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饮水思源

2015-06-15 17:51 作者:春天的地铁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故事,有些长,我却听得动了情。

茶水换了一次又一次我却品得有滋有味。

水,是每一个简阳人挥之不去的情结。

翻开厚重的简阳县志,河西河东的人们打着灯笼火把到沱江背水的旧事依旧历历在目。

因为翻云覆的一个水字,几起几落的龙泉山隧道工程,停停开开,最后还是咬着牙关挺了过来。

你可以说,这是战天斗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也可说,这是愚公移山。

其实词典里,再壮丽的言语,都无法形容那一刻的悲壮。

山如画,水如诗,当年的建设者们已经悄然远离。

读苏文杰老师的《龙泉赞歌》,轰轰烈烈间,二十万的文字,难道不是二十万简阳儿女的缩影么?

茶水清冽,时光在老人们的茶杯里激荡,曾经年轻的容貌,永远定格在了那个年代。

张家岩,已经成了简城的水源地---翠屏湖

在西南方向的叠翠间,当年贾家街上万人瞩目的美女知青静卧如斯,一颗纯得像马桑树一样的情怀,守护着张家岩

的一潭碧水,“红颜薄命”,连同那些香艳的故事沉默在了深深的湖底。

掬一口泉水,闻一缕花香,淡淡的过往里,张家岩一片枝繁叶茂。

关于“水”的故事,我听一次,感动一次,淳朴的简阳人说过,饮水是要思源的。

在今年的清明节,一群花甲老人带着鲜花,颤颤巍巍的爬上了高高的五指山顶,祭拜包括李文德在内的中铁二局众多烈士。

很多年来,这些长眠在青山绿水的水利英雄们,坟前杂草丛生,早已无人问津。

老人们流着泪,给曾经的战友,恭恭敬敬的点上一支烟,倒上一杯酒。

在这群人中有老干部,老教师,有当年水利工程的建设者,还有农民工的后代。

吃水不忘打井人

我们是不是应该给烈士们最基本的尊重?

我们是不是欠烈士家属一个最基本的交代?

桃花潭水深千尺,漾的是波,藏的却是情。

前几日,读了一篇巜三岔湖惊现古镇》的文章,我笑了。

再专业的记者都有当标题党的时候。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当年简阳人民以淹没两个古镇,淹没上万亩良田的代价,成全了碧波浩渺的三岔水库。

书上有记载,百姓是见证,众目睽睽,何来惊现之说?

三岔水库是简阳人的三岔水库,也是四川人的三岔水库,这里不仅流淌着简阳人的热血和汗水,也流淌着包括中铁二局在内的广大建设者的鲜血,更是简阳精神大道至简,阳光致远的真实写照。

历史就是历史,容不得哗众取宠的。

我不是想批评什么,劳动人民创造的历史是歪曲不得的。

简阳究竟有多少人工水库,恐怕连建设者们也数不过来。

水旱从人,当初的神话就因为一个一个星罗棋布的水库最终成为了现实。

无意中,看到某论坛热议巜三岔湖改名》的帖子,我又笑了,滚烫的茶水喷薄而出,这年头天方谭从来就不是怪事。

当年,三岔水库是积蓄了简阳县的全部力量,才艰建成的,这里不仅有简阳自身的努力,更有来自全省的通力支持,看一看四处林里的烈士墓碑,就知道有多少外地建设者把生命留给了简阳的山山水水。

难道三岔水库的名字,是说改就改的吗?

也许八零以后的人们,不太清楚那段历史,但是那些当年参与的建设者们同意吗?那些献出生命,国家只抚恤了一百多元钱的烈士们同意吗?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看似有些遥不可及,却让我想起了几个字"炒作无节操"

说到更名,不得不说一下"石盘水库"的旧事,所谓石盘水库就是大名鼎鼎的"龙泉湖",一直以来,很多外地人甚至包括一部分简阳人都误把"龙泉湖"当成了成都的"龙泉湖"。

实际上龙泉湖95%以上的面积,都是简阳的石盘水库。

题名塔下的石盘水库,是简阳人民改变自然的第三个杰作,千年的都江堰的水经过简阳人民用鲜血和生命贯通的龙泉山隧洞进入了张家岩水库,然后向北注入了石盘水库,犹如一扇页面,铺开了雄州的篇章。

听老一辈人讲,当年石盘水库命名为龙泉湖时,曾经遭到了建设者们强烈的反对,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小局终于服从大局,最终石盘水库称作了龙泉湖,。

这是自洛带区,龙泉驿区,山泉划归成都后,简阳人民再次为大成都做的一个贡献。

一叶轻舟,一杯清茶,历史在谈笑间烟消云散。

水,有情有意;人,饮水思源。

【作者天的地铁,四川简阳人,原名巫昌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63693/

人,饮水思源的评论 (共 8 条)

  • 雨袂独舞
  • 淡了红颜
  • 楊葱头
  • 荷塘月色
  • 心静如水
  • 晓晓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一叶轻舟,一杯清茶,历史在谈笑间烟消云散.....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问好!祝夏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