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偷情(一百三十七)

2016-07-26 21:29 作者:鲁人老鲍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偷情(一百三十七)

因为慑于支部书记戈三旺的淫威,很多村民都只好无奈地忍气吞声地退下。看到村民们那些胆小怕事地屈服,几个村干部无不伸出大拇指夸赞道:“看看咱老大,无论干什么事都没有含糊过。人家说‘老将出马,一个赶俩,恁这是姜还是老的辣呀。”。戈三旺望着那些不再抗议的村民们,也禁不住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们他娘地可知道这监狱我是白蹲的?那里面关的可全都是社会精英呐。你想想,要是你平常老实巴交没有几下三锛两斧子的本事?谁会被关进那里头去。那里可是藏龙卧虎的地方,一般人想进还进不去呢。”

“那是那是,像我们这样除了只会吃喝拉撒睡之外,再也没有什么稀罕本事的人,就是想进去,人家警察也不收呀。”,几个村委会成员无不假装对老大佩服得五体投地,心中却不屑一顾地想着:你不就是自从进了监狱,就学会了不要命和不要脸之外,还有什么本事?人家只所以怕你,那是因为好鞋不擦臭屎的缘故罢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那些已经被拆掉房子,只能在自己宅基地废墟上重新就地取材,搭上一间简易的小屋暂时遮风挡。而那些没有被拆掉房子的村民,看到那些被拆村民的可怜劲,无不感到唇亡齿寒自身难保的感觉。最后大家在简单商量了一下之后,感觉看看那个平常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赵老六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主意。

等一帮子村民一起前呼后拥地走到赵老六家的院门外时,就听到赵老六家院子里传出一阵阵瘆人的‘咩咩’羊群惨叫声。此刻听到羊叫的村民无不一起停下自己杂乱的脚步,不约而同地相互心领神会地对望一眼,然后心照不宣地支楞起耳朵细细听起动静来。这时一个嘴快的村民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我日他奶奶地,人家都说赵老六这个老家伙因为媳妇死的早,每次上火了就去日羊,现在看来是真地了?”。

“嗐嗐,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人家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咱们就偷偷看看这个老家伙到底是在干啥?那还不一清二楚了。”,一个显得老实忠厚的老年人不满意地说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就是,咱看一眼不就知道了吗?还用得着在这里瞎喳喳。”,于是,那些充满好奇心的村民们,无不蹑手蹑脚地偷偷溜近赵老六那早已被风吹雨打满是窟窿的破大门前,一个个脑袋挤挤挨挨着眯起一只眼睛,用木匠吊线的方式,怀着好奇地心情仔细窥探着。

只见赵老六正光着膀子,嘴里紧紧咬着一把剔骨尖刀,两只老手紧紧揪住两只山羊羊角,两腿半骑半压着山羊的后腚上,看那架势,好像不是在日羊,而是想依靠自己早已老迈的力量,把羊放倒在身边的一块青石板上,以便给那只山羊放血。

“我操,原来不是在日羊,而是想杀羊呀?就是不知道这大晚上的,这个老家伙发得那门子疯,现在杀只山羊干什么?莫非是嘴馋了想吃烤羊肉?”,大家见没有热闹可看,却有可能跟着赵老六‘戏溜’(沾便宜)吃上一顿美味的烤羊肉,无不一个个勾起了肚里的馋虫,大伙一起高喊着:“六哥、老六、六叔、六大爷,恁老人家杀羊可不能吃独食呀?”,便争先恐后地一下子挤进了赵老六那本就不太结实的破大门里去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4572/

偷情(一百三十七)的评论 (共 9 条)

  • 泪痕已尽,落痕铭心
  • 柳絮
  • 绝响
  • 荷塘月色
  • 雪灵
  • 心静如水
  • 春暖花开
  • 襄阳游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