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亲情十字绣

2016-01-05 11:01 作者:杨红芳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和弟弟的声音简直像极了,特别是在电话里,好多人根本分不清是我还是我弟。当年还没成家都住在妈那里的时候,一次他单位同事来电话找他,我接上说了老半天了,不是我憋不住承认不是我弟,那人还没听出来。

我的咳嗽声音太像我爸了,尤其是偶尔嗓子发痒那一声咳嗽,一次妹妹敲门进来,明明听见是老爸的咳嗽声,进门后却只有我一个,她硬是问:爸去哪儿了?刚我听他咳嗽来着。

我的脸好像我妈,圆圆的,不光脸型,像的地方很多。妈妈已经离世好多年了,可我每次照镜子的时候,都能浮现出妈妈的笑脸。妈妈的一个侄女简直太像妈妈了,每次见到她,我就不由得感叹侄女像姑姑这话太对了。女儿每次调侃我的脸,用手一捏:爸,你这圆脸可把我害苦了,我要瘦脸。

我继承了我妈的勤劳朴实,乐于助人,达观开朗,吃苦耐劳。小时候家在农村的那段时光,对我的教育和锻炼是一生最好的财富。条件再艰苦,农活再劳累,生活再艰难,都要一天天平静安稳地好好过,不抱怨,不叹息,不颓废。而爸爸的善良聪颖,多才多艺,我却没能全部继承来。爸爸心灵手巧,在他们那个年月,那个时代,那个环境,会照相,会洗相,会拉二胡,吹笛子,会织毛衣,读书也好,能歌善舞,文笔也不错。而我仅仅是酷读书,记性好,学习还行,爱写文章,爱唱歌。只能说是心灵吧,手巧全部给弟弟了。小时候,没有书看,才上小学的我,除了借小朋友的书和杂志外,硬是把妈妈糊墙的报纸,挨着看完了,一字不落。四面墙上,顶棚上,整整一间屋子,那么多报纸我都看了。姐姐比我读书早,她每天回家坐屋里哇哩哇啦读书背书,她没记下,没背过,我在一旁听几遍,竟然记下了,会背了。

我的手有多笨,我有时候都不好意思说。小时候在农村劳动的时候,需要拴牛,需要扎口袋,我好羡慕那些三下五除二把牛拴得牢牢的,还很好解开的人。好不容易学会了,总觉得不好看。在西安上学的时候,最后一学期毕业,去合阳实习,要带自个儿的被褥。我自己叠的被褥,自己捆扎好的,和别的同学的放在一起,人家的思棱上线,又牢又紧,我的呢,松散塌陷,真的没眼睛看。

老天是公平的,给我口才和记性好爱学习的同时,给了弟弟耳聪目明和手特别巧,但凡动手的事情,他看几遍就会。上学时候,就爱拆拆卸卸,不管是收音机,还是手电筒,他都要拆开看看,还能原样安装好。他小时候领一帮小朋友玩,都佩服他手巧点子多。用一个罐头瓶瓶,或者饮料桶,在门口的河渠淤泥里收集氨气,点着后就像放炮一样砰砰响。他折的纸飞机,总比别人折的好看逼真,还飞得高飞得远。每年收完了唱平安戏的时候,村子里来了自乐班,他把二胡拿过来,竟然会拉几下,能拉响,还有点曲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汶川地震那年,家家在路边广场搭帐篷避震,弟弟在妹妹的帮助下,在农行家属院门口路边,就着地势,借道旁树,搭建了一个可以容纳七八个人的大帐篷。每晚我在单位值班完了就去住。虽说天灾在即,可大家有说有笑,其乐融融。再来一瓶啤酒,抽一根香烟,感觉好舒心惬意。

我爱读书学习是出了名的,虽说成绩不太好,可精神可嘉,有把眼睛熬烂,板凳压断的工力。和我当过同班同学的,都知道我曾经背过新华字典和成语词典。对字我好敏感,遇到不认识的字,休想从我眼皮底下逃脱,我非得把他查清记牢不可。一度时间,听收音机,哪个播音员读的音不准,我都能纠正。更别说当时老师说的醋溜普通话了。

到了下一辈,我发现完全变了。女儿最怕的就是读书,最不爱的就是学习。上小学的时候,我还能耐下性子给辅导,几次发现她把老师布置的作业要么不做,要么做个两头,空着中间,有时候把习题集从中间撕去几页。有一次考数学,明明不及格,可是为了我高兴,竟然谎报成绩,让我瞎高兴了两天。要不是路上碰见老师,话说岔发现问题,还不知道被蒙在鼓里多久呢。

而不爱读书的弟弟,却有个非常爱学习的儿子。侄儿是新世纪元年2000年龙年出生的,尽管很爱看电视,可他看电视也是在学习,加之阅读量大,知识积累很多。从上小学到初中,一直成绩良好。中考时候,要不是取消了垮地区上高中,去宝鸡上学绝对没问题。后来上了本地高中火箭班,势头很好。

妹妹上学也比较坎坷,可外甥女自小伶牙俐齿,聪明伶俐,顽皮活泼,酷爱读书,博闻强记,口才好,记性好。都说外甥像舅舅,这话一点不假。虽说才上初中,可她的知识早就是高中生的程度了,一有空闲,就给你讲各种历史故事,成语典故,模仿蜡笔小新说话是一绝,嗲声嗲气,能逗得人捧腹大笑。

我曾对弟弟妹妹说,照这样下去,侄子和外甥女,眼睛闭着考个一本没问题,就看上什么名牌大学,读什么好的专业了。有一棵好苗不容易,有了,就要好好栽培,千万别耽搁了。

平时工作太忙,虽说都在小县城住着,可也很难见面,只有周末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才能在爸爸那里欢聚。一周的风霜,奔波辛劳,最盼望就是这两天了。老爸自从退了休,特别是母亲去世后,一直一个人居住。他生性善良乐观,为人宽厚,虽已年过古稀,依然精神矍铄,对新鲜事物有很强的接受能力。每天自己做饭,打球做操,上网购物,发微博,刷微信,没有不会的。最近他竟然来了兴趣,买了十字绣材料,给每个孙子孙女外孙女做十字绣。

又是一个双休日,我睡了个懒觉,吃过饭去看望爸爸。眼前是我最感觉温馨幸福的画面,妹妹正在准备晌午的饭菜,弟弟品着绿茶,给帮忙打下手,侄儿外甥女忙碌地做着作业。老爸坐在客厅靠窗户的一张桌子旁,戴着老花镜一针一针绣着十字绣。爸爸看我来了,说:“正准备叫你呢,给敏敏的十字绣已经好了,也裱过了,你给拿过去”。我顺着爸爸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沙发靠背上放着一副已经装框的十字绣。原来老爸最近一直在给女儿忙活,她今年幼师毕业后,在西安一家幼儿园上班,几个月才回家一趟。我细细端详,这是一副富贵花卉图,很逼真,很有质感。我连声说:“好看,你真棒啊爸爸,我马上拍照用微信给发过去,敏敏一定会非常喜欢。”

爸爸要做的十字绣就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以他为主,有时候弟弟妹妹也要绣几手,我手太笨,不敢去试,只能眼兮兮看着。

上上周日,我去西安参加一个考试,天下起了小雨。从微信里,妹妹告诉我老家飘起了雪花。日里,萧瑟无趣,我最爱下雪了,不禁要妹妹拍些照片传来让我过过眼瘾。

一会儿,一个小视频传来了,我点开一看,显然这是站在爸爸客厅,就在绣十字绣的桌子旁,透过窗户拍的:一片一片雪花在飞舞,楼下的院子外面,街道上汽车喇叭声声,行人步履匆匆。就在镜头转动的瞬间,又有一副十字绣铺在桌子上,一闪而过。虽说明天就要考试,看到这些画面,我的心头一热,眼睛不由自主湿润模糊,幸福把我包裹,感动漫过全身。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08832/

亲情十字绣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