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播音员的甜酸苦辣

2019-03-15 21:21 作者:wlsslx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播音员的甜酸苦辣

1978年7月上旬,首届中国播音与主持作品奖颁奖大会在北京举行。作为二等奖获得者、新疆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黎明、张燕专程赴京领奖。面对获奖证书,黎明、张燕心潮起伏,甜酸苦辣一齐涌上心头。这几年来,黎明、张燕以及肖阳、孙悦、朱丹、文浩、孟洁、刘芳等这些普通而又响亮的名字,已经为天山南北广大听众朋友所熟悉。但听众久闻其声,不见其人,更不知他们为了每天早新闻、晚联播的准时播出,曾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心血。

这些年轻人调到新疆人民广播电台不久,就分别承担了电台早新闻、晚联播、农家乐等节目的播音任务。电台男播音员只有二、三人,有一段时间只剩下孙悦或黎明一个人。从早到晚连轴转。一天播下来,口干舌燥,累得两腿像灌了铅。最难忍的是每天清晨天亮之前,睡得正香甜时,房间里的小闹钟“滴铃铃”响个不停,楞把他(她)从睡中惊醒。似醒非醒,迷迷糊糊,一切好像还在梦中。一种强烈的责任心使他(她)猛地惊醒,一骨碌翻身下床,披衣出门。匆匆赶到录音室,从值班编辑手中接过稿子,揉揉眼,凑到灯前,一字一行地默读备稿。只要他(她)一坐到话筒前,便忘记一切,倾注全部心力,开始播音。

早班,白班;备稿,播音;为广校播音班备课、讲课;还要看书、学习、听广播。他们没有虚度光阴,天天忙忙碌碌,过得很累,很紧张,但很充实。我曾询问播音组有关同志:“这两年全勤吧?”“全勤?都是超勤!”组里男播音员人手紧张,节假日得照常上班。1993年、1994年黎明连续两个年三十晚上值班。值完班,天色已晚,飘着花,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一个行人。他顶着风雪,一直步行到二道桥,才搭上车,赶到住在铁路局的哥哥家过年。远在石河子和昌吉的父母妻儿等他回家团聚,却总难以如愿。年初二,他又得从铁路局赶回电台值班。两年来的“存休”,因人手少,无人顶班,他都贡献了。没有加班费,没有额外的报酬,全凭一颗强烈的责任心和事业心,支撑他无、没黑没白地工作。在播音组,像这种节假日值班的事实在太平常了,每个人都经历过。

“年轻人嘛,多干点,累一些,没有什么。令人遗憾痛心的是,在我父母去世之前,没有守护在他们身旁,没有尽到一个儿子的责任,至今我心里感到很内疚。”一提到他去世的父母,黎明的双眼湿润了。那年8月,母亲病危,家里一次又一次打电话,催他回去。当时,组里人手少,工作忙,实在脱不开身,他只得打电话说明原因。等他赶回去肘,母亲已经去世。不久,父亲病危,临终前几天,老父亲呼喊着小儿子的名字,盼望能见上一面。等他赶回家时,才见上一面。当天,父亲就病逝了。在父亲的灵位前他放声大哭,兄嫂们理解他的难处,并没有责怪他。料理完丧事.他又匆匆赶回电台,播音组还等着他上班呢!

孙悦、黎明、文浩、朱丹、孟洁等这些年轻人都不是科班出身。他们边工作,边学习,利用一切时间和机遇,广泛涉猎新闻、播音、文艺等各方面的学问。他们凭实力,靠奋斗,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新疆人民广播电台一级播音员。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的心血和时间没有白费。在全疆和全国播音作品评奖中,他们榜上有名,受到同行们的赞扬。今天,站在当年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回首走过的足迹,他们应该没有遗憾。言谈中,他们对奋斗过的岁月充满珍惜眷恋之情。他们没有自我陶醉,依然保持清醒的头脑;他们没有自我松懈,还是那样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忙忙碌碌。他们唯一的希望是继续学习,充实自己,补充些后劲。但愿播音组的这些年轻人不断实践,不断学习,不断提高,给喜他们的听众带来超越从前的惊喜! 1998年7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iopkqf.html

播音员的甜酸苦辣的评论 (共 5 条)

  • 听雨轩儿
  • 漫舞洛城
  • 雪儿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