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夏至,我们在流浪

2019-07-06 09:48 作者:黎若安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

六月,至。

他们都说,夏至里应该发生点什么。

比如,吃些什么东西以作怀恋,做些什么事情以作纪念。

或者,谈一场恋,在这个六月里会格外热烈;

或者,拿起背包去旅行,不辜负这样一个热情奔放的季节;(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又或者,下一场什么的,浇灭一些焦躁不安的情绪,抑或不为人知的某种欲望。

而事实上,在我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骄阳似火,认真地炙烤着这个世界。

没有下雨,没有旅行,没有恋爱,也没有吃一种特别的东西,来纪念,这一个与以往并没有不同的夏至。

平静的如那快要干涸的人工河,已经没有任何泛起波澜的思想。

就像,想要写点儿什么,却又不知写点儿什么的我。

但我还是动笔写了,虽然我不知道应该给这篇“文章”起个什么名字。

可我想,万一,写着写着,就知道它的名字了呢?

嗯,一个事业上的失败者,一个文字创作中的流浪者。

我为什么要在文字中流浪呢?

一,因为我没有足够的钱去满世界流浪。

因为,我不想做一个衣衫褴褛的拾荒者,像那样靠捡垃圾赖以生存的,那种流浪。

我也不想吃嗟来之食,被人同情和可怜是一件很令人伤自尊的事情。

二呢,我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流浪。

我的生活里抛去日常必需,剩下的都是些碎片时间,根本不够我去“流浪”那么一段时间。

或者,我是干脆没有勇气舍弃什么。

甚至是,没有勇气去追寻一段开始。

是的,所以,不愿意灯红酒绿,不愿意参与热闹,甚至不愿意与人交往的我,宁愿与寂寞为伴,在自己的文字里流浪,天马行空,自由自在。

[2]

卖保险的邻居在晚上九点钟敲开了我家的门,送给我一张报纸——一张写有各种保险险种好处的内部报纸。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来给我送这样的一份报纸呢?为什么不是更早一点的时间呢?

房屋中介的电话又打来了。

“您好,我们是××房屋置换公司,请问您有租房买房这方面的需求吗?”

“您好,我们在人民广场这边的××路上新建了一批沿街商铺,价格在××之间,请问您考虑购置一套吗?”

各种莫名奇妙的贷款公司也来了。

“您好,我们是××银行信贷部,请问您最近需要贷款业务吗?”

“您好,我们是做银行贷款业务的,不需要抵押,只需要身份证就可以申请贷款,请问您有贷款需求吗?”

……

我不明白,是不是所有的遇见都是一种缘分?比如这些每天乐此不疲给我打电话的人们。

是不是所有的流浪都只是一种奢求?比如已至深,我还不肯闭目休息的思想……

我看见教堂的塔尖儿戳到了月亮——

不知它,疼不疼?

[3]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忙碌,就你闲着。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能找到你,无论你躲在哪里。

所以,一个不会以喝酒解忧,又不懂得与人倾诉的人,只能游荡在文字里,流浪。

在别人的,或者自己的文字里,流浪。

就像花儿无声地开,儿无声地飞,白云自由舒展。

就像过往的飞机,海上航行的船,绿皮车勇往直前。

他们、她们、还有它们。

都有自己喜欢的方式和向往的流浪。

我也有,和他们、她们、它们、一样。

只不过,他们的流浪在路上,我的流浪在心里。

是活跃于纸上的人来人往里,是藏匿于文字里的夏秋里。

是在我,无声无息的描述里。

[4]

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蔷薇散发着馨香一路攀援,野鸽子拍打着翅膀在追寻散落的米粒儿。

或许,每个生命的旅程,都是一场无声的流浪仪式。

我们都是旅途中寻找快乐的流浪者。

无论是在你的脚步里,还是你的思想里。

我始终相信——

流浪不代表悲情,或许那是另一种自由和欢喜。

总有一天能让我们在风雨兼程,挫折与困顿的洗礼中,找到妥帖与踏实。

就像我在这篇文字里流浪了俩小时,就终于知道:它该叫什么名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pspkqf.html

夏至,我们在流浪的评论 (共 4 条)

  • 风残炫舞
  • 飞翔的鹰耿彪
  • 心静如水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