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02.两棵大枫树

2018-10-27 14:26 作者:风月无边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友元是1964年上小学的。

上小学是件快乐的事,小同学心无旁骛,友元却多了一份心事,害怕老师和同学看见了屁股的疤。穿衣服时习惯的把裤左边望下拽拽,走路时总是习惯的将左腿挺直点。人,总是享受着对称美,友元玩的是不等式。一次,他力猛了点,疤开裂了,血湿了裤子。老师问怎么回事,他谎称疖子破了。老师找来黄烟(烟丝)为他止血,他只是接过黄烟跑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自己敷上、按住。

友元,有两个好同学。柏杨,他大大是公社副书记。他家有很多书。还有连环画书,像现在的电视连续剧。友元读到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之歌》、《战斗的青春》、《高粱红了》、《红岩》、《林海原》等,还有高尔基的书籍。柏杨在友元家里读到了《封神榜》、《三国演义》、《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阴历传》等。云法,没有这些好,他们聊算术、或农村的事。

(附: 几十年后,他们依然保持着发小的感情

友元不与女娃讲话,小学一直如此。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一女生跑来对友元说:“AAA说我俩好耶。”他看看那女生。女生:“错了,错了,说我和柏杨好。”她跑去找柏杨了。

友元的小学旁,有两棵大枫树。我们看看他是怎么写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 …

十六年前 ,也就是一九九六年,友元写了篇散文《两颗大枫树》。那时刚接触计算机,主要是学习机,他玩的是科达学习机486、586和686,在一位学生的帮助下,手写的稿件成了电脑输入了。朋友看后,建议我发到某报副刊去,我没照办。我,没投稿的习惯,写写,自娱自乐。两次搬家,以前的手写稿,还有《两颗大枫树》找不到了,遗憾。

近几年,老同学联系多了,过去美好,常在电话里、或里絮叨。友元十分珍惜那远去的岁月,《两颗大枫树》也是友元割不断的依恋。)

一九六四年,经老师做友元父母工作,他获得了上小学的机会。他带着有一条腿还松动的凳子、背着妈妈新缝的书包来到王上小学。

王上小学,在村庄王家上屋上边(右边)。王家上屋位于望江县城西南八里地,后面是山,前面是田畈,约四十户,门前有几个水塘。王上小学,一间半平房,一间是学生学习活动区,也就是教室,半间是老师工作生活区。课桌是木板泥墩,凳子是学生从家里带去的,长短高矮不一。一个老师,既是校长,又是教师,还是食堂工人

小学门前的一块空地延伸到小学右侧的水塘,水塘坝上有两颗大枫树,树龄700年以上。村里人说,老祖宗留下的话,元末农民起义军曾在这两棵树下吃瓜、纳凉。这两颗大枫树树干比稻箩还粗,枝叶茂密,教室、空地和半个水塘都在它们的荫蔽下,无风时也有微风,天一片清凉。

树枝高处有很多白天鹅的巢,春夏秋都有白天鹅成群结队在枫树上飞舞翱翔,有时扑向水塘捕鱼叼虾,有时呀呀有声,似唱似嘻。村里人爱护枫树,也爱护白天鹅。有两位兄弟少年曾爬上树拾鹅蛋,遭到老师和村民阻止谴责后,再也不去做伤害白天鹅的事了。

中秋后,大地丰收,枫叶渐红,白天鹅开始离开这里,离开大枫树。不知从哪天开始,白天鹅少了,少了,树上再也没有白天鹅了。不知它们飞向何方,栖息安好?春末,白天鹅又来了,一对,两对,渐渐多了,它们为春天起舞,为学童歌唱。

小学一年级时,没有钟表,老师根据太阳照在枫树上的位置确定上课、下课、放学的时间,枫树上画了一道道白杠,坐在窗户下的孩子常往外看,太阳照到哪了,一到白杠就喊下课了,或放学了。阴天,老师完全自由安排,上下课时间是估的嘛!雨大了,学生可以不来上课,毕竟田畈的田缺口大,水流急,小学生不安全。没有铃或哨子,信号就特别了,老师将坏了的犁头尖挂在枫树的一枝上,用棍棒使劲敲,通知下课或放学。犁头尖是生铁,时不时掉一块,不要一个月换一个,好在农村坏犁头尖有的是。

到三年级的时候,黑板上方有钟,老师手里也有哨子;到四年级的时候,黑板上挂了一个毛算盘。教学条件改善了,老师还是一个,徐老师!徐老师,私塾出身,不会数理化,不会分数计算,不会小九规,会者为师,其中一个同学就成了小算术老师了。“文革”前没那么多考核,也没现在那么多抓小辫子的东西,徐老师,我们尊敬的老师,那时是,现在还是。

小学也有青春的颤动,也有火花。劳动,重活男孩抢着干,或帮女孩干,女孩送上笑脸。男孩鞋弄脏了,女孩帮着刷刷,男孩道声谢谢。一道难做的数学题,男孩女孩互相讨论讨论。这样,就少不了眉来眼去,也少不了嘻嘻的笑声。水乡的小女孩,没被岁月风霜摧残的眼帘,十分柔情的笑声,还有红扑扑的脸庞,那是早春的召唤,谁不动容?

上级教育部门安排,徐老师晚上到村庄扫盲班上课,徐老师风雨无阻。扫盲班的课本是识字和极简单的应用文,很实用。从扫盲班得到学习的,有的担任了大队书记,有的还成了工农兵大学生。春节,王家上屋家家贴的对联都是徐老师的手笔:“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 徐老师所做的都是免费的,那时没有加班一说,也没有另干一行挣外快。徐老师在当下就是“最美乡村教师”。

王上小学,对于村里人来说很稀奇。庄家人基本上是文盲,他们扛着月锄、或洋锸,伸头望望教室里的学生,听听朗朗的书声,不声不响的走了。学校邻居姓宋,在全是王姓中有点特别,地主成分,是劳动地主,不是恶霸地主。他有点文化,为人憨厚,人缘不错,没挨斗。小学的房子原是他的,解放后充公了,成了集体财产。他的两个小孩没上小学,小孩常在窗户外听老师讲课,眼睛一眨不眨的。课下,我们也一块玩过。当我邀他们上学时,他们就不啃声了。

岁月推移到一九六八年,“文革”是火,大自然也火了。旱灾,我们的徐老师被推到抗旱的一线。学生搬着凳子回家了,再也没有新生进王上小学了。王上小学垮了,直到如今!

两棵大枫树没了,白天鹅飞走了,徐老师也西去了。延续700年的枫树诉说,不再诉说,教学四年的王上小学不再教学,谁之过?

两颗大枫树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 …

友元小学生活结束了,也没有毕业证。那个年代,大概没有证书的概念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iudskqf.html

02.两棵大枫树的评论 (共 7 条)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 秋叶秋枫泪
  • 雪儿
  • 心静如水
  •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 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风月无边

    风月无边谢谢啰!悠悠往事,虽然平淡,但常常敲打着我,只想一吐为快。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