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儿“婚”女“嫁”——夜话札记

2019-10-10 14:06 作者:秦渭渔樵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儿婚

深了,节目亦当收尾了。

主持人说,最后一个,几分钟,希望朋友们能提前组织一下语言,考虑好怎么说。好,这位朋友,你在么?

哦!老师,是我么?(问话人说秦味京韵普通话)。

主持人:是你!

哦,老师,我是你的忠实听众。这些年一直在听你的节目,···,···。(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主持人:哦!谢谢!咱不说这些了。赶快进入正题,你要问我什么?

哦!是这样!我最近遇上这么个事!

主持人,你紧着说,啥事?

哦!是这样。我儿媳妇快要生娃了。

主持人,这好事么!

哦!我听儿子讲了这事,就赶紧去了他们住的地方。问我儿媳要她娘家的电话,住址。要她娘家人赶紧过来,商量结婚的事!

主持人,啊呀!你这样说,你儿子他们还没结婚呢!怎么就急着要生孩子了呢?

唉!老师!你不知道!其实我也是啥也不知道!

主持人,哦,有这档子事!你接着说吧!

我问哪女人家要联系电话,人家不给!不招嘴,啥话都不说。

主持人,哦!你是说人家压根不搭理你!哦!那恐怕是看不起你了。咱可能是穷么!而你儿子或者找了个富裕人家女子?那你就想办法问你儿子呀!

是的,我问儿子了。老师!可我儿子说,他说他也不知道!

主持人,你说你儿子说他啥也不知道,就准备与人家生小孩了么?

那···,···。哦!那你就只能再问问你这个儿媳妇···,···。哦!准确的说现在还不能叫儿媳妇,因为还没结婚呢!他们领证了么?

老师!没有,啥手续也没有!

主持人,那这些得抓紧了啊!你说都快生了。那都不急么!啥也不准备,生孩后会面临一大堆事情。

是啊!老师!我也急了。没结婚证,孩子名不正言不顺。能不能上户口。我开始还问能不能将孩子做了去!看那女人的肚子,恐怕也做不成了。我今年都六十几了。我肯定没体力带娃了。我老婆身体不行,也帮不了忙。

主持人,你儿子挣钱多么?

打工么!能挣几个钱!遇上事肯定还是我贴赔么!

主持人,那你这个儿子怎么搞的么!

我儿子打工在外,平常就不回家。一半年也不与屋里联系。谁知道这回弄下这事。说是叫我来帮忙处理。可女方啥都不说,咱干着急啊!

主持人,那女人就不急么?

看不出来!我看人家凉凉的。可我看我儿子急呀!说他快受不了!

主持人,咋样说!

我儿子答应每天给这女人壹佰块钱生活费!我儿子就是没钱给了,这才催我急着来处理呢!唉!遇上这号事,我没经见过!也没主意了。这不是,半夜里给您打电话,求个主意,寻个解决办法。

主持人,那女人还年轻了?

年轻啥哩,看上去至少都三十几岁了!

主持人,你儿子呢?

哦!老师,我儿子今年也廿十九过了!

主持人,哦!要是这样的话!我看你也就不再着急了!

老师!你这是啥意思?

主持人,啥意思!还要我明说么!这孩子是不是你儿子的都可能另当别论了!

啊!老师!你是说···,···?

主持人,是啊!生娃的人都不着急。人家怀着大肚子的人都不着急!你着的是那门子急啊!(语气坚决的说)就静等着!等娃生出来,再去做个亲子鉴定。确切了,啥事都再补办。啥都能成着呢!你说呢!

唉!我···,···。我反正是没主意了,遇上这号瞎瞎事!咋办呢!

主持人,没时间了。我只能说到这儿。你看着办吧!

好的!谢谢老师!我回去想想!

二,女嫁

老师:我有个感情问题,需要老师指点一下。

主持人:你说,你说。

老师,我想问问我该不该复婚的问题。

主持人:哦!我听着呢!

我的丈夫,最近一直缠着我要与我复婚!

你说清楚!什么是你丈夫要与你复婚?你们离婚了么?

哦,老师!怪我没说清楚!我们前两年是离婚了的。现在他想复婚!

主持人:哦,也就是说是你的前夫要求复婚!你答应了么?

老师:你不知道他那个人,蔫叽叽,黏糊糊,还有家庭暴力倾向!

主持人:哦!你这么说,你们还复哪门子婚呦!

是啊!老师!可我前阵子经不住他缠磨,再加上我娘家妈,还有他妈他一起来求我!他还给我保证说不再骂我打我!再是还有俩孩子。我就回去了。

主持人:也就是说,你离婚了是一个人出来混的。而把孩子都扔给了男人与公婆!

是的!老师,你说的是!

主持人:你可是够狠的了。

老师:我没办法啊!我得挣钱养活自己啊!

主持人:哦!先不说你自己在外面的事了。你回家后怎么样?

老师:我就是要和你说这些。我前夫他那个人,狗改不了吃屎。我回去没几天,他该亲热就亲热了,兴致过去。老毛病又犯了。动不动犯浑,先是借是由骂孩子连带着骂我。后来干脆就直接骂我,推搡我了。

主持人:你做下啥让他不待见的事了,他就那么不待见你呢?

老师:你不知道!我原先离婚的理由,就是这个人好吃懒做。不去工作,不去挣钱。整天抽烟喝茶打麻将。白天不沾家,晚上回家很晚。还像个大爷似的要人侍候着。

主持人:依你说这个人蔫叽叽,黏糊糊,不太言语。瞎毛病却一个不拉的都会啊!那么,你们一家人吃什么啊?

哦!老师!我们是拆迁户,家里有几个钱!再是,钱都在他爸哪里管着!

主持人:这么说你们的手头并不宽裕啊!

是的!老师!我基本就没什么钱。我们的日子,每天他妈买菜做饭。他爸遛弯下棋喝茶。

主持人:看来是蛮安逸的日子喽!

可大家都不去挣钱,以维持后力。譬如孩子上学要花钱什么的。靠你们拆迁那几佰钱,能维持许久呢?

老师,你说的是啊!我就是看不见希望。再是挨骂受气,才跟他离婚的。

主持人:是啊!可你怎么又回来了呢?

老师,我就是要告诉你,我现在又出来了。我也没与他复婚!

主持人:唉!你们现在这些女人哪!没复婚就又回家,而且还与男人过夫妻式的生活。而后再离家出走!什么事啊?

老师,我也没办法啊!我不得给自己找个出路。我不能一辈子就这样窝窝囊囊的活着了啊!

主持人:你已经窝窝囊囊的半辈子了。你接着说。

老师,我要问你的问题,我该咋办?

主持人:你不是已经离家出走了。恢复自由身。该咋办就咋办?

老师,你不知道,我也没讲完!在我上次离开他家,打工期间,认识个男人,大我七八岁。人勤谨,肯下苦力挣钱。虽然没什么技术,却不闲着。我俩认识几个月,就在一起了。

主持人:什么叫就在一起了?是同居么?

是的!老师!

主持人!哦!你接着说。

两人在一起的日子感觉很好,恩不断。可俩人在一起的日子要比过去个人单过费钱多了。

主持人:哦!是了!过去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俩人除了吃饭还要爱着,肯定得多花销么!

是啊!老师!你说的太对了!

主持人,我说的对什么?你们都是成年人。没恋爱,没结婚过么?装嫩扮傻!你接着说。

哦!老师。原先他住工地,我住饭店宿舍。后来想俩人要天天夜夜在一起就得租房子了。再是添置许多用物。没俩月,就感觉钱紧了。

主持人:后来呢?

我们又分开了。他想多挣钱,去外地挣钱,说是回来娶我。要与我正经过日子。

主持人:而你呢?是在他出外帮你们挣钱的时间,难耐寂寞。就回家与前夫过好日子去了!那么!你的这些事,那个男人知道么?

他不知道!老师,我不能让他知道!男人都是小鸡肚肠,尤其那人,嫉妒心很强!我与他好上了。再遇上别的男人与我说笑,他知道了就必然追问。打破砂锅问到底!老师,你说好笑不?

主持人:作孽哦!你也能笑的出来!我常说,这世上的事,都是要还的!就是说要报偿的!你懂么?

老师,我不懂!啥报偿!他爱我,我也爱他么!他给我一分爱。我都热烈的回报了啊!我俩在一起的夜晚,他夜夜笙歌,不醉不睡。幸福的很呢!

主持人:哦!他不在的时间,你又把这幸福时光给了你前夫,也让他夜夜笙歌,不醉不睡么?

老师,我,···,···。

我知道一句话,天作孽,尚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老师,你的话深奥!我不懂!

主持人:好吧!那么,你今天来电话想要什么结果呢?

老师!我目前遇上的事是——我前夫又来寻我了。要我回家,与他复婚去,说他要改邪归正。哦!他现在也出去打工了。并将挣的钱统统都打在我的卡上!

主持人:哦!你出来,还将银行卡放在他哪里么?

没有,我的卡在他手机注册过,他哪里有了。

主持人:哦!

老师!还有那个人。就是前阵子与我同居的那个。他也月月打钱给我。

主持人:哦!是这么个情况!

这样讲,你现在蛮有钱,很幸福了!俩男人给你挣钱。你将来再给俩男人幸福!你很有魅力哦!能让俩男人夜夜笙歌,你的魅惑超越了一般女人!你很厉害了!

老师!你笑话我!我现在很纠结,也很害怕!我想问你,我下来该咋办呢?

主持人:我前面说过,人在世上,都是要还的。你做下的,你欠下的,都得你一下一下的偿还。你以后慢慢还吧!

哦!老师!我···,···。我害怕了!

主持人,既有今日,何必当初!你欢乐的时候,就没有后怕过么?

你等着吧,你幸福的日子都在等你去享乐呢!你慢慢去品味去吧!

啊!···,···。

主持人,话说至此,我想起了鲁迅的《祝福》。你没事可以寻来看看。我现在记得其中一段,现在就与你分享。你且听听。如果没兴趣,你随时挂断电话吧!

主持人感慨万端的背述起来。···,···。

没几分钟。那边咔嗒一声,电话断了。

主持人还是坚持念完了。主持人说,反正节目快结束了,我念到哪是哪儿。我姑妄言之,大家姑且听之。

“柳妈的打皱的脸也笑起来,使她蹙缩得像一个核桃,干枯的小眼睛一看祥林嫂的额角,又钉住她的眼。祥林嫂似很局促了,立刻敛了笑容,旋转眼光,自去看花。

“祥林嫂,你实在不合算。”柳妈诡秘的说。“再一强,或者索性撞一个死,就好了。现在呢,你和你的第二个男人过活不到两年,倒落了一件大罪名。你想,你将来到阴司去,那两个死鬼的男人还要争,你给了谁好呢?阎罗大王只好把你锯开来,分给他们。我想,这真是……”

她脸上就显出恐怖的神色来,这是在山村里所未曾知道的。

“我想,你不如及早抵当。你到土地庙里去捐一条门槛,当作你的替身,给千人踏,万人跨,赎了这一世的罪名,免得死了去受苦。”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zawen/vdjxpkqf.html

儿“婚”女“嫁”——夜话札记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