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念稿

2020-04-25 08:18 作者:项文辉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郝秘书熬了两天一才完成贾局长的讲话稿,天没亮他就把电子版传给贾局长,纸质的待上班打印送给他审核。

贾局长把审核稿返回来,全篇近万字的讲话稿只改动了3处。一处是把“提高认识”改成“强化认识”,一处是把“认真做好业务工作”改成“提高业务水平和能力建设”,一处是把“一定要搞好团结”改成“务必加强团结”。郝秘书看后,脸上微波涟漪。

会议如期召开,单位全体干部职工和行业领域相关单位负责人共200余人参加,个子矮小的贾局长坐在主席台中间反而比其他领导高出半个头,原来是郝秘书把贾局长的座位调高把其他领导的调矮了,以此突出局长的地位。贾局长坐上去之后,感觉有什么不对,左右瞥了一下,扶了扶眼镜,满意地对台下的参会人员笑了笑。

贾局长的开场白讲了二十多分钟,最后他谦虚地说:“同志们,我这两天都下村蹲点抓脱贫攻坚工作,昨晚上才加班加点整理了这个讲话提纲,有些问题可能思考得不成熟,所以,讲得不对的请大家批评指正。”听后,郝秘书脸上麻辣辣的,但转念一想,领导是棵树,自己是根藤,藤再高也要攀附大树才能往上爬,之后,他的砰砰心跳又平稳了。

贾局长拿着稿子在台上摇头晃脑,郝秘书拿着稿子在台下一字一句的对,有些脱稿的还要记录下来,以便会后整理。但今天贾局长基本没有什么脱稿的话,郝秘书觉得很轻松,两天一夜的加班让他有点疲倦,上下眼皮不自觉的打起架来,在眯眼蒙蒙中,他突然听到贾局长念“贪官污史”,这时台下微微有些躁动,他定眼认真看,稿子写的明明是“贪官污吏”,是贾局长自己念错了。郝秘书发烫的额头还没有恢复,贾局长又念“哭立”,台下开始有人咳嗽,郝秘书觉得不对劲,再认真核对稿子,稿子白纸黑字写的就是“哭泣”。郝秘书想,还好,贾局长开会前明说了讲话稿是他自己加班熬夜写的,不然我这个秘书怕脱不了干系啦!

想到这些,郝秘书觉得自己没什么责任,一是你局长自己念错的,二是你局长自己承认自己写的,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在郝秘书觉得释然之际,台上传来“甩壳”,台下顿时一阵哄笑,郝秘书细细对一下稿子,是“乌龟壳”嘛,干嘛要念成“鸟甩壳”?他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地上有道裂缝能让他钻进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郝秘书觉得问题大了,自己这个秘书可能已经当到头,会后几天,他都不敢正眼看局长一下,内心忐忑。但从贾局长的身上看不出什么,他还是像以前一样谈笑风生,有材料还是当场布置给郝秘书,郝秘书不敢怠慢,从此他多了个心眼,拿给局长念的那份材料都是错字连篇,发给参会人员的那份才是正版的。

自此之后,贾局长没有念错一个字,大家都觉得奇怪。一天晚上,郝秘书和几位同事凑在一起喝酒,话题扯到贾局长的讲话,郝秘书说:“局长是我们单位最喜欢学习的一个人啦,不当当有领导水平和理论水平,现在,字也不会念错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umybkqf.html

念稿的评论 (共 4 条)

  • 倪(蔡美军)
  • 漫舞洛城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