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性的丑态》

2019-01-22 17:45 作者:大鸟飞天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性的丑态》

那天我竟然斗胆地狂喊:小姐拿酒来。谁知竟然体验了,醉卧疆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那种顿悟人生生死的无奈,经历了一次醉生死荡气回肠的人生阅历。

那也是在我人生最黑暗、最不得意,最渴望命运会有所转机的年龄段,自我认为时来运转天赐良机,正巧,来了一位新领导,我冲动了,为了能够抓住这多年未遇的机会,疯狂地做了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冲动,喝倒了身体损伤了胃,要不是及时送到医院,差一点命丧黄泉。

那天白白浪费了我,一片赤胆忠心,傻子一样无所畏惧,一个人喝的东倒西歪,丑态百出地醉倒在街头,狂妄的胡言乱语,瞬间诱发了严重的胃肠胃出血,要不是老婆明智,让好人把我抬到了医院,就差一点丢掉了性命,入院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治疗。

酒醒之后,遭了世人的白眼,医生的厌恶,才让我一下子明白了,酒是好东西,人都说好人有好报,可好人却不可能与你患难与共,只能帮助你一时,而无法帮你一生一世,看来世态真的炎凉,人情真的淡漠。

我当天的晚间住进医院,3号病床只空闲了不到一天,病房的门就被人有力的撞开了,只见一位五大三粗的女人怀里抱着身材瘦小的男子冲了进来,她显得仍然有些吃力,蹒跚中的脚步发出了咚咚的沉重的响声,直奔跑到了3号床铺,将怀里瘦弱、矮小的男人轻轻地放置在病床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安置好病人的妇人,心踏实了许多,对病床上的病人什么也没有说,拉过了被褥给矮小的男人盖在身体上,擦拭了一下自己额角上的汗水,稍稍休息,焦虑的神情消逝了,随着病人安顿下来的她,神情有些木然地呆望着男人。

等我扭头细看时,才发现这个妇人长得竟然那么的丑,脸上的肤色被太阳灼伤了一般的黑炭一样,她的五官搭配一点也不均匀,下巴长的出奇,宽大的额头,表情显得呆头呆脑,一副苍老色衰的木然神情。

木讷中体现的是人的精明,不过她的动作迟钝了点,不免让人产生了同情心,对此我上前表示了关注地问道:“这是你的儿子,得了什么病?”她没有立刻回答我的提问。

脸上表现出狼狈不堪的样子,对于我这样唐突的问话,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迟疑不决了一会儿,她稍微的镇定地说道:“他不是我儿子,是我的男人,比我小两岁,他长得年轻。”她又辩护道:“我丈夫年轻的时候身体非常的健康强壮,在我们哪里还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后来得了严重的胃溃疡,做了切除手术。”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回味无穷的样子,又继续地说道:“别看他枯瘦,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副病态,可是家里的大小事儿都的由他做主,他说了算,仍然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家里没有一个男人撑腰可不行。”她表情显得的有些庄重的神秘感,眼睛流露出对自己的这个矮小的男人敬之情。

立刻我从她的谈吐中听到了,她是位能干的女人,明白事理、懂得人情世故的大女人,别看她如此的丑,却不失为一位贤惠的妇人。

4号病床是位矮个子的中年男人,病情有了好转,可仍然是一脸的不高兴,来了几位中年妇女围在他的病床前,争先恐后在男人面前表现自己,俗话说,话不投机半句多,几个人正在兴趣盎然地谈论着关于跳交谊舞的话题。

站在一旁,人高马大的一位妇人,却一言不发,相形见绌的样子,这位身材高大的妇人是4号床铺的妻子,她无法插嘴,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想躲避出去不妨碍她们姐妹几个人与丈夫之间的亲密的谈话。

几个女人叽叽喳喳了好一会儿,不得不告辞离开时,人高马大的妇人回来了。悄然无声地垂手站立在一边儿,男人看到了妻子的出现,谈论的情绪仿佛一下子受到了影响:“你这时又回来干吗?”他抱怨她。

高大的妇人走近他的床边,声音极其地温柔敦厚说道:“我怎么不能来陪你说说话。”丈夫他绝情地说:“我一直都挺好的,能够自由行动,不用你来陪伴。”似乎自己的妻子此时的出现是多余的,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夫妻也会相伴一生。

2号病床上的男人,看上去性格刚烈,有些急躁的脾气,他的床边守候着年龄相仿的女人,那是他的结发妻子,夫妻间配合的十分的默契,不吵闹,不言语,安分守己。

男人挺壮实的,看上去不像是有病,却也要躺下来每天输液,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个男人输液时,反应出了他刚烈急躁的个性,刚刚给他扎上输液针,他便调快了滴速,不是让液体缓慢滴落而是让液体畅快地流淌,护士还在为别的病人扎针输液还没有走出病房的时候,他便喊护士液体输完了,需要换下一组新的液体。

为此,护士劝说过他好几次,说这样快速的输液,对身心健康不利,他却不听劝告。依然如故地还是那样的蛮干。

后来的接触中,知道了他说自己曾经经营过饭店,赚了些钱,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自己和老婆没有什么花销,生活无忧无虑的,没事情干喜欢玩彩票,经常下注。因此夫妻过着轻松愉快的日子养尊处优。

挨着我病榻的病号是一位六十多岁的男人,声称自己也开着餐馆当老板,需要应酬,不过自己嗜酒如命,应酬中喝成了胃肠出血,儿女老婆劝阻不了,喝到了医院。

老伴是位小个子,人十分的机灵的妇人,到了这样的年龄也自寻乐趣,喜欢打麻将,只要接听麻友的电话:说三缺一。她的心被人偷走了一样的心烦意乱,痒痒的坐立不安,在病榻上侧身躺着的老伴儿身上不断地做着抚摸与揉搓的温柔的动作,用温柔之情展开攻势,一会儿捏背,一会儿捏脚,老汉对这样的伎俩十分的敏感,顿时就会火冒三丈。

温柔的攻势开始不久,就遭遇到了老汉的抵触,她便噘起了嘴,耍起了脾气,对老汉进行着软硬兼施的进攻,相知莫过于夫妻,男人意识到了什么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呈现出了一张紧绷绷的带点痛苦与无奈的脸。

看样子老伴儿硬是要去打麻将,老伴儿的手指上、脖颈戴着黄澄澄、金灿灿的金戒指与金项链一副阔佬的打扮。

妇人的手机再次地响起:“能不能行,连男人也摆不平。”电话那边传来了这话。话里有话地表达了一种不通人情,忘乎所以的口气给男人听。

妇人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冲着手机说:“喂,知道了,等着我,马上就到。”转身对着老汉说:“你真是个小心眼,下午又不输液,又没有事情做,你一个人能行能动,何况一会儿女们就会来看你,我陪护了你一个上午,出去散散心玩一玩有什么不行的。”这位打扮阔绰的老妇人不顾忌后果地离开了丈夫。

老汉有些沉不住气了,冲着女人的背影,歇斯底里地嚎叫:“真是管不了啦,都成什么样子啦,等我死了,你再好好的玩。”这样的赌气话在医院的走廊中回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azgpkqf.html

《人性的丑态》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