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9-07-19 14:50 作者:戴质忠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回到小镇父母家刚落座,母亲就笑吟吟地对父亲说,给老二看看?一付神秘的样子。父亲没说话只微笑着点点头。我猜想一定是好事。母亲掀开那个她用了一辈子的旧箱子,拿出个沉甸甸的包,解开包裹,露出两个报纸卷,再小心翼翼地打开其中一个卷。

“袁大头?”我脱口而出。

母亲看一眼窗外没有人偷听,贴近我耳边小声说:“买的,可便宜呢!”

一听买的,我心中暗暗叫了声,糟了,上当受骗了。我不止一次从报纸上看到骗子卖假银元的报导。母亲一边沾起一枚欣赏,一边说,前两天来两个外地人,自报家门是河南的,在县城什么工地干活,挖地基时挖出个罐子,装了一下子这东西。怕工地上其他人知道了伙分,就跑到咱这地方来寻个买主,瞅你像个老实人能给保密,宁可贱卖,都转手给咱们了,还多给了三块呢。

我压住砰砰乱跳的心问,是真货吗?父母年轻时花过银元,应该能识别真假呀!母亲说,也咬了也吹了,是真货。我实在不忍心再叫她试一遍,也无心追问买了多少块和讨价还价细节。便问花了多少钱,父亲说,800元。

800元,相当我当时四个月的工资,父亲得粘胎补带平圈敲敲打打忙活多少时日?脑海里勾勒出这样一幅画面:两个河南的骗子,背着一批假银元到小镇上,瞄准了我家这个修理自行车的个体户,及至见我父母要上钩,拿三两枚真货让验看,等我父母与他俩讲价已妥,再偷梁换柱抽回,钱到手,溜之乎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但是,我不能说破,怕老人家承受不住这么大的财产损失的打击。我们兄弟三个和三个妹妹都长大结婚自己的日子了,父母苦尽甜来。尤其是近两年,国家政策放宽,父亲捡起了修理自行车的活计,刚刚攒下几个小钱。可恨的骗子他们眼睛怎么那么贼。我必须回县城妥善处理此事。于是装出高兴的样子说:“我拿两块到银行问一问价,早点脱手都卖了吧?放着不安全。”父母同意了。

第二天我怀着侥幸心理找到一个在银行工作朋友,让他鉴别这“银货”。他伸手接过去掂量一下没言语,开了卷柜取出一块他收藏的银元说,咱俩各自摔便见分晓。结果他的落地声音发闷,乃是完整一块,我的着地声音清脆,碎成三四块。朋友道出三个字,合金铝。

我找在5711厂工作的弟弟商量,一致的意见是:第一,让父母明白受骗了,以后别再买便宜。第二,告诉父母骗子已经落网,损失的钱追缴上来就退还。第三,骗子可能还会上门,一定叫住在小镇的小妹想办法稳住并向小镇派出所报案,以追究包括骗他们在内的同伙。当然,第二条是哥俩的小把戏。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一幕骗剧。

三天后是星期天,一个身着“警服”的中年人走进小镇我父母家。先核实了户主身份,然后“严肃”地批评说,你们犯事了知道吗?县公安局破获一起倒卖假银元案,你家也买了吧?犯法呢,幸亏我与你儿子交情不薄就免于罚款了,追缴上来你们的那些钱也退给你们。说着拿出个装着一沓钱的印着“柳河县公安局”字样的大信封递给父亲:“以后别买了,记住!”

我父母的辛苦钱“失而复得”,当然是喜滋滋地认错了。

当这名“公安”回到我工作的单位叙说经过时,我仍担心露出“马脚”——他那身衣服乃企事业单位武装保卫人员的工作服,与真正的警服大不一样。“公安”笑道,你哥仨的钱不白花,老爷子光盯着你弟弟弄来的那个大信封了,根本不细看我的服装。

过了一个多月,小妹打电话说又有个卖假银元的上门,已报案将骗子抓到派出所了。遗憾的是此骗子非前骗子,且是个抱着小孩的青年妇女,在所里哭哭啼啼,孩子哇哇叫,关了一,派出所没收了假货把人放了。

至此,骗剧落幕。

父亲直到去世还蒙在鼓里,母亲倒是经小妹点拨略知一二,不过已是多年之后她把钱财看得很淡了。老人家从未问我详情。我呢,也绝口不提,在她临终时也守口如瓶。我懂得,父母的平安,是儿女的福分;我懂得,儿女能分享父母的快乐时光是何其短暂。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cppkqf.html

骗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