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做的饺子

2019-06-24 09:14 作者:黎若安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悟空问答里有人提问:你吃过的最感动的一次饭是什么?看到题目,不禁让我回忆起往事,这么多年里,吃过无数次各种口味的饭菜,也品尝过很多人的手艺,但唯独那一次令我至今难以忘怀。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是那年,父亲专门给我做的“饺子”。

父亲喜欢烹制美食,也常常给我们炒几个家常小菜露一手,高兴的话,还会给我们卤一些肉类,烧鸡、红烧肉无所不能。他调制的凉拌菜既清新又爽口,并不像外面卖的那般只知多浇香油抑或麻酱汁,吃到口里简直油腻的没有天理。我是最吃父亲做的凉拌菜的,因此每每父亲做的凉拌菜一上桌不久,就被我霸道地吃个精光。

唯独,父亲对于面食制作上却是一窍不通。印象里,他唯一会做的面食就是把面粉放在一个容器里,打进去一颗鸡蛋,再放入油、盐和花椒粉,最后再加入适量的清水将之和在一起搅匀,倒在烧热了的平底锅里摊成圆形,这就是我们本地所称的,俗名“煎饼子”。

煎饼子软和,油而不腻又夹杂着蛋香味,望之便有“一口吞下去”的欲望,你若想再解馋一点,还可以卷些土豆丝慢慢品尝,或者再“汉子”些,抹了酱再就着大葱一起吞下,每每吃的不亦乐乎。

因此,因了我们的喜欢,父亲煎饼子的手艺也越来越娴熟。只见那刚出锅烙成金黄色的的饼子,热腾腾的冒着香气,闪着诱人的光辉,外焦里嫩,在父亲的手里像是一件艺术品,你若在这旁边看着,我打赌,你一定口水直流……

但父亲终究还是最爱饺子。因此母亲在家时也常常包上些为他解馋。母亲包的饺子皮薄馅大,无论是什么荤的素的馅料只要经过她的手,都能变成令人回味无穷的留恋。母亲更有一种绝活,可以把饺子皮包成圆鼓鼓的模样,如果你不用手去捏,根本不知道里面是空心的,没有馅料的。母亲的饺子不仅样子好看,体积也不大不小,刚好够咱们一口一个。(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一年,母亲随单位同事外地办事归期未知,弟弟也因在异地工作,不能时刻陪伴。我虽在本地,离娘家不远,但也忙碌于自己的小家,自顾不暇。因此,在这段时间里,家里只剩下父亲一人。

不巧的是,那段日子因为一些挫折带给了我极大的失落,因此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仅没有去看望父亲,甚至连电话都不愿意主动去打。我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哪也不去,不愿意与人往来,也不愿意倾诉给谁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只想一个人静静。

也许我反常的表现让父亲生出了疑问,那天上午刚起床就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告诉我说母亲那边的事情没有办完,还要几天才可回来。末了又交待我务必回去一下,有事情要跟我说。

那是秋末初的季节,风刮起来已有些寒凉。我怕冷,因此极不情愿的换好出门的衣服,心里想着,爸会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一定要回家再说?

从楼下骑车到娘家也就七八分钟的车程,可那天因为风大,我却多用了一半的时间才刚走到去往父母家的十字路口。再往前骑个大约两分钟就到家了,我不禁加快了骑行的速度。

刚刚过了车来车往的马路,似乎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在寒风里裹紧了外套,眼睛一直盯着我来时的方向,眼神是那样的急切……是父亲!是父亲穿着他那深蓝色的风衣在街边等我。我分明看见了寒风吹乱了他额前的白发,鼻尖也被冻的微红……

我朝着父亲的方向奔去,父亲迎了过来说:“我在家里没出门,不知道今天的风那么大,早知道就不让你过来了。你冷吗?”我赶忙回答“不冷”。我生怕说的慢一点,父亲就会脱掉他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那一刻,看到寒风中依稀瑟缩的父亲站在这里等我回家,我的内疚之情油然而生……

“对了爸爸,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啊?还跑到街口等着我。”

“呃,我听你妈妈说你最近心情不好,你又不来,也不打电话给我,我有点担心……”

“哦,对了,咱们走快些,我在家里给你煮的饺子怕是要凉了,赶紧回家趁热吃。”

“饺子?您都会包饺子啦?是不是我妈妈不在家您想吃这一口,才逼着自己去学的?”我调皮地说。

“我是看你总不回来,包点饺子给你吃,尝尝我的手艺,以后好多回家几次。”父亲嗔怒道。

打开房间的门,母亲不在家,弟弟也不在家,显然这房子里到处都充斥着冷清的气氛。茶几上的盘子扣着盘子,我知道,那盘子里扣着的,正是父亲给我做的饺子。父亲忙说:快去洗手吧,回来吃饺子。我迅速地洗了手,父亲也已经揭开了倒扣在上面的盘子——那是他怕饺子凉了,他的女儿吃着胃会难受……

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父亲包的饺子,一个盘子里也就十多个吧!但每一个份量都要比母亲包的饺子的一倍还要大。长长的,扁扁的,没有母亲包出的那种圆鼓鼓,玲珑剔透的模样。

我似乎在这些长长扁扁的饺子里看到了父亲忙碌的身影:一大早,起床,和面。面多加水,水多再加面,一次次笨拙地终于把面和好,又开始剁馅。叮叮当当,铿铿锵锵,一阵手忙脚乱后,这些长长扁扁的“家伙”终于成型,看着自己包的饺子热腾腾出锅,又着急打电话叫来那个宝贝女儿吃顿含着满满父爱的饺子……他也许知道,以一顿饭为借口让我回家,未必诱惑到我,所以,他才以有事情要说为由,把我“骗”回了家。

“闺女啊,你慢点吃。喝口汤吧!俗话说‘原汤化原食’啊!”

“你妈妈不在家,你也不回来,是不是在你心里,我不如你妈重要?”

“你看看你,最近都瘦了,脸色也不好。不就是工作丢了吗?可以先休息休息,调整调整再去找。你还年青,天大的事不开心也要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没有好身体,一切都是徒劳!”

“我和你妈妈年纪都大了,不图你们多有出息,能平安健康,一家人和和睦睦欢欢喜喜的,就比什么都强。谁的一生中,不经历几个坎儿呢……”

我低头吃着父亲包的饺子,认真地听着他的“絮絮叨叨”。我知道,这每一句话和每一个饺子里都包含着父亲浓浓的爱和挂念。是的,我虽还年青,可父亲和母亲却已经老了,我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让他们担心了。虽然做不到有多成功,但至少,我要给他们燃起希望。

我悄悄拭去了盈满眼眶的泪水,抬头对父亲说:“爸爸,您包的饺子可真好吃!改天再给我做些吧!我会重新振作的,吃了您包的饺子,烦闷一扫而空啊!嘿嘿……”父亲也跟着笑了,那一刻他放下了心中的担忧,眉眼里都是对女儿的信任。

母亲的爱似水,如涓涓细流汇入你的每一个细胞,在无数个黑里浸润着你的内心,那是温暖;父亲的爱如山,巍峨高耸直入云端,它不拘泥于小节,却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给你足够的安全,那是——港湾。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mrpkqf.html

父亲做的饺子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