢凤山)
  • 火淼
  • 荷塘月色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