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个血透病人的自白(42)

2019-01-20 12:17 作者:乐乐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17年1月25日星期三

“方仙的儿子可以进来了!”

中午12点半我刚踏进休息室,就听到透析室里面护士金妹的声音。门已打开了半边,但还得叫号进去。搬进新大楼过来后,透析室里面不准病人家属在里面陪护,有事护士会叫到名字再进去。可能是方春仙在下机了,护士在叫她儿子进去接病人了。前些日子方春仙中风后自己不能走动,都有她的儿子接送。金妹连啒几声但都没人进去。

“刚才还在这里,现在到哪去了?”坐在休息室凳子上的一位戴眼镜的女病人说。她的话音刚落,休息室门口出现了方春仙儿子的身影。

“方春仙的儿子,在叫你进去了。”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也就直呼他母亲的名字了。

“我刚跑到外面去抽支烟。”方春仙儿子讪笑着,一边说着一边从休息室门口边上拿过轮椅打开,推着进入透析室。一会,推着他的妈妈出来。方春仙穿着病人的服装,自己的外衣、裤子堆放在大腿上,看来她还在住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徐医生从透析室出来,走近杨富元的轮椅边问杨富元的儿子:“杨师傅,你接下去做上午还是下午?”

“上午下午都可以。”杨师傅回答。

徐医生在一本子上记了什么也就重新回到透析室里了。我看到杨富元的儿子又再问他爸爸,要上午做还是下午做?不知道是老杨不想回答还是因自己的耳背没有听到儿子的问话,他低着头没有理睬儿子。做儿子的竟然接连又问了几篇,老人都没有理睬。坐在一边凳子上的一位老头对老杨儿子说:“这事你还用问你爸的,你的工作是第一位的,你爸上午做下午做都可以的呵!”

“我是随我爸的。”老杨儿子一边这样回答别人,一边又一次再问他爸要做上午还是做下午?看那个样子让人感到恶心。我忍不住也说了他:“这种事还用问老人,就以你的工作时间来定就行了,你上午不上班就上午做,下午不上班就下午做。”我知道他在江山化工总厂工作,普通工人一般是三班倒的。

“依我的时间可不行,我有时上午班有时下午班。”老杨儿子跟我说。

“那你最好还是安排下午做吧。”我说。“这大冷天,上午做早上要起得早,对老人不好,下午你就可以慢慢来。”

“我爸每天早上起床都是很迟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室边上的一个空位子上坐下,也不再问他爸了。

“这老人能这样已不错的了,看来这个年是好过了。”戴眼镜的女病人对老杨儿子说。

“是呵,让他逃过了这个年了!”说这话时这小杨似乎很高兴。想想也是的,年前已有两个血透病人离开我们而去,还有一个生死不明。血透病人能见着人就是好事,能走进这透析室则说明人还活着。

“我老货也高兴死了,能过这个年了!”病人老李的儿子也在高兴地说。他说的是自己的爸爸。老李也是一个接近90岁的老人。他今天做的是上午时段,还没有出来,他儿子刚来,是接他爸爸来的。听到大家议论老杨能好好过这个年他也在说自己的爸爸,我们这一带就怕老人——特别是老年病人在年关前病逝,这年对老年人也是一个“生死关”。我们说着的时候,透析室的门已打开,老李已自己走出来了,看他的精神确实是很好的,过这个 年一点关系都没有。跟着出来的还有几个上午时段的病人。陈芳招也出来了,她见到我还对我笑笑说,她改做上午的了。待里面的人出来后,原在休息室等的人也就一个个接着进去了。今天 的床位是30号,哦,在第三间。这里也摆了十张床,北边5张,南边5张,每张床边都摆有一台机器。今天送被褥的护工又“杀鹅”了,透析室里好几床位还没有换上新被褥,只有再等。我看到姜师母下床,她的小儿子来接她。她告诉我说,她上午到医院有事,就顺便把血透也做了,省得来回走。今天我这个“小房间”有五个病人:21床陈新华(刚才已听到护士们在讲,下午陈新华还要来做,安排在21床);22床何金珠;23床是新来的病人,听说是金华哪家医院给做的“内瘘”转到这里来做的;30床是我;还有29床刚才在休息室说话的那个戴眼镜的女人

等了近十分钟,新被褥才送到。还是芬芳自己动手给我的30号床位铺上新被褥的。

“陈新华的老婆,你好了没有?好了可以出去了,在外面等。”两点多钟,云仙在赶人了,因为好多下午时段的病人家属还在透析室没有出去。搬进新大楼后,透析室的管理规范起来,病人家属不得在透析室里陪护,在休息室等,有事护士会叫。一会,云仙又来到23床边对坐在24床上的病人家属——一位小个子女人说:“阿姨,你有没有事?没事的话你也可以出去了。”

“我要看住他,不让他动起来。”小个子女人对云仙说。云仙马上接住她的话:“我们会帮你看的。你出去吧。”

“阿姨,你出去吧,我会帮你看的。”娟芬也对小个子女人说。她刚从我这里量好血压过去。并对床上病人说:“叔叔,没关系,有事你叫我,我姓姜。”

在小个子女人出去后两个陪护也走出了我的这个小房间,我的周围一时显得是这样的清静。只是这清静不一会就又没了。

“祝子林,不要做了。”是护工张红的声音,估计她是在隔壁房间里搞卫生,她是在跟病床上的病人开玩笑。祝子林就是前几天痛苦叫喊的“男子汉”。他们两人好像是老熟悉了,常常听到他们俩开玩笑。曾听护士说过,祝子林一个星期做两次,每次要做4个半小时,今天也是上午就上的机,还没有下机。

“你也不要做了。”祝子林回张红的话,“还这么累的。”隔着板墙清楚地听到他的说话,他的床位好像就在我头上隔墙那边的34号或是35号床位。

“倒是你舒服,这样躺着。”张红也不放过,回了一句。

“你们两个人都不要做了。”雅琴也凑起了热闹。

“好,等下我下机了我们俩就一起回家!”是祝子林的男声。

“好呵,我可以到你家过年了!”张红说着,随后自己在笑。

3点多钟,21床陈新华床边站了两个人,一边是他的儿子,一边是他的老婆。儿子附下身在陈新华耳边低语着什么;他的老婆则在大声地数落着他:“说昨天晚上我一都没有睡好,你让我帮着翻了四、五次的身,夜里还让我给你做东西吃,几乎一夜没合眼。”看着儿子起身望着自己她又接着说:“再这样我真得吃不消照顾你了,还是让你儿子来照顾你吧!”话音刚落,陈新华的儿子两眼望着屏幕上配备的心律测量器惊叫起来:“心律159!”

“159,心跳好快的了!”刚从床边走过的护士云仙接着说。21号床边就是通道。新的透析室中间是一条通道,左边是各功能房间,有医护室、茶水室、配药房、护士站、储藏室等;右边则是病房,用矮板墙隔开五间,总的有44个床位,有透析机28台。

娟芬也过来到21床边看看。21床是一台外国进口的机器,配备有测量血压、心律等测量功能的工具。她看看后回头到29床拿过血压器再给陈新华量起血压。她刚才还在为29床病人量血压。现在每一个护士照顾病人是固定的,21床病人是娟芬今天负责照顾的对象。

“他的心跳是很快的。”娟芬说。随后,又对医护室方向大声叫唤:“徐燕,陈新华心律162!”比刚才还高了些。

徐医生应声从医护室出来,到了21号床边,问病人:“吃了什么了?”

病人说了什么没有听到——陈新华的说话声还是很小的。

“哦,肚子饿了?”是娟芬在问。

“给他推一针吧!”徐医生交代娟芬。

二十几分钟之后,21号机下机的报警声响起。今天陈新华还是只做两个小时。今天他的血管倒是没有出现什么情况,看来是顺畅多了。娟芬过来为他下机。

4点多钟,我听到22床的病人与23床的病人在谈吃菜的问题。我们血透病人禁忌吃的东西很多,其中菜类就好多。

“豆腐不能多吃。”22床的说。

“豆制品我都很少吃的。”23床的说。

“我吃青菜都要先用水浸泡一下。”

“最好是放到滚开的热水里泡一下。”

这边谈得热烈,29床的病人则开始呻吟开来。29床的机是大机,对一些体质较弱的病人是不适应的。娟芬过来问了她的一些情况,并给她减少了200的脱水。一会,她又在叫娟芬,要求再减一些,她说她真的吃不消了,全身不舒服,怕等会抽筋起来。娟芬对她说,我再给你减一百。最后她还是坚持不了,在4点半也就提前下机了。

她这样做大机是不合算的,大机的功效没有全部达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ggpkqf.html

一个血透病人的自白(42)的评论 (共 3 条)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 草木白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