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偷情(一百三十)

2016-07-19 16:27 作者:鲁人老鲍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偷情(一百三十)

“大家都别愣着了,再愣着‘黄瓜菜都凉了’,他‘大’,赶紧搬两把椅子来,好叫天赐拜干娘,拜完干娘好吃饭呀。你个死老头子,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你说你躲在屋里装什么新媳妇呀?难道你出来活动活动一下会死呀?”,看到自己儿子马上就要夹在两个女人之间进退两难的样子,登玉娘为了转移注意力,不得不把老头子拖出来垫背。

“你瞎嘟囔什么呀?我这不是在赶着换衣裳的吗?你说咱丽丽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还不衣帽整齐地穿上平常‘喝茶’的那套新衣裳,给你帮着捧个场。要不然又让咱儿媳妇觉得是怠慢她了,那等咱儿媳妇一走,你还不嘟噜死我?”,赵顺章此刻早已把平常不出门拜亲访友就不舍得穿的那身新衣服,仔细地穿在身上正在大穿衣镜前左瞧右看呢,听到老婆子的指令,赶紧搬出两把椅子放在院子中间,顺带着问道:“还要不要放那挂过年没有放完的炮仗,不然是不是显得咱拜干娘的仪式不隆重?”。

“当然要放了,这么大得事情不放挂炮仗响亮响亮,那不是让人感觉咱是偷偷摸摸地干什么偷人的事呢?还真没想到,你平常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今天倒是关键时候提醒我了。来吧,丽丽呀,你和登玉坐到椅子上去,好叫天赐给你磕头敬茶拜干娘。”,登玉娘此刻早已不容置疑地成为这个家庭的最高权力者,一边指挥若定,一边心里想着:今天就是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了俺家里的这个财神爷和摇钱树,要不然她一翻脸和俺儿离婚,那可就没有俺的好日子过了。以后不光没有送礼的,恐怕这套房子也会被镇政府收回去的。

随着那挂显然有些受潮但还能‘噼啪’乱响爆竹的断断续续地爆炸声,已经七岁的赵天赐在奶奶的指挥下,给早已端坐在椅子上的蓝丽丽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依旧跪着双手高举起一杯热茶,细声细气地大声喊道:“干娘,请恁喝茶。”

“好孩子,赶紧起来,看地上多凉呀?你看你的膝盖是不是要疼了。”蓝丽丽赶紧一手接过茶杯,一手想拉天赐起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俺不起来,俺奶奶给俺说了,干娘不给见面礼,就叫俺不起来。”小天赐歪一歪身子,一边躲避着蓝丽丽的拉扯,一边抬头看着奶奶的脸色。

“哎呀,你看我光顾高兴了,竟然把见面礼的事情忘记了。是干娘的不对,好孩子,你先起来,干娘这就给你拿见面礼去。”,蓝丽丽一边起身往屋里去拿包,一边想到:就这样一个聪明伶俐地小孩子,以后一定会在这个见钱眼开的老太太的言传身教下,说不定将来就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势利小人了。

“给你,好孩子,你快起来吧。不然干娘要心疼了。”,蓝丽丽一边递给小天赐一个装了一万元人民币的大红包,一边伸手把孩子拉起来。

“奶奶,我买变形金刚去了。”,拿到红包的小天赐一溜烟地就跑了出去,吓得登玉娘赶紧招呼道:“老头子,你倒是快追去呀,可别叫人把他的红包抢走喽。”

“娘,你们先吃饭,我到屋里歇一会再说。”,此刻,已经感觉身心俱疲的蓝丽丽,心情落寞地独自走进二楼赵登玉的卧室。进得门来,蓝丽丽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和赵登玉当年结婚时,拍的那张自己和登玉都穿着一身绿军装,为了贴在结婚照上的那张小小的二寸被放大的结婚照,被高高地挂在宽大的席思床头。突然感觉心中不禁一热,“好登玉呀,看来你心里还有我的一点位置呀。”,随着两行久违的眼泪就喷薄而出。此刻,这几年为了跳出农门而所受的所有委屈,终于有了一个宣泄的地方。那些无法向着外人哭诉的烦恼此刻就像开了闸门的滔滔洪水一样,再也没有遮挡它们的堤坝,而是势如猛虎一泻千里了。随着蓝丽丽把头埋进被子里压抑的失声痛哭。蓝丽丽这才感觉到,只有此刻,自己才是一个真正柔弱无助的小女人,现在她是多么地需要一个真正可靠的男人肩膀呀。可惜,自己身边的男人,除了对她身体器官感兴趣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让她真正放开身心地尽情拥抱的人。包括这个法律名义上的丈夫,也不过是对自己背信弃义的一个伪君子而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2865/

偷情(一百三十)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