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博客自传】我爱我家1

2016-09-19 07:43 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自从与老婆成功分居我在老家与父亲有了集体供暖以后,一到天就产生一个在自家加装暖气的想法。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心态就是每每回城看到老婆整天还搂着女儿睡觉心里就感觉怪怪的,因此总想拆散她们母女:别觉得和奇好似的,多大了还在一张床上睡,她就没点隐私。妻则嘻嘻哈哈的说:嫉妒啊,吃醋啊,那你也来啊。当然这一切都是我努力想把妻女一起带回老家不成功造成的,谁也赖不着。

妻是通过今年节亲戚的规劝才勉强同意把家重新修整一下的,我说的不好使她比我道理多,什么麻烦啊多花钱啊瞎东西啊。因此借这个热度我二月下旬开始考察市场,至三月中旬就有了把握。其实看着我二十年前搬进去的这个家真有点心痛自责,因为自打我住进去时打扮它一下外再也没有给它洗过澡,抹过胭脂,刷过粉,就好像总是欠妻女的一样。

燃气壁挂炉

同学家前两年把土地暖改装成壁挂炉加热方式,据说效果不错比集体供暖还便宜还有自主加热停止权虽然稍有安全问题但技术已经不是事预计今年大流行。我要连同暖气一起安装,但众多商户不是壁挂炉功率大牌子偏就是暖气安装价格太高,我的房子又老又小,卖地面砖的几个老板都建议我不要用好的贵的因此我想多跑多问总会遇到合适的,为此我还与妻一起跑到春季家装用品展销会上去,坐的公交车。在当下畸形大发展的大背景下面,小老百姓的不合适多的很如果你也想跟上潮流干点事的话。好大一个展销会里人潮伴着广告,广告领跑着家具厨卫产品四处招摇。初步选定的那个壁挂炉品牌也在此忽悠却没货还要涨价,那家的买卖人员硬拽着我非要现场认购不可很执着敬业。其实我整个上午都在说谢谢,除领了三盒抽纸留些假电话号码外就是收广告纸和纸袋子。看着商家打着展销优惠的幌子像真的却在卖高价,看来参展的摊位费用不低啊,组团忽悠老百姓的钱财,“团进团出”是两手硬的手法啊。但当我最终决定用这家的壁挂炉应该先让那一家给我装暖气片决定时候,却奇怪地碰上一家可以两全的专卖店店铺,而且老板的预算也合我心意,于是当场决定用变化改变计划,就是他。

隔天我电话请他来我家实地测量设计,在闲聊之中他说得很轻松这也没问题那也很好办拍着胸脯保证,还发现这老板原来与我是一个系统都在电子单位工作,我的同学他的同事是同一个人叫建新,于是又无厘头地多了一层信任和欢喜和激动并当场决定后天开工,他也马上电话联系货源说先送两台来。这样的决定看上去是有准备的唐突,它虽然打乱了原先由上而下装修到收拾屋子的顺序,妻也有了事情迫在眉睫不能再继续悠然收拾还可以在回忆中感叹感慨的自在,但我们一致认为:如果没有一个开始就永远不会开始。

其实在我考察时候妻也没闲着在家,她的任务是归置东西。没想到小小的地下室胃口很大很容纳,家里几乎除家具外的杯盘被褥床单衣服书籍杂物都塞了进去也或许是我不善于索取的结果。结婚时买的三组半密度板大组合橱死沉烂沉搬不动,我与妻商量说要不咱卖两组吧,不然怎么来回倒腾啊,这事妻不愿意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下去叫人。一会儿上来夫妻两个,当他们知道是密度板组合橱时只说两个字:不要。再问就是:不要钱也不要。他妈的这些平时挂着喊着高价收购家具的沂水人,又来三个沂水人,听完之后一样地摇头:我们弄回去卖不了。但当他们听完我和妻子的解释和说辞后似乎明白了我们内心深处的模糊含义和一些难以言明的隐忍想法,其中一个迅速抓住我们的弱点下嘴就说:你如果愿意把这两把木制联邦椅送给我们,我们可以帮忙把这些组合橱给你们搬下楼去任由处理。没有办法我想他一下抓住了我的死穴,这些乘我之危的沂水人还有读心的本事,这些打家劫舍看上去很像丐帮的沂水人据说他们来这里就是闯江湖,他们垄断了我们当地的旧家具市场,说一不二,给多少你要多少我就是高价不然买不了。其实这是后话当时可不这样想,脑袋一热还把一张用了二十多年的玻璃茶几搭给他们以显示对他们协助的感谢和我们家几千年的文化底蕴和好客豪爽传统以及儒道家风。现在我仔细想下去感觉我的这些决定还赶不上那些卖国贼,卖国贼们多少还要外人几块钱,可我和我们的决定不但分文未取还有糊涂赠送看来谁都有脑袋被驴踢被门夹的时候,后悔没有象征性的要他们几块钱至少也要与卖国贼的身价平起平坐,不然我会被后人叫成“败家子”幸亏国家不在我手里我才不会被叫成“败国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安装那天,我准备好父亲的午餐,早早进城等着。

他们近上午九点才到,当老板与小伙计把物料工具一趟趟扛上五楼时是九点半还累的连呼哧带喘粗气。老板说因为壁挂炉有进口水泵,是强制循环因此安装暖气的方式是单管串联这样还省钱好像很替我着想其实我早有数在心,我说管线贴墙壁下印走明管线因为我的计划不经过门口。这样决定之后老板开始定位打孔水钻打眼,几招下来我看小伙计啥也不会干,是个新手还不停地抽烟接电话。当第七个墙眼快要打完时老板突然叫了一声:坏了坏了,眼子打的位置不对。但接下来老板的心思几乎全用在怎样才能使这三个墙眼不浪费上很迅速,因为他马上对我用了轻邈调侃又强烈建议还略带恐吓的口吻说:老李啊,这屋里吃饭你不加装一组暖气,冬天很冷啊,又用不了多少钱,错过就来不及啊。我说行是行,原先就有打算,只是现在这几个眼子有点高能利用上吗。老板说没问题啊,这组可以用并联啊。我说那就加装一组呗,别浪费了你的工时啊。

午饭时间老板提议简单吃包子就行,我说这不行咱去外面吃,怎么也要炒几个菜。老板客气推辞几句也就不再客气,到了小饭店还好意思又不好意思的加菜。其实我这样做是有目的的一是,我感觉老板与我同学是同事肯定有些联系因此咱不能太抠门二是,壁挂炉需要维护和一系列的后续工作咱不能在一顿饭上计较三是,小区有小饭馆生意不错请他们吃一顿多花不了几块钱他们干活可能还认真一些也显得我家很好客很文化想省钱从牙缝开始就要偷着勒紧自己的裤腰带。老板一付经多见广的样子小伙计却吃得很高兴,别看他啥也不会因为他自己跑不直一根管线,打不正一个卡子,找不对一些工具和配件的型号,热熔PPR管焊接还要我帮忙。因此准备工作做得再好也仅仅是个准备,老板给工钱吗小伙子?

当壁挂炉紧挨着天然气开关与灶台相邻有了自己的地盘成功挂在狭窄的后阳台东墙堵头上以后,我才感觉那些暖气片和管线有了点用途。它虽然被高高挂起却很威风有傲视后厨的威武,它挂的高看得远一路向西到永远,看着它成功上位我也放下心来因为一直担心它碍我煎炸烹炒的事,可以继续挥铲端勺切肉炖鱼了。玻璃开孔时老板很小心,量了又量割了又割轻敲了又轻敲却还是一心急把整块玻璃震破好在没有掉下来他赶快用透明胶带封上。我感觉今天干不完不用验工交款就想先回家父亲还在等着吃饭呢,但在回老家之前也尝试着给他们提了个要求说:干不完别心急还有明天,起码也要做到横平竖直。但当我晚八点电话询问状况时妻说还在安装,我说那要先给他们弄饭吃啊,妻说他们不让,晚九点问时妻说他们还在加班也不吃饭。此时我才想起老板要算计工时可能比周扒皮厉害不过就算一天,特别是面对小伙计本来一天给他三十五十,明天再来咋算计,这种对生僻来讲是挣钱学技术的买卖在老板那里就是亏钱误工没办法的事。晚十点多,妻说通了,暖气炉开始工作了,暖气热了又说:小伙子嚷嚷着饿死了好几次,老板就是不说吃饭,早晚安装完毕才去与他吃宵夜,其实老板也饿,可他知道干的晚中午多吃了一个馒头。

次日老板独自一人来收尾。我打眼一看,基本上没有横平竖直的管线和暖气片特别是客厅那一组向下斜去他就不肯再另打一个眼把暖气片挂正,有几处焊点在漏水这是不能原谅的他自己。根据我的提议他又加装了几个卡子太能糊弄有一处拐三个弯没打一个卡子,有的尺寸没有把握好管线现在就开始下垂弯曲,其它咱也不懂生米熟饭大局已定只好假装看不见不挑刺。接下来是换水点火以及交代后事注意事项拍胸脯打包票,老板算账很仔细,几米水管几个弯头直通,多少生料带多少自攻丝。我没有测量管线长度和计算其它物料,大件不能作假,小件不能计较,你不让他多算你点东西钱他如何慷慨让你几块钱。最后以总造价五千五结算,让了三十几元算人情钱。但我看他没有发票收据的公章也与门头字号不一样就推说今天没带钱明天一准给你送店里去,老板就要求我写了欠条一张。

我家壁挂炉正式点火通暖气的这天是三月十五号,也是我们当地本次供暖季的最后一天我感觉异常幸运,妻女终于过了一个算做是有暖气的冬天,抓住了最后取暖的尾巴。

我凭门店字号和一张名片认识的老板,壁挂炉安装完工凭一张收据一张调试单一张安装跟踪表结算和保修。但问题恰恰出现在这里,老板说名片名字是曾用名这个签名才与身份证上的一致,老板的店铺在东西路上但写给我的却在南北路上,字号是专卖店公章确实家电销售中心,调试单上的调试员名字姓焦他说自己还没有安装资格,跟踪表是个物料算计单没啥用途也是白搭。你看,无论你事前做过多少考察研究和判断,一切却都要在事后大白。世事凶险,人心叵测,你能如何,再不放心也要交钱。最后我大着胆子看了一下他的营业执照吓死我了:这家店铺据他自己说是转让过来的,业主是别人的名字他还没有过户至今。唉,唉,唉,唉,这世道···除了无产阶级革命老百姓,一切都有法外的机会和事实。

俩本地人

地面是二十年前搬进拆迁安置楼时铺的,防滑釉面地砖。记得临铺地砖的前夜,为了铺得结实牢靠我向地面泼洒了好多自来水,奇怪的是水泥出光地面吸水能力特强最后我开始后怕才停下洒水的双手。可更奇怪的是地面用了不到两年每到冬天就起鼓,室内整块地砖鼓起来像个球包,踩在上面像沙滩一样还有响声。本以为是屋里热温度高因为四下有住户生炉子就没有往楼的质量和铺装水平上想,但这样不是长久办法我的解决方案却比较独特用的是“破碎稀释平均法”,既简单又好用用自己脚就能解决。就这样客厅和两间屋的地面破碎着与我们和平相处近二十年一直无事直到今春,因此也意外的解开了一个谜团。

妻说重铺地面要先把老地砖刨掉,刨老地面的花费比新铺地面还高。我就不信鼻子又要大过头就四下打探消息最后得出结论说:刨地面不是常规项目,劳务市场没有统一标准和价格因此要价很自由特别是在城管全天候围追堵截私运建筑垃圾的情况下。三十平米地砖刨开装袋下楼拉走有要八百九百一千的,也有要千二千五最多的路边开口要两千。其实胡乱要高价不能全怪他们,因为城管也是如此乱开罚单,他们说如果运气不好让城管抓住偷运垃圾罚的比我挣得多很多。我就想城管看上去是在监控乱倒垃圾维护市容市貌本质上就是欺负市民吃市民,因为市民只有倒付费生活垃圾的权利如果你想改造一下自己的家,由此产生的建筑垃圾的去向及合法性就是问题尽管数量很少,但一定得“乱倒”出去即使多花钱由此就增加了市民的负担,城管就是这样欺负普通市民通过间接转嫁方式羊毛不会出在狗身上。

当我电话联系劳务时他正有活干就顺手推荐了两个人来看现场,从进门开始他俩就喊困难说难干讲述其中的麻烦理论因为他们想干又想多要钱,最后一人面露难色又算是给推荐人一个面子也算给我一个答案还暗含兴奋地喊出一个价位等着我砍,他哪里知道我根本没砍因我心里有数一下就答应给了他个痛快他俩还相对一笑就又马上追加说:中午管个便饭。

这俩家伙来的早不到八点一人骑一摩托带着电镐,当电镐的震动声响起来后感觉整座楼一起轰鸣,乌烟瘴气的灰尘弥漫在室内如雾在五里屋里,我在屋没用站哪儿都不合适却又不能置身事外完全是为重装地面哭笑不得还要付出金钱。这俩小子干着干着脸就开始变长,其中一个的电稿还出了状况要去修理。我想依照他们的算计这次刨地面应该是这样:一电镐打下去,整个地面欢腾离骨,砖是砖瓦是瓦水泥是水泥。然后他们轻轻装袋子慢慢扛下楼,不花钱找辆车拉走垃圾,工钱他俩平分。可是万万没想到实际操作与理想有点小距离,一镐下去蹦一白点,两镐下去碎一小块,三镐下去把原来的楼板凿一小坑。看到这里其中一位给我解开了这个谜团:为何你的地面鼓起来,看到了吗,偷工减料,豆腐渣工程,从矮凳子南巡讲话开始越来越多越不像话,要想死的快买台一脚踹大发展后面就是大灾难。这楼原来的水泥地面就薄薄一层,下面除了楼板是石灰沙子不是水泥沙子,石灰当然能吸水,石灰吸了水就会膨胀,一膨胀你的地板砖当然松动起鼓。看他讲解的疯狂我对他们大加称赞其实我知道刨地面即使如我给他们描述的那样轻松干完我也不觉得冤枉,因为事前讲得明白这样的工作就像摸黑一样,谁也猜不透下面的状况,但工钱就是照报亏的价格报,因此早干完他们高兴我也多轻松一刻而再难干我的工钱也足够顶帐。

中午妻跟他们客气吃饭时他俩还真不客气其中一个说吃鸡鸭和乐,妻说附近没有卖和乐的他就又点戏说吃牛肉板面听得我直纳闷心道:说是管个便饭你们还来真的不见外啊,什么贵点什么啊,不点白不点啊吃了也白吃啊,和乐十多元一碗,每人三碗多少钱啊,牛肉板面也不便宜啊,一碗两碗不宽快啊,就是包子也一元一个,吃十个十元白搭啊。我朝妻弯钩着手指头叫妻过来对她说:包子管够,就吃包子,看些毛病,有你点的戏。

下午三点地面差不多刨完,他们说馒头店火烧店里有面袋子我们还真没想到一下就买回四十条。巧的是地面垃圾正好装满四十条袋子但好像再也干不动了这俩孙子,他们坐在地上开始打电话找人往楼下扛找车拉走。几经讨价还价,唉声叹气,最后终于同意加价二十元敲定都是熟人。我对他们说来人后先把垃圾扛下楼去因为马上要来明天的物料,不然明天误了工可不能怨我。他们好像没啥把握但又勉强笑着说你放心,误不了,不怨你。两个小伙子一高一矮高的强壮彪悍矮的瘦骨干练,他们上楼一看就笑着说:很轻啊,不沉啊。据说他们是专门干搬运的人物,他们轻快地往楼下扛还哼着小曲,小休时又充电又上网还要水喝。物料也准时送到,十四箱地砖四十袋沙子五袋水泥扛上五楼每件运费三元。一时间楼梯很忙往下扛的轻松自在瞥眼往上扛的憋脸像茄子,向上的脚沉气粗向下的趾高气扬都在为政府作嫁衣裳,买进来花钱丢掉也要花钱还不论是垃圾不是垃圾。向上扛的共五十九件他要我一百八十元说是他俩好分账,我说我不少给你钱你也别让钱也别多要钱我还不如你们挣钱多我们就是不缺零钱。当蹦蹦跳跳的农用三轮车来到我家楼下时都快黑天了,那俩孙子临走时对我说:看着垃圾袋子装上车,再给他们钱。我想他们把我的钱让我当成他们的钱再跟他们结账风险全在我这里,看到俩小子把垃圾袋装上车后与他俩结算完毕马上就看到他们在瓜分我的钱,他给了拉垃圾的车主一百元,他与伙伴每人一百一十元。向上的比向下的挣钱少难怪现代人有向上爬的面子又不学好,拉垃圾又有城管风险的比向下扛垃圾的挣得少,什么世道啊。有了这一层怨恨就有另外的担心,三轮车怕城管却不怕我,万一他们拉着出去小转一圈再回来把垃圾倒在我楼下我可咋办,就算我听到马上下楼他们早走了是自动卸车因此,我也电动三轮车跟踪他们一程只要不回来倒哪里倒哪里爱咋罚款咋罚款城管发了家却还是垃圾遍地关我屁事,回家!

第二天开始铺地面看出这才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这俩不再继续像孙子而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自豪摸样。据他们自吹自擂说:在福寿街上,我俩铺地面的技术第一,你摊上我俩算是烧了高香,地面不是一般人敢铺的,但要说是根据内门的高度铺地面我还是第一次。我的这个特别要求是因为二十年前铺完地面后拆下来的内门安不上了,是后来另外请人把内门切割后才安装完成的。地面铺装还算顺利,我也提不出啥意见有意见也是他们的道理不是砖不好就是地不平,再不就是沙子水泥有问题。验收时发现除了边角处铺装的实在周正外越经常走动处越是前脸处就越有空音越发对角不正高低有落差,当然拿这没办法不能因此克扣工钱。但这样他们并不满足白水泥撒好他们就想拿钱收手我就问:我记得原先是打扫干净地面才算完工,现在改了吗。他们就哼哼着说这间屋地刚铺完要停一停才好打扫,其他的马上打扫。当这俩本地人把刨地面和铺地面的工钱装进口袋以后开始挂记我墙面刮瓷的工程,他们报价后我的结论是:你们不是贵而是狠,我要另请高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65761/

【博客自传】我爱我家1的评论 (共 11 条)

  • 鲁振中
  • 雪灵
  • 心静如水
  • 火淼
  • 清澈的蓝
  • 淡了红颜
  • 襄阳游子
  • 紫色的云
  • 绝响
  • 独步
    独步 推荐阅读并说 喜欢拜读,推荐阅读问好作者
  • 丫丫

    丫丫欣赏佳作,赞!!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