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桐花开了

2016-04-27 23:11 作者:此间花开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一日,在异乡,车上,窗外青山飞逝。

忽然,一树火红,面前倏忽闪过。我急忙把车停下,走出车外,定睛细看。

啊,竟是桐花!

呀!那是我日日相见、最为熟悉不过的桐花啊!

本是愉悦的心情,竟突然沉郁顿挫起来!是啊,“停车坐枫林晚”。正值人间四月天,一个游子,又在异乡,如此突兀的桐花,惊艳又惊喜!

人生有四喜,曰:“洞房花烛,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只是我固执地以为“他乡遇故知”的喜悦,最是让人悸动,最是让人惊艳。比如,故乡的桐花,也一定火红了。但是,此刻,谁的心情似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桐花啊,这一树桐花,你是否黄河岸边、沙丘之旁的那株焦桐啊?!那是黄河儿女的群生像啊!也许,这本是奢望!是的,已是奢望。故乡的先贤,县委书记的好榜样,那只是我们泪眼婆娑中的如期盼!那么,桐花啊,这一树桐花,你是否阡陌两旁、麦浪之中的那株桐花啊?!

一定是!小时候,也是人间四月天,万物惊蛰,气萌动。赤脚,书包斜挎,散学归来早的小学童啊,我一脚踩响一朵桐花,“啪、啪、啪”,清脆悦耳!母亲下地归来,经年的案板唧唧作响,烟囱冒了烟。姐姐、哥哥们忙作一团。烧火,捡桐花。去掉花蒂,还有花蕊,只留喇叭状的花身。再用水焯一下,面条起锅时倒入,香气四溢。“呼噜噜”,兄弟姐妹四人,一人一个粗瓷大碗,只几下,便已见底。这种感觉真好,即使现在想起来,儿时的那种香味依然漫溢于唇齿间!

不仅如此,儿时的美味多得很。蒸槐花、蒸榆钱、蒸楡叶,马齿苋、黄毛蒿、拉拉秧,以及那些不知名字的野菜。远离故乡,多年以后,儿时的美味总是萦绕脑海。是啊,故乡的野菜“惯坏”了的味蕾。异乡的今天,每每水土不服。我早已病入膏肓,以至于每每听说有故乡的小吃,便迫不及待地跑过去,一饱口福。但是,又往往失望而归。那一切,总不似故乡的味道啊,更不如母亲的味道啊。如此三番五次、五次三番,在希望与失望中煎熬,希望又失望,失望而希望。

有一天,又回故里。老屋还在,院子里桐花已开,楡叶参差,楝花的香气已然熏得人昏昏欲睡。牵着娘的手,这情景一如童年,只是高矮强弱对调了个。昔日的小屁孩儿,早已变成了参天大树。

“乖儿,吃点啥呢?”“面条吧,桐花子面条。”

母亲瘦弱的身影踅进厨房,大碗的面条盛起来了。小口啜着,眼泪流了下来。我知道,今天回来了,只是以后乡愁何以寄托?回去的早已回去,迷失的还在迷失。如能找到回家的路,怎么还有今天的抑郁?

父亲已经古稀,每年春节的凌晨必然早早起床,摸黑,顶寒霜,迎冷风,踏积,带领着哥哥、我和侄子,先去西南麦田里爷爷奶奶的坟前,上几柱清香,摆几样果脯,我们祖孙三代向祖先四叩首。然后,再折回东南到曾祖父的坟前,依然是真诚地上香、供奉、叩拜。每年的这时,父亲总会在爷爷、奶奶以及他的爷爷、奶奶的坟前坐一会,抽根烟,像回到了自己的“家”。半响,他总会说:“要记着你老爷(方言,即是“曾祖父”)的坟啊,你们看坟正前面有一棵歪脖子榆树呢。”接着,又悠悠道:“这是你们大老爷的坟,这是你们二老爷的坟……”我们知道,他是担心有一天他走不动了,不能带着我们来了,我们是否还能找到我们的“家”?每年的此刻,我觉得更像一个“仪式”,心里满是莫名的虔诚,莫名的庄重,又莫名的温暖。说“虔诚”,这些拖着大辫子的祖先,我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照片,但是他们是我的前生,我又是他们的后人。说“庄重”,多次辗转,跨越千里,携妻儿老小,每年在这一刻之前回到家乡,在祖上坟前叩几个头。说“温暖”,我沿着弯弯曲曲的血脉,餐风露宿,也许我穷尽一生,不过是寻找“我来自哪里”,不过是询问“我是谁”——走到了,推门而去,看到那浩瀚的温暖的“故乡”。一直想念,未曾相见,却有着一张张同样温婉可亲的笑脸。啊,原来你也在这里!

两年前,女儿来丹,满口的河南话。今天,丹江话张口就来,已然湖北娃。回家过年,我指着老家那六间瓦房,问她:“谁的家”,她摇摇头。我真有点惶恐了!苦苦思念的地方啊,于她也只是籍贯上的几个字而已!悲痛不过如此!父母百年之后,若我也走了。女儿,像我父亲的担心,像你父亲的担心,你知道你的“家”在哪儿吗?我们以及那些祖先,魂兮何归?

是的,这一定是故乡的桐花!不然,它何以千里迢迢,千万里,在一刻,与我相遇?!

席慕容《一颗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如今,我与故乡的桐花朝朝暮暮,这又是多深的情缘,多大的恩赐啊?

这一树桐花,是故乡的那株吗?一定不是!

我知道,故乡的桐花,之所以是故乡的桐花,只因为它是故乡的桐花!

如此一切,已是一切!

最喜那句话:“老家河南!”烩面、胡辣汤……漫天遍野的桐花,连梦都是香的!

拿起电话,拨起熟悉的号码:爹娘可好?桐花开了吗?

这一树桐花,如火,似云,犹雾。望向故乡,谁心似我?那么热烈,那么飘渺,那么悠远,却又是那么真切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34662/

桐花开了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