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治病

2018-11-09 09:11 作者:客舟听雨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是二十一年前的事。

岳父身体不适,经医院检查是胃癌,住院治疗多日,效果不好,一家人都非常难过、着急。中秋节前夕,我的堂姐、堂姐夫(严格来说是妻子的堂姐、堂姐夫)来探望岳父,说济南有一名医世家,有祖传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一般癌症基本上药到病除。岳父一家人一听,那是喜从天降,四位舅哥一致推举我当天下午坐堂姐夫的专车,在堂姐和堂姐夫的带领下去离家有三百多公里的济南抓药。

堂姐夫,名木土,济南军区现役正军级干部,家就住在济南军区司令部将军楼内。在普通老百姓眼里,他是个了不起的大官,也是我平生接触到的最大的国家干部,四十多岁,个不高,皮肤白皙,看上去很儒雅,出门有一台价值六十多万的专车,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众星捧月,威武气派、威风八面。

我和他们虽是亲戚,但我住在农村,他们住在大城市,距离太远,几乎没机会接触,只是听人说他们家是如何如何富有、地位如何如何显赫。我这是第一次坐如此豪华高档的车,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和他们接触,也是第一次去济南,心中着实有点激动。 还不到济南天就黑了,堂姐说今晚先到她家吃晚饭,明天再去拿药。由于出门仓促,为岳父拿药救命心切,第一次到堂姐家竟没来得及带点礼物,又没有带太多的钱,听到堂姐的话,我顿时局促不安起来。偷偷瞟了一眼堂姐和堂姐夫,见二人均和颜悦色、谈笑风生, 心中立马又安稳了许多。到底是大干部,怎会在乎这等小事?听说堂姐夫一介高干,为人真诚、大方好客,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闭上眼,在心中想象着堂姐夫的家会是怎样的富丽堂皇,今晚的晚饭是怎样的丰盛,堂姐夫是怎样的花言巧语劝酒......

晚上七点半左右,轿车在一座宏伟气派的楼前停下,堂姐家到了。一进门感觉的确不同一般,地板油光发亮,整个房间灯火辉煌,通红透亮的红木桌椅,晶莹剔透的水晶高脚酒杯......无不透着主人的不同凡响的身份。“红红,你小姨夫来了,出来见你小姨夫。”堂姐喊道,过了一会儿,一个粉色的小门开了一道缝,从里边探出一个女子的脑袋,一张娇好的面孔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把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没说话马上缩回去了。堂姐讪笑着说:“二十多的人了,一点礼貌都没有,连声姨夫都不会叫”。我知道,这就是我妻子从小就抱着玩,一直抱到上学年龄的外甥女红红了,听堂姐这么说,我也讪笑着说:“没关系,孩子嘛”。

堂姐夫不知什么原因在什么时间出去了,堂姐在厨房开始做饭,我自己孤零零地坐在客厅有点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堂姐从厨房端出一碗热腾腾的清汤面,满脸堆笑:“她小姨夫,吃晚饭了,趁热吃吧,这是我亲自下厨为你做的。”“哦,晚饭?给你添麻烦了”,我语无伦次,也不知自己说的什么,三口两口强咽下去,没感到一丁点热乎味。当晚,我住在他们为我安排好的部队的高档的免费的宾馆中,失眠了。第二天拿上药便急忙赶回家给岳父服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两个月后,岳父还是走了。堂姐、堂姐夫也从济南回来了,参加了岳父的葬礼。其实他们这次从济南来主要是为了另一件事:因为父母工资分配不均,找自己住在乡下的亲哥哥讨个说法。

唉!有些病,无法治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qcmskqf.html

治病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