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难以忘却的记忆》

2017-05-19 17:26 作者:阳光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难以忘却的记忆

范承格

多少往事都如过眼云烟,唯有上海人的善良,让我永记心间。

---题记

在1984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从蚌埠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那年我21岁,在火车上有一份孤独与胆怯,更有一份失意与悲伤,泪水顺着脸颊悄悄地流着。

我出生在一个很偏僻的农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我们三个年龄都相隔9岁。我的童年幸福快乐的,六岁就上小学了,十六岁高中毕业,就在我高考落选在家看书准备复习的时候,不幸降临了。那天天一直下着,父亲的胃病犯了,中午胃痛得很厉害,由于我住家位置很偏僻,所有通往集镇的路都是泥泞的乡间小路,并且都有十来里路程,只有通往公社的路直一点,最后选择把我父亲送往公社医院医治。在抬往公社医院的路上,我父亲一直在反复地讲:痛,钻心得痛。我真的不行了。我就是放不下我的两个孩子,他们还小(指的是我和弟弟)。到了公社医院后,才知道医院条件极差,几个医生都是大队赤脚医生抽调上来的,也诊断不清是什么病,说用点药观察观察。就这样我父亲在里1点钟左右,带着对儿女的不舍与无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年我哥哥他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我的嫂子不识字,蛮横无理,不能给我们一点点照顾。我没有一点依靠,内心很孤独、很痛苦。随之,我面对的是包产到户的责任田、七岁的弟弟和体弱多病的母亲。从此一个又廋又小的女孩担起了生活的担子,尝到了生活的艰辛,更尝到了人情的冷暖……父亲走了,也带走了我所有的,当时真的心灰意冷。

在84年我家乡已有不少人都到上海打工了。我哥哥的一家已在上海,哥哥在钟厂上班,嫂子在农场上班。我一个远房妹妹写信告诉我,她在上海星火无线厂上班,条件不错,现在厂里可能还需要人,姐姐你也来上海打工吧。我是接到她的信,才坐上去上海的火车,虽然内心惆怅,但是对上海也充满了好奇与向往。

火车到了上海,我随着人流下车,但下车后不知道往那里去,心想跟着别人走吧,就走出了火车站。后来又是坐公交车、又是轮渡黄浦江,几次转车,在早晨8点钟之前到了星火无线电三厂,正遇上妹妹上班,她把我带到了她的寝室歇息。

在妹妹的帮助下,我顺利地进了无线电厂上班。无线电厂里的环境很美,二栋大的车间楼房和几栋小楼房,都排列有序,宽大的水泥路面,所有的绿化带都是桔子树,人人上班都穿白大褂,厂里显得干净、整洁。

第一天我穿上工作服,到配料车间上班,她们对我很好奇,问我是从那里调过来的,我说我是安徽的,是刚到厂里打工的。她们说我很幸运,这个车间是最轻松、最自在的车间,负责把电子原件加工一下就行了。她们对我讲什么是二极管、电容、电阻等,怎样加工才符合标准。有一个阿姨还问我有没有谈对象,我说没有。她说在这里我帮你介绍一个好不好,我笑着摇头。她问为什么,我不会让你吃亏的,我还是笑着摇头。心想我对这里这么生疏,她们要讲上海话我一句都听不懂,更不知她们的风俗习惯,如果我在这里,我的弟弟、母亲怎么办,当时真的想的太多了。

我在配料车间时间不长,就被调到了板子车间。板子车间很辛苦,两条生产线,都是流水作业,我们要在每块板子上插12个不同的电子元件,每天都要插六七百个板子,不能有一点耽误。就这样我在一次质量月中,一次没有出错还得了5元的奖金。

转眼节到了,厂里还为我们订了回家过春节的火车票。在放假前我对车间主任说:我有一个弟弟十几岁了,过完春节我想带他到厂里打工,你能不能帮忙说一下?她问:怎么那么小就不上学了?我对她说:父亲去世后他就不上学了,在家放牛还帮我们干农活,我知道厂里不准收童工,查出来要罚款的,我让他把年龄讲大一点你看行不行?她说:把你弟弟带来我看看再说吧。就这样我回家过罢春节,把弟弟也带到了上海,后来在车间主任的帮助下也进了无线电厂上班了。

那年春节过后天很冷,哥哥在钟厂机动车间上班,早中晚三班制,不知怎么受寒了,胳膊痛,一直在发烧,后来就到厂部医院住院。厂部医院距离我厂只有三百米,我每天都去看我哥和给嫂子送饭。

不知为什么,我哥哥就是高烧不退,用药就退烧,药一停马上烧就上来,医生怎么检查就是确定不了是什么病,一个多星期下来都是那样。我说转院吧,我们到奉贤县南桥医院去看吧。在我的坚持下哥、嫂同意了。

第二天我请假陪哥、嫂一起坐车去了南桥医院,那时我哥哥都已经很虚弱了,上下车都要我们搀扶。到医院后又是抽血又是拍片,上午十点钟左右,所有检查结果全部出来了。给我哥看病的是一位年龄较大的医生,他就把我和嫂子叫过去问:你们是哪里的?是不是公费治疗?我说:是安徽的,现在在厂里打工,不是公费治疗。他又问:你们有没有钱看病?如果没有钱就回老家给他准备后事吧!他的病很严重,有骨髓炎如果药物控制不了,就必须截肢;有菌普菌肺炎,是肺炎中最难治疗的一种,也就是烂肺;还有败血症,他现在急需输血,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和他匹配的血源;如果住院治疗,首先就要交二千元的押金,你们看看怎么办?我听罢医生的话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看看嫂子,嫂子在哭不吱声,我就说:病无论如何都要看,请你先给我哥用药,我想办法筹钱。医生说:你要求用药现在也只能在楼道里放一个临时床铺。我说:行。

我等哥哥药水吊上后,我说我也没有办法,只有去找我哥上班的钟厂了。我还不知道到钟厂的车怎么坐,嫂子说1路车坐到底。我又问我哥车间主任姓什么,嫂子说姓秦。

我急忙往回赶,坐在车上一路眼泪都没有干。

公交车停在钟厂的大门口,我是第一次到钟厂,钟厂看上去很大。我问门卫机动车间在哪里,门卫指着一栋楼说一楼大车间就是。

我朝着他指的楼走去,一进车间大门就听见轰轰的车床声,里面有好几十台车床,大概有六七个工人在上班,我找到车间主任的办公室,里面有二个三十岁左右的男的。我说:请问一下秦主任在吗?其中一个说:我就是,你有事吗?我说:我是你们车间廖承乐的妹妹,我哥哥现在在南桥医院。我把我哥哥的病情说了一下,我和他们说话的过程中已泪流满面。车间主任说:阿妹,你不要着急,我们一起去厂部找工会主席,看看怎么办合适。

于是我就和他一起到厂部找工会主席,正巧厂长也在他的办公室,我把我哥哥的病情又说了一遍,最后说:我们在这里举目无亲,实在没有办法才来向你们求助的,我哥还年轻才三十一岁,他还有三个孩子,我父亲已经去逝世了,我再也不能没有哥哥了。我只请求你们厂里帮我们先垫付一下医院押金,让我哥哥能住院治疗,以后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还你们钱的。我和弟弟现在在无线电厂上班,我上学上到高中毕业,我用人格担保,我说的话绝不会失信的,我给你们打欠条。我当时真的心急如焚,悲痛欲绝,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边哭边说,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厂长当时就说:阿妹,你不要着急,你先回去照顾你阿哥,我们会帮助你们的,我们先商量一下,再到医院去看你阿哥。

我谢过他们,又坐公交车到我厂里,向厂里请了二天假,连午饭都没有吃又赶回了南桥医院。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哥哥已经住进了病房,并且正在输血。哥哥当时还是高烧不退,有点昏迷状,护士把体温表放在他嘴里量体温,他居然把体温表嚼断了,我当时惊慌失措,喊着叫着用手把他嘴里嚼断了的体温表掏出来,又慌忙跑去问医生说,我哥把体温表嚼断了,会不会把水银咽进肚子里,医生说去买一个生鸡蛋叫他吃了。我快速跑到街上买了一个鸡蛋,让哥哥吃下去我才放下心来。

这时我才问嫂子哥哥是怎么住进病房的,她说厂里领导来了,才安排住进来的,厂领导还说不要着急安心治病。我惊讶的说他们怎么这么快,我饭都没吃就赶来了,他们怎么还在我的前面。同室的病友说你坐的是公交车,他们坐的是小车子,当然赶在你前面了。我说真得很感谢他们,他们可能也没有吃饭就赶来了。

我对上海人的敬意油然而生。

在后来我才得知,他们商量了两个帮助我哥的方案:因厂里向南桥医院付款必须用支票,不能用现金。如果医院不接受支票,就动员全厂职工为我哥捐款。

工会主席的姐夫是南桥医院的主治医生,工会主席说:我们先去让医院把廖承乐安排住上院,才和医院商量怎样付款合适。当时他们确实连午饭都没有吃就驱车赶往南桥医院了。到医院他们找到姐夫和医院院长说明来意,问能院长不能用支票付医疗费用,院长说能。厂长就说你们医院竭尽全力给廖承乐医治,不论费用多少,等廖承乐出院时通知我们厂里一下,所有费用我们拿支票来结算。

多么善良的上海人,我真从内心感谢他们。

在钟厂领导的承诺下,我哥才顺利地住进了医院的病房。医院确实竭尽全力为我哥医治,开始每天都输血,退烧用药都是进口的。

我跑前跑后把需要的日用品及食堂的饭菜票买好,就对嫂子说我在这里服侍我哥二天,你回去带两个孩子(他们还有一个女孩在老家她姐姐家里),第三天你来换我回去上班,把孩子丢在无线电厂我照顾他们。就这样嫂子回去了。

哥哥当时病情很严重,我精心地照顾他,晚上我领了一张小床放在哥哥的床前。哥哥和别的病友都睡着了,我却睡不着,我那时已看《圣经》,相信耶稣是我们世人的救主,祈求就得着,寻找就寻见,他会救我们脱离苦难。我悄悄地起来跪在床上哭着为我哥哥祷告:祈求主赦免我的罪,也赦免我哥哥的罪,除去他身上一切疾病,让他早日康复。如果我哥哥确实有必死的罪,求你把他所有的罪都降在我的身上,我愿承担,我愿为他受死。你知道他有家,还有三个孩子他不能离开,主啊求你怜悯他救他脱离疾病,主啊求你垂听我的祷告。就这样我白天在心里默默地为哥哥祷告,晚上我就跪在床上为我哥哥祷告。

第三天我嫂子来了,我知道嫂子是什么样的人,我把买的饭菜票都给了她,并对她说:我每天都让哥哥吃四顿饭,白天三顿是医院的,晚上一顿另花钱到食堂烧小饭,你也这样给他吃,我星期六和星期天来换你。一切交待完了,我才坐车回无线电厂。

在回无线电厂上班的第二天上午就听见厂里喇叭里说:紧急通知,紧急通知。他们上海口音我也听不清楚。一会儿车间主任慌忙来告诉我,南桥医院打电话来说你哥哥病危,让你赶快过去。我当时觉得天旋地转,半天回不过神来,后来我来到弟弟车间,别的什么都没有说,只告诉他照顾好两个侄子,我就往南桥医院赶。

到医院的时候我哥哥刚刚推出抢救室,嫂子哭丧着脸。我问医生,我走的时候都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医生说连续高烧这么多天,三种病绞在一起,身体又虚弱,刚才血压下降、呼吸急促,真是太危险了。

得知是医院让我嫂子签病危通知书,嫂子哭着说她不识字,只有他妹妹识字,他妹妹在星火无线电三厂上班,你们能不能通知让她快来。后来医院查到了无线电厂的电话打过去的。

我在心里默默地祷告:感谢神,让我哥哥又一次脱离危险,恢复平安。

后来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哥哥的病情初步得到了控制,身体在慢慢地恢复。就这样我、嫂子和弟弟,抽来换去地照顾哥哥。我每次去看哥哥,我都给他买点好吃的带去。他的两个孩子在无线电厂,白天我上班时交待好,让他们一定在宿舍区内玩,晚上我们三个睡在一个单人床上,吃饭在食堂,那时候我真的很苦,晚上经常失眠。自已在生活上还特别节俭,我和弟弟的工资,全为我哥哥一家花掉了。

有一次星期天上午我去看哥哥,出来给哥哥买东西。出大门时看见了哥哥的车间主任和一群人,我笑着和他们打招呼,车间主任笑着说:你出来的正好,我们车间全体人员都来看你哥哥。看门的说看病人一次只能进去两个,还必须得到家属同意,你看怎么办?我说:那你们就先进去两个,我哥在第五病房,23号病床。他们就先进去两个,后来我转过来对车间主任说:我知道从后面的工地能进到医院病房(那是我无意中发现的),车间主任说那我们就分三批进去吧!一次进去多了会影响别的病人。就这样他们轮换着进去看我哥哥,并给我哥哥带来了水果、牛奶、桂圆等食品。

我又一次被上海人的善良、文明所感动

后来也许是我真诚的祷告和上海人的善良感动了上帝,我哥哥的病出现了奇迹,骨髓炎、菌普菌肺炎、败血症都被控制了,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医生都说:是奇迹,真是奇迹!

看着哥哥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我在想我要兑现我的承诺。在一个星期二的下午,我坐车去了钟厂。凭着我进无线电厂的经验,我找到了厂部劳资科,当时劳资科只有一个女的在里面,三十岁左右长的很漂亮,梳着短辫,大眼睛,皮肤很白。我说:你好!我找劳资科科长。她笑着说:我就是,你有事吗?我把我哥从有病到钟厂给予的帮助都说了一遍,最后我说:我很感谢你们钟厂给了我们这么大的帮助,虽然钟厂没有让我写欠条,但是我必须兑现我的承诺,只要你们钟厂接收,我和弟弟、嫂子辞去无线电厂的工作和农场里的工作,我们都来钟厂上班,这样你们钟厂也好从我们的工资里扣除我哥欠你们厂里的医疗费。劳资科科长被我的真诚、守信所感动。她说:你是一个好妹妹,也是一个很有品格的人,如果你要来我们厂上班我随时欢迎你。我们钟厂很大,你看想进那个车间?说真的,我当时很茫然,也不知那个车间好,觉得机动车间的人对我哥那么好,我就随口讲:那就到机动车间吧。我又问:那我嫂子和我弟弟怎么办?她又问了我嫂子和弟弟的情况,我都诚实地对她讲,我嫂子不识字,我弟弟就十几岁,我把家里情况说了一下,她听后很同情。她最后说:至于你嫂子和你弟弟,让我考虑一下,如果让他们进来,我要看看哪个车间合适,你等我的通知。我说:好。就这样我先进了钟厂上班。

钟厂有好几个大的车间,有机动车间、电镀车间、冲压车间、装备车间等。我选择的机动车间是噪音最大、技术含量最高、学徒期最长是最辛苦的车间,早、中、晚三班制,整天手都泡在油里,还要不停地走,加料、用千分尺量质量、磨刀、装刀,三五牌座钟里所有的轴都是我们车间生产的。

我很幸运,我的师傅是娄红琴,曾被评为上海市劳模和全国劳模。三十岁不到,长得很好看、很文静,她对我态度十分好,我上班就是跟着她。她很耐心、很仔细地教我怎样磨刀、装刀,怎样用千分尺量轴的质量,她开八台车床,八台车床所生产的轴都不是一样的,有的车床装三把刀,有的车床装五把刀。说真的,那时很聪明,学东西很快。

后来我嫂子和弟弟在劳资科科长的安排下都进钟厂上班了。我嫂子和弟弟都被分到装备车间,装备车间可以说是最好的车间,学徒期短、干净,坐在那里动动手就行了,而且都是白班。我和嫂子弟弟到钟厂上班后,我哥哥还没有出院,不过他一切都能自理,我们在星期天都去医院看他。

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到嫂子车间去看看,也是顺便问问她下班去不去看我哥。她的师傅对我说,下午一来就找车间主任请假,到医院去了。她的师傅是中年妇女,对我很客气地说:姑妹子坐一会说说话,你阿嫂做生活(工作)不行,不仔细、不认真,马虎了事。还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在下班前二十分钟,我们都在做事,她就去把手洗了,靠在椅子上等着下班。现在每个星期六下午都准时请假走人,她这样做生活别人都看不惯。我觉得她也不容易,不好说她,你给她一点提醒。我说:好,我一定讲讲她,她不识字,好多道理她都不懂,还请你们多多原谅她。

后来我看到嫂子就对她讲:你上班要注意,干事要仔细、认真,不要提前准备下班。我讲她她还不服气说我不知道情况,她现在是学徒,做的再多都是帮师傅做的。我说不论怎么讲你都要注意了。

没办法,我嫂子就是这样不厚道、不懂道理的人。

又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嫂子哭丧着脸来车间找我,说装备车间把她辞退了。我说你把经过说一下。她说今天下午她找车间主任请假,车间主任什么都没有说给她写了一张纸条,叫她拿去找劳资科科长,当时她还很高兴,心想今天请假这么顺利。嫂子到劳资科把纸条交给劳资科科长,劳资科科长问她,你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吗,嫂子说不知道。劳资科科长说,装备车间把你辞退了,你现在可以到财务科把工资结了。我嫂子听后傻眼了,就来找我。

我说:我讲你你还不听,你现在流眼泪管用吗?我心里很生气,但是没有办法。想想在住院的哥哥,还有等着吃饭的孩子,我又去了劳资科,去找劳资科科长求情。

我见到劳资科科长说:我嫂子不识字,懂得道理少,现在装备车间把她辞退了,她知道后悔了,也知道自已错了。你看看她家庭的状况,我哥在住院,还有三个孩子等着吃饭,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你能不能再给她一次机会?劳资科科长想了想说:我给她换一个车间吧,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你让她好好干。她写了一张条子说:让她星期一拿着这张条子到小镀铜车间上班。我说:谢谢你 。

劳资科科长的宽厚、仁慈让我很感动,但是我心里又特别恨嫂子不争气。

星期一的早上,我陪嫂子去了小镀铜车间,里面只有二个中年妇女。我笑着和她们打招呼,说明了来意,她们俩也都很高兴地和我说了一会话。她们说:我们车间很好,就是我们俩个,有时车间主任过来看看,我们车间负责把座钟上面的蝴蝶花、马、小花之类的装饰品镀上铜。我说:我嫂子在你们这里还要请你们多多照应。她们笑着说:姑妹子,你放心地去上班吧,你阿嫂在这里做生活肯定开心。我笑着和她们道别。

我被她们的热情所感染,心情也特别的好。

我哥哥在医院恢复的很好,菌普菌肺炎、败血症,都被医治好了,只有骨髓炎引起的左胳膊不能正常运动,还有点痛,医生说没关系,慢慢会恢复的。

又是一个星期天,我到医院看我哥,值班医生过来说:你哥哥得的这三种病,能恢复的这么快真是奇迹,现在可以出院了,回到家里调养是一样的,医院费用钟厂会过来结算的。我谢过医生,就把哥哥接了回来。

哥哥平安地出院了,我的心充满了对钟厂的感激,没有钟厂的帮助,就没有我哥哥的今天,是钟厂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我买了一张红纸,用软笔写了一封感谢信,和毛笔字写的一模一样,拿去给秦主任看,问他写得行不行,他们都说我字写的漂亮,内容写得也很好。我又问他们帖在那里合适,他们说就帖在厂大门口门卫房的墙上。

我帖感谢信的时候正赶上中午吃饭,食堂在厂大门南侧,不少职工都停步看感谢信,有的问这字是谁写的,我说我写的。他们都说字写的很漂亮。后来有不少职工得知我哥哥的情况后,都非常同情,把家里面孩子的衣物、还有节余的粮票都送到我嫂子的车间。

在钟厂我们时刻都感受着上海人的善良与温暖。他们的善良不是彰显在一个人身上,而是所有我接触过的上海人的身上。从他们的气质、举止都能体现出上海人的文化修养与素质修养。

那天我是夜班,下午我到了厂部厂长办公室。办公室里有两个人在里面,厂长看到我笑着说:你写的感谢信我们都看到了。我也笑着说:写得不好,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帮助,可以说是你们钟厂给了我哥哥第二次生命。现在我哥哥已经平安地出院了,你们厂里垫付的医药费用,就这个月开始从我们工资里扣,给我们留一点点生活费就行了。厂长还是笑着说:你们这么困难,我们厂里不会去扣你们工资的,你也不要老在心里惦记着,好好工作就行了。我很惊讶地说:那行吗?厂长说:我们厂里已经研究决定了。

我谢过厂长,在回来的路上心想世上还真有好人,而且好人还被我遇上了。我哥住院医疗费大概是三千元左右,在当时确实是不小的数字。

我哥从医院回家休息一个星期还不到,秦主任就找我问我哥哥的情况。我说恢复得很好,就是左胳膊还不能正常运动。秦主任说他在家里也肯定着急,明天叫他来厂里上班吧!到车间里打扫卫生,我说好。

我心里明白,讲的是让他来打扫车间卫生,其实是在照顾他,照顾他一家人的生活。

我带着一颗感恩的心,每天上班都尽心、尽力,星期天还经常加班。在一次质量月活动中,我一个月没有出一次次品,得了一个一等奖,一等奖奖品是一块檀香香皂和一大盒上海两面针牙膏。奖品是我师傅帮我领的,她给我奖品时候笑着说:你真了不起,是我们车间唯一一个一等奖获得者。我也高兴地笑了。

我弟弟在小装备上班,他师傅是年轻的小伙子姓赵,对我弟弟特别好,不但耐心地教他怎样操作机器,每次加班都给我弟弟带饭。我弟弟虽然年龄小,但他很聪明,干事也非常快,那时在钟厂我们每月基本工资是60元,如果超产就能拿高工资。我和弟弟的工资,在我们打工的人群中都是最高的。打工的人群中也有不少是我们的老乡,有的都是壮劳力,他们有的在电镀车间,有的在冲压车间。每次领工资的时候,他们都会笑着说:我们这么强壮的劳动力,怎么工资就拿不过你家姐弟俩?我每次都是笑笑。特别一个姓聂的老乡,他和我是一个车间的,他每次讲得最多。开始讲我笑而不答,后来他反复地讲,我就笑着说:第一,我星期天经常加班,而且我加班时都开十几台车床。第二,我能做六种轴,而且轴的难度越大得分越高。第三,你开的是老式车床,只能做一种打四轴,你的工资能和我比吗?这时他才恍然大悟,以后他再也不说为什么工资拿不过我了。

在86年的季,我收到了舅舅和妗妗寄来的一封,他们在信上说:承格你回来吧!不要在外面漂泊了,外面再好也不是你的家,你应该考虑个人问题了,我们知道你很要强,也知道你心里很苦,回来吧,回来……我看着他们的信,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我被他们的真情所打动。是的,我应该考虑个人问题了,不能再拖延了。

在87年元月份的一天,我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在火车开动的时候,我对上海的眷恋之情油然而生,我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这里留下了我的泪水和汗水,也留下了我美好回忆。我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已祈祷,也为善良的上海人祈祷: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二十多年过去了,多少往事都如过眼烟云,唯有上海人的善良,我却难以忘怀。

作者:范承格 女 退休工人, 诗歌文学好者,《思念父亲》获得六安市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征文二等奖 、散文《回娘家》入选《散文选刊》征文亲情类三等奖、诗歌《梅花赞》获得全国诗联书画大赛三等奖、诗歌《走近你》获得了六安市霍山黄芽茶文化节征文鼓励奖、散文《我与《寿州报》的情缘》获得了“我与《寿州报》”征文三等奖。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916871/

《难以忘却的记忆》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