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京爷

2018-04-26 21:55 作者:木有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爷,您遛弯儿?爷,您慢走!京腔京味,语出京人,和蔼亲切!

对于初来乍到京城的人,颇有些新奇与欣喜,我虽不惑,乍地一下成爷了?

居于京城帝都,不仅要习惯被称爷,更要亲切地称人爷。言为心声,真正的融入京城文化,还得从称爷开始,只有心领神会,才能养成爷的心怀与范儿。

幽燕之地,自蓟国开埠以来,悠悠三千载,华各族群在这片平原土地上繁衍生息,打斗融合,演义了一部精彩纷呈的中华文明史。且作为中央之国的首都就有九百多年的都史,人文底蕴浑厚,史无前例,环球无双。蓟燕金元明清六朝古都,皇权威严厚植,渗透到皇宫、城墙乃至土层及树木,根深蒂固。率土之滨莫非皇土,京城的皇帝老儿坐视天下,天威广布。斗转星移,皇城根下的臣民耳濡目染,世代同皇室王权相随相伴,久而久之也具备了雄视天下的视野与情怀。老京人不管朝代变迁,文明教化,现代意识冲击,但滞留在老京人内心深处的那王道皇心,至今不曾泯灭。

这些世代生于斯长于斯的皇民臣子,许多就逐渐演化为如今的京爷了。在纯正的京爷看来,京城是京爷之城,除了皇帝在上,老子便是主子了。即便自己深居陋巷,邋遢其行,囊中羞涩,也依然自得,因为我是京爷,其他达官显贵,都是过眼云烟,不在眼里话下。即便你是九门提督,掌管他的生杀大权,而在京爷们看来,那只是他家的一只看门小狗,全都不足挂齿。

京爷的内心是强大而淡定,以致于处世不惊,忽所以乱其行。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纵论古今中外,指点江山,只要是京爷,都有这般雄才大略。不禁让人联想: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呐。若是把他们遣往各地,当个封疆大吏什么的,那必定是:治小县,如烹小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可惜,现实不予京爷便,只好屈才留置京,想学姜太公,又无鱼可钓,好在北方多,于是喜欢上了鸟。京爷酷养鸟,由性何出,没人知道。若为八旗之后,有着祖上传承与荣光,尤可礼遇。可多数是身不贵胄,一芥草民,但对鸟笼的热衷一点儿都不含糊。养不起虎皮鹦鹉、金丝画眉,无所大谓,捉个百灵麻雀什么的也行。更有慵懒成性者为甚,笼中竟然空无一物,在半起半掩的布艺下,依旧晃悠,煞有介事,不失范儿,京剧小曲,撒满了前襟后背,那自得劲,无以名状。

瓷器,在京爷看来不为碗具,而是爷们之义气,准确地应叫瓷气,就像瓷器一样紧密无间,以致于可以有过命之交。虽然在级别上也分局气和铁瓷之别,但他们可以为一个“理”字,去拼杀,为朋友两肋插刀。难怪在京城一些烤串酒家,瓷气的店儿生意特别红火。兴许是在这里,爷们在一起撸串饮酒,增进的是瓷器一样坚不可摧的京人义气。这对于中下阶层京人来说,确实是抱团求生,抵御强权欺压和凌辱的一种自我保护力量。

纯正京爷正在渐渐老去,提笼晃鸟的人着实在减少,老年化、低学历、后续乏人。我不知道这京爷的品像能算得上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吗,是否可以申请非遗保护?

世道变迁,京爷也在流变。纯正的京爷在减少,新生和隐性却在增多,因为新贵来了就不走,新的京爷正在演义时代的精彩。 如果满清入关前的京爷为一点零版的话,那八旗军后代是纯正的二点零版,国民遗老算三点零,那新朝遗少则可以算四点零版。新爷与旧爷那是不可同日而语,无论是品像、学识、地位都得到全新的提升。 在京爷接续问题上,大可不必杞人忧天。隐形的京爷在成长,他不再提笼晃鸟,玩的是古玩字画、权力资本、金融魔方、人事组阁。他西装革履,风度翩翩,文文而雅。他隐身潜行,出没于茶坊酒肆,东西南北,五汌四海。只有在不经意间眼角掠过一丝轻蔑,从心底升腾一屡愠怒,低沉地哼道:

爷,烦着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zawen/vznprkqf.html

京爷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