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麦收时节忆老家

2020-06-23 11:18 作者:客舟听雨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是父母曾经住过的老屋,父母相继离世后,我很少也不敢独自面对这处老屋。麦收时节,站在这风蚀斑驳的的老屋前,我情思绵绵......

麦收时节,是农村一年当中最幸福最忙的季节。幸福是因为收获;忙是因为时间紧,小麦成熟了,不在三两天之内赶紧收割完,站在地里,一碰麦粒就会洒落一地,如果碰上阴天,麦穗就会发霉,眼看到手的劳动成果就要化为乌有。所以麦子一成熟,农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小麦收割掉,运到农场。在八十年代的中国农村,收割全靠人工用镰刀一刀一刀地割。那时候我们一家七口人,有七、八亩小麦,天还不亮,父亲就带领着两个姐姐和我下地了,等天色放亮,地里就已经割倒一大片了。我割麦子,速度比不上父亲和姐姐,所以一般是他们收割,我在后面捆麦个子。天不亮就下地干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时候干活不像上午那样热。到了上午骄阳似火,大地被太阳烤得直冒烟,“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这时候在地里收割小麦别提有多受罪了。我早已累得不行了,蹲在地上直喘气,这时候父亲总是笑眯眯的出现在我的跟前,递上一壶水,一边用毛巾擦着满头满脸的汗,一边关切地说“你在学校读书,这样的农活干得少,别着急,累了就歇着。”然后又去割他的麦子,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亮。

母亲是个干净的人,家里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由于是小脚,农田里的活一般不去干,麦收时母亲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家烧水做饭拣麦穗。虽然家庭条件艰苦,但农忙季节,母亲总是尽最大努力把饭菜做到极致。干了大半天活,从火烤般的割麦田地里回到清凉干净的农家小院,吃着母亲精心准备的饭菜,真感觉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享受着她的美食,母亲就戴上斗笠、心满意足地到大门外农场里拣麦穗去了。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建立了自己的家庭,回老家的时间就少了,只有周末才有机会回老家看看,陪父母吃吃饭,拉拉家常,陪父亲喝上两盅。我一回家,母亲就高兴得咧着嘴冲茶倒水、手忙脚乱;父亲高兴地眉开眼笑,边喝酒边聊:你回家看看,我很高兴,我知道你工作忙,以后没事就不用回来了,我和你娘不用惦念。听说我回家,母亲总是站在大门外看了又看,望了又望;当我离开家的时候,她又总是送到大门外,倚着大门直到看不见我方才回去。

三十多年过去了,父母已经离世。麦收时节,我又来到了以前那个熟悉的农家小院——那个令我魂牵萦的家。现在的家,完全没有了以前那个样子,门前的麦垛没有了,大门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墙头上、院子里荒草丛生......往日的洁净、温馨不见了,往日那慈祥的笑容不见了,那个倚门翘首盼你归的人不见了。我不由悲从中来,放声大哭:“父亲、母亲,我来看望你们来了,你们在哪里?你们过得还好吗?我想你们啦”......悲凉的声音在空院子里回荡......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nrbkqf.html

麦收时节忆老家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